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8章 水逆

第158章 水逆

        过俩个月之后,江南钱庄会开一次会。

        相当于类似现在的股东会议。

        选取新的掌舵人。

        那么就要根据两人所得的忠心人,还有期间所做过的贡献,折中选取。

        温南本就是才出现,首先就占了劣势。

        温中新在这之前,已经管了四年了,温中新的确有优势。

        那么两个月之中,温南必须要做出有所贡献的事,能够让第一钱庄利润增长。

        那么温南才有实力,有低气能够跟温中新对。

        温中新虽然这么多年来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第一钱庄在温中新的经营之下,有井有条。

        甚至这四年都居于江南第一富商之称。

        也算是稳住的成绩,的确是不错的。

        因为温南的到来。

        温中新有些不屑一顾,温南不过就是拿着那张契书能够多拿些钱罢了。

        她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难道还想效仿她母亲?做一回女当家人?

        但是……温南也才十七。怎么可能。

        温中新不屑一顾对于温南说要让温府改姓的事情。

        温中新更加觉得温南是在说大话。

        ……

        温南从钱庄出来,她顺便去了一趟大排档。

        大排档生意火爆,温南又帮了忙。

        黎初意也跟着过来了,黎初意时不时过来蹭吃蹭喝。

        温南也答应过黎初意,她过来免费吃。

        黎初意过段时间……大概就要回京城了,所以来的格外勤快。

        好巧不巧就碰上了。

        突然温南的脑海里响起了久违的机械音。

        【目标人物有危险,在回村的路上,有一支迎亲队伍,新娘跑了,婆家娘家打了起来……目标人物可能会被误伤。】859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温南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她今天从钱庄出来有点晚,所以直接来了大排档。

        这个时辰……陆晏清大概正在三头山,过了三头山就是回村的路上。

        温南不敢大意,她扔下了手中的东西。

        立刻就离开了。

        黎初意看着温南急急忙忙的生意,她吃了一口虾,放在嘴里细细咀嚼。

        “她怎么这么着急呀?”黎初意问着旁边的王混子。

        王混子正在收上一桌留下来的剩饭。把桌子擦得铮亮。

        “温娘子现在忙得很,钱庄和大排档两边跑。”王混子习以为常。

        黎初意点了头。

        她吃完了虾,然后打了个哈欠,摸了摸已经圆滚的肚子,喊着旁边的飞颖回去。

        飞颖也把这里摸熟了。

        时常在这里帮忙,飞颖刷盘子可是一把好手。

        黎初意同飞颖两个人步行回去,走到一处幽深的小巷子里头,突然黎初意的眼睛被遮住了。

        旁边的飞颖惊呼一声,她已经准备动手了。

        但是看清楚来人飞颖默默地收回了手。

        黎初意见飞颖没有任何的动静。

        她也迅速反应过来了这人是谁。

        她咧嘴笑了一声,然后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大哥?”黎初意扬起了眉眼,仿佛炽热的烈阳。

        “嗯。”男人声音低沉。

        “你来接我的吗?”黎初意微微嘟嘴,她伸手拉下了白文景的手。

        白文景是黎初意名义上的大哥,也是黎初意父母收养的养子。

        黎初意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将军,曾经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功勋叠加,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白文景就是曾经大将军的副将留下来的孩子。

        但是副将战死沙场了。

        所以黎初意的父母就直接将白文景接到了自己膝下抚养,不改姓,不改名,挂一个将军府嫡子的名号。

        黎初意从小就叫大哥。

        便一直叫到现在。

        白文景面容刚毅,因为本来就身在将军府,自幼就跟着将军习武,身上非常有力量,肌肉非常紧实。

        “瘦了。”白文景表情刚毅,嘴里只吐出这两个字。

        “哪有……”黎初意微微撇嘴,她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自己腰上的肉。

        她自己都晓得胖了多少。

        “父亲母亲都很想念你。”白文景又道。

        黎初意噗嗤一声笑了。

        “父亲母亲想念我,大哥哥呢?”黎初意微微眨眼。

        “嗯。”男子一本正经点头。

        黎初意了然的点了点头。

        “我也很想爹爹娘亲,也想大哥。”黎初意歪头。

        白文景垂下眼眸,他手指微微收缩,眼睫毛挡住了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绪。

        白文景就是从京城过来接黎初意回京的。

        ……

        陆晏清同张如玉还有温州城三个人走在路上,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儿。

        温州城路上不停问。

        “今天阿姐怎么没来接我们?”温南几乎每天都会来,但是这两天钱庄的事情有些多,温南有时候赶不上。

        “你阿姐很忙。”

        三个人走到路上,一长条迎亲的队伍,敲锣打鼓,一路上热热闹闹。

        三个人都退在了旁边,让迎亲的队伍走过。

        那喜婆一路上都念着吉祥的话。

        温州城倒是够着脑袋去看,可是什么都没看到。

        那风吹来,喜婆连忙去捂花轿的帘子。

        可是……谁知道那个喜婆向里面一看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她大嚷一声

        “不好了,新娘子不见了,新娘子不见了!”那喜婆连忙大呼。

        所有人突然就停下来了。

        “怎么回事?”前面一个男子他上前一把打开了轿门。

        里面人早就不见了,只留了一个香囊。

        那男人气到不行,把香囊扔在地上踩了好几脚。

        “怎么回事人呢?敢逃?”那男子一把领起一个人。

        很快俩队人扭打在一起了。

        人多又乱。

        温州城同张如玉俩个人已经躲到一边了。

        陆晏清却看着那香囊仿佛全身凝固了一样一动不动。他突然走上前一把捡起了香囊。

        旁边的人扭打在一起,轿车翻了向蹲在地上的陆晏清整个压上去。

        突然陆晏清的衣服后领一股大力把陆晏清整个人拉了出来。

        陆晏清脸上出现一瞬间的懵圈,他看清楚是温南,他才反应过来。

        力气怎么大是温南没错了。

        那轿车压在地上扬起了一围尘土。

        旁边的人依然扭打在一起。

        温南拉着陆晏清来到了安全地带。

        “没有受伤吧?”温南问。

        “没有。”陆晏清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