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7章 小气丫头

第157章 小气丫头

        “你这个臭丫头,死没良心的,我好歹是你老爹爹,哎呦喂,你把我赶出去,我可还怎么活呀。”温锦中乌黑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什么都没抹下来。

        张如玉打了个哈欠,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他直接无视掉在外面哭喊的温锦中。

        自顾自回了自己的房间,盖上被子,睡着了。

        温南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温州城,温州城有些踌躇。他迟迟不肯进房间。

        “天色不早了,明天还要上学堂呢。”温南伸手揉了揉温州城的小脑袋。

        “阿姐,老爹爹……他已经无家可归了……”温州城他低下脑袋,带着几分愁绪。

        “阿姐……”温州城低下了脑袋。

        他也知道温锦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年仅四岁的温州城对温锦中仍然存有一丝父爱的幻想。

        “你想让他进来?”温南挑眉。

        旁边的陆晏清站在了温南的旁边。

        温州城认真点头。

        “老爹爹在外面的确很可怜,他虽然又丑又邋遢……还一天到晚不做正事,但是老爹爹他毕竟也是爹。”温州城想了一堆,硬生生都想不出来温锦中任何的好话。

        “他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你既然想让他留下来,那么今后的每一天,他在这里都不可以作妖。如果一旦作妖……那阿姐就不客气,将他赶出去了。”温南松口了。

        温州城点了点脑袋。

        温锦中在外面嚎的嗓子都干了,只觉得温南这个孩子一点孝心都没有。

        他虽然没管过温南……但是他好歹也是爹呀!

        温锦中叹了一口冷气,迎面吹着冷风,他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人。

        爹不疼,娘不爱……就连儿子,女儿……也不管自己。

        还有那个落槐死没良心的。

        直接把院子给卖了。

        温锦中悔不当初,但是他现在除了能够抱紧温南的大腿,他已经无路可去了。

        突然咔嚓一声,前面的木门开了。

        温锦中冷风中一阵凌乱,他伸手拨弄着自己脏脏的头发。

        看见是温南他笑的合不拢嘴吧。

        “果然是老爹爹的乖女儿……”温锦中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使劲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温南一个眼神都没给温锦中。

        温南走到一处空的房间。温锦中屁颠屁颠的跟上。

        正好之前四间房间,有多一间没人住。

        温南扔了被子,扔在温锦中的身上。

        “你就住在这里,但是每个月必须要交租金还有伙食费。”温南微微挑眉。

        温锦中他一口老血,卡在了胸口。

        他正准备脱口而出,不孝女,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处境,温锦中呵呵笑了几声。

        “每个月二两银子。”温南道。

        跟张如玉一样。

        “给给,你还怕老爹爹缺你这几个钱吗?”温锦中不停的尬笑。

        “你要是有钱,会来我这里?”温南反问。

        他的确是走投无路,才过来投奔温南的,否则他死都不可能来。

        温锦中尴尬咳嗽两声。

        “如果每个月不能给租金,那就别怪我赶你出去。”温南说完最后一句话拉紧了门。

        她离开之后,温锦中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辛酸泪。

        他总算有地方住了。

        温南同陆晏清两个人躺在床上。无言。

        温南都忘记问陆晏清的意见了。

        至于……张如玉,他本来就是个蹭住的。

        温南自然不用过问张如玉的意见。

        “夫君,我自作主张……答应让温锦中进来你……”温南小声询问。

        陆晏清眸光微闪。

        他也没想到温南会询问自己的意见。

        毕竟……这个房子虽然刚开始是张如玉花钱建的。

        但是后来的确是温南自己做了事情,赚了钱,还给了张如玉。

        温南自己买下的,过不过问陆晏清其实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他是你父亲没地方住了,来这里,也是理所当然。”少年闭着眼睛,声音没有任何的弧度,仿佛就是在说一件极其浅淡的小事。

        但是从前温南就对温锦中这个父亲还留有几分情意……

        温锦中的确算不上什么好父亲。

        但是今天温南明显是因为温州城心软而留下来的温锦中。

        温南她靠在少年的肩膀上,感觉到少年逐渐僵硬的身体。

        温南每天晚上都要这样来一趟……陆晏清每次都会心跳特别快。

        黑夜里,温南甚至都不用看,她都能够想象得到陆晏清耳朵出现的红晕。

        “今日是我忘记了,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我一定提前跟你商量。”女子声音软软糯糯的从肩头闷闷的传入耳朵里。

        陆晏清他不自然的偏头。

        “嗯。”

        话还未说完,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带着几分怯懦,敲一下,又敲两下……

        温南绷紧了唇线。

        现在是谁,不言而喻。

        “我的好女婿,你拿两套换洗的衣服给老爹爹。老爹爹出来的匆忙……你也是晓得的。”外面温锦中依旧穿着邋遢的衣服,他弓着腰,歪着脑袋在门口小心翼翼出声。

        陆晏清翻身去给温锦中拿了两套衣服。

        然后又关上了门。

        温锦中正准备喜滋滋地离开。

        里面传来了温南的声音“这两件衣服也要算银子,你交月钱的时候一起给我。”

        温锦中微微一愣,他低头看了看,是两套崭新的衣物。

        陆晏清没穿过的。

        给就给嘛。

        这臭丫头小气得很。

        温南在江南第一钱庄把分红也拿到了,她日子过得宽裕起来了。

        去了第一钱庄,甚至隐隐约约已经能够同温中新分庭抗争。

        要是只有仅仅一个温南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温南身边有冯管事。

        冯管事是江南第一钱庄总店的店长,又是当初跟随着沈卿一起打“天下”的人。

        手上积累了不少的人脉,身边也有不少的关系网。

        冯管事对温南投城。

        冯管事所有的关系网自然也就是温南的。

        江南钱庄分成两派。

        不过是在短短的几日内形成。

        温南时不时去一趟江南钱庄,冯管事会把总账给温南清算。

        温中新也会拿到总账铺。

        最后就形成了一个账铺两个人看。

        比以往管的更加严苛了。

        日子倒也得过且过的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