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5章 怒火攻心

第155章 怒火攻心

        大清早的,街道上的小商贩冒着热气吆喝着客人。

        县府的人一下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温南看着面前年纪已经大的县令。

        旁边的黎初意偏要凑过来看热闹。

        陈县令年纪很大了,但是为人清廉公正守法。

        一行人直奔着温府而去。

        温府门口的侍卫一看情况不对立马进去通知老夫人。

        果不其然,老夫人拿着拐杖走了出来,她目光犀利的落在了走在前头温南的身上。

        她冷哼一声。

        陈县令这才上前“温老太太,这小丫头昨天去我那里说温家欠了她四年的分红。白纸黑字……温家为何迟迟不给?”

        陈县令伸手摸了摸下巴有些泛白的胡子,他脸上已经布满了岁月的痕迹,但是一双眼睛十分的犀利。

        陈县令的身上就写着这四个字公正严明。

        黎初意也在那里附和。

        “是啊,外祖父,这么大的事情,你可不能不管呀,温家是咱们江南最大的商贾之家。现在……也能干的出这种事?”黎初意机灵鬼怪,她看了一眼县令。

        陈县令伸手敲了敲黎初意的脑袋。

        “外祖父什么时候说过,不管了?这不是来了吗?”陈县令哼了一声,他让黎初意走远点。

        温中新也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他看着外面越来越多围观的百姓,时不时指指点点。

        “这温家这是怎么了?”

        “对呀怎么招来了官府的人?”

        “啧啧啧,这是咋回事啊?”

        周围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温中新直接把人请到里面去说。

        陈县令也没拒绝。

        他公正严明是对的,但是温家只是欠人家四年的红利,算不算什么刑罚。

        还给人家这事也就过去了。

        要是不还,那就两说……

        但是温家这么大个钱庄,总不可能这点钱都不给。

        温南就站在黎初意的旁边。

        “这是我的契纸,这四年来,我一次分红都没有得到过,我前段日子已经提前给现在温家的当家人打过招呼了,可是到现在……依然不给。”

        “温家难道是想赖账?”温南拿起了面前的契纸交给了旁边的陈县令。

        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契约是从哪一年购得,归属权是谁,怎么购得,花了多少钱,全部都写得一清二楚。

        温中新脸上神色有些不大好看。

        “这件事情,你又何必去找到陈县令?你这丫头,都是咱们自家的事情……咱们自家好好商量就好了。”温老太太上前一把拉住了温南的手。

        一脸和蔼可亲,仿佛就真的是温南的祖母一样。

        “麻烦陈县令百忙之中跑一趟了,这丫头,有什么事情跟我们商量就好了……都是一家人。”温老太太说到这里。

        温南手抽了回来。

        “这个时候就晓得是一家人了?之前把我赶出去的时候……温老太太可曾想过是一家人?”温南当年被赶出温家人人尽知。

        现在温老太太为了不把钱给温南,可真是什么都敢说。

        温南若是被赶出去了去找陈县令,陈县令自然是要管的。

        可是如果温老太太硬是说一家人闹矛盾。

        自古便晓得的,清官难断家务事。

        自家事最好自家解决。

        家务事……那么陈县令就不好插手了。

        温中新脸上神色有些许的缓和。

        “陈县令,这丫头对我们有些怨气……说开了就好了,都是家务事,怎么还麻烦到陈县令了。”温中新打着哈哈。

        试图将陈县令劝回。

        “什么一家人?在温家我母亲尚在世的时候,你们仰仗我母亲鼻息,那个时候我们才是一家人。”

        “现在母亲去世了,你们就想方设法将我驱除出府,现在整个江南,谁不知道,我不是你们温家人?”温南声音冷漠,但是她说的话也是事实。

        温南被赶出去,在江南的商贾之家广为流传。

        “啧啧啧,可真是不要脸,之前说赶出去就赶出去,现在你说是一家人,就是一家人?”黎初意在旁边捂着嘴巴,忽然就笑了。

        温中新脸上的神色也不太好看,但是黎初意是陈县令的外孙女。

        温中新也是不敢说什么的。

        “前些日子,我早就已经通知给了温中新……可是温中新避而不见,说好给个交代,也没有任何的后续。”温南不再同他们瞎扯。

        直接将前因后果都说给了陈县令听。

        温老太太脸上苍白。

        她也是没想到的,她本来以为温中新没有过去,温南也有些踌躇,不愿意得罪温家所以才迟迟没找过来。

        昨天晚上刚把心放进肚子里。

        今天温南就带着官府的人来了。

        这个丫头果然是他们的克星!

        她早就应该把温南扔出去,让温南饿死在外面。

        免得留着祸害她们!

        温中新同温老太太两人再怎么不愿意,还是叫人去数了银票,一个铜板都不少的全部给了温南。

        温南手上银票数目点够了,陈县令见目的达到,他带着人离开了。

        温南把银票塞进了自己口袋里,厚厚一沓,这放在普通人家,够吃好几辈子了。

        温老太太咬牙切齿。

        “你就跟你娘一样,都是该死的祸害!”温老太太怒火攻心,她脸上黑的如同锅底,拿着拐杖,狠狠地点在地上。

        温南冷笑一声。

        “你忘记温家的富贵是怎么来?”她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若是要说白眼狼,你温老太太当仁不让。”黎初意在旁边等着温南。她忍不住出声。

        温老太太脸上更黑了。

        “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迟早都要还回来。”温南留下最后一句话走了。

        意有所指。

        本来这通家的财产都是沈卿打下来的,沈卿去世以后,温老太太全部尽收囊中。

        温老太太听到温南这句话又想起了前些日子。

        温南一把火烧掉了祖宗祠堂。她说要教温府改姓改成沈府!

        “你这个不肖子孙,你好歹还挂着温姓……”

        温南同黎初意早就已经走了出去。

        温老太太声音喊的撕裂,然后白眼一翻,怒火攻心,当即就晕倒了。

        院子里头手忙脚乱。

        还好温家财大气粗,又切了一片千年人参压在温老太太的舌头底下。

        短短几天时间,温老太太已经含了两次人参片了。

        都是被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