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4章 夫妻间的规矩

第154章 夫妻间的规矩

        “每个人心里最好的人都不一样,你觉得阿姐是最好的,他觉得他的阿姐是最好的……阿姐不可能做每个人心里都最好的那个人。”温南伸手摸了摸温州城的小脑袋。

        “你没有跟同学动手,说明你是一个乖巧的小孩,没有选择用暴力解决问题。”

        “但是……你不应该破坏学校的东西,影响其他学生和夫子上课。”温南此刻正在给温州城做疏导。

        语气温柔,丝毫没有任何的责怪。

        温州城吸了吸鼻涕。

        他本来以为温南肯定会大发雷霆。

        但是小孩从来都是没有能够明辨是非的判断,是要往后慢慢学起来的。

        “阿姐,给你买些糖果,你明天带去给同学一起分享,顺便跟那位同学说,我阿姐是最好的,你阿姐也是最好的。没有必要分个高下。”温南同温州城细细解说。

        温州城点了点头。

        果然阿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温州城一头扎进了温南的怀抱里头。

        “阿姐,你说的对,我不该非和别人争论,阿姐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温州城打着哭嗝,他紧紧的抱住了温南。

        陆晏清自觉去做饭,温州城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孩。

        中途温南把温州城叫醒,随便吃了一点,温州城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到了半夜,温南躺在床榻上。

        陆晏清在书房里收起了书,他思索片刻。洗漱过后去了房间。

        温南今天白天并没有说什么。

        他总感觉……温南不会轻易放过他。

        但是对于温州城这件事情,他确实有些心虚。

        他心虚什么……

        温州城自己不愿意告诉温南,还开条件来引诱陆晏清。

        陆晏清吹灭了蜡烛,人才刚刚躺上床。

        果不其然温南整个人就靠过来了。

        她靠在陆晏清的旁边。

        女子声音没有任何的弧度。

        “说吧,你为什么瞒着我?”温南故作一本正经,但是心中暗喜。

        她可算找着机会惩罚陆晏清了。

        陆晏清动作出现一瞬间的嘉义,他们怎么说他总不能说温州城给自己开了条件吧……

        条件就是一个月不来找温南讲故事,让陆晏清同温南一块睡觉?

        这样的话,含蓄内敛的陆晏清是说不出来的。

        见陆晏清沉默不语。

        女子的声音突然仿佛过山车一样,瞬间低落起来。

        “夫君……如今是什么都不愿同我说了吗?难道诚如其他人所言,夫妻成亲久了就看腻了?”女子低垂着脑袋,她睡到了床的另一侧。

        没有再像从前一样紧紧的缠着陆晏清。

        陆晏清整个人一僵,胸口略微有些闷。

        他道“没有。”

        陆晏清伸手拉住了温南的手臂,把人一把捞入怀里。温南落入了熟悉的怀抱。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女子抬起头来,目光审视。

        陆晏清耳朵微红,说他是为了跟温南睡觉,所以才答应的?

        他着实是说不出口。

        “是我错了。”男子声音清越仿佛如同流水。

        温南眼睛微微发亮。她可就等着陆晏清这句话了。

        “那既然夫君都知道自己错了,那么是不是要受惩罚?”温南微微挑眉。

        陆晏清眉心一跳。

        “我写检讨书。”声音低沉。

        陆晏清是尖子生,从未受过责罚,学院里同窗做错了事,或者作业写的不好,都是要写检讨书的。

        陆晏清从未写过。

        温南说他做错了事,他自然也是可以写的。

        温南“……”

        什么鬼?他写检讨书?

        “为什么你会想到写检讨书?”温南询问。

        “学院里,做错了事,都是要写检讨书的。”陆晏清一本正经回答。

        温南她抿唇轻笑一声。

        她俯首在陆晏清的耳边道“学院是学院的规矩,夫妻之间有夫妻之间的规矩。”

        温南身上的芙蓉的清香似乎在黑夜里格外的清晰。

        “嗯?”陆晏清低声询问。

        温南伸手环住了陆晏清的脖子。

        “夫君让我啃一口,也就当受过处罚了。”温南抬头湿润的唇畔贴在了陆晏清的下颌角。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温南小小的贝齿咬在了陆晏清的下颚上。

        有点疼又带着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下颚处遍布全身。

        陆晏清浑身僵硬,仿佛胸口跳动的心脏,似乎随时要破膛而出。

        温南松开了嘴巴,陆晏清的下颚角清晰地留下了一排牙印。

        “疼吗?”温南询问。

        陆晏清这才回过神来哑声道“这便是夫妻的惩罚吗?”

        陆晏清一本正经的询问。

        让温南有些想笑。

        但是温南忍耐力从来都是不错的,她可以忍得住。

        “对,夫君要是觉得疼的话,也可以咬回来。”女子气吐幽兰。

        陆晏清咳嗽一声。

        “睡觉……”陆晏清耳朵红了个彻底。

        直到身边的人呼吸均匀,陆晏清伸手摸了摸下颚,似乎依旧温度滚热的灼人。

        ……

        对于这边,温府那边可算是松了一口大气。

        “母亲,那个丫头手上分明就拿着契书,我今天不去,躲过了今天,那么明天呢?”温中新在金碧辉煌的屋子里,来回踱步。

        旁边的温老太太她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太阳穴。

        本来她也以为温南前些日子说要给温府改个性,本以为是温南大放厥词。

        可是现在看来……他们可不能小看了温南。

        沈卿之前准备这个的时候,他们也是晓得的。

        沈卿的嫁妆也被他们扣押。

        温南从哪里得到的?

        为什么现在才得到?

        旁边的温中新告诉温老太太,冯管事已经站在了温南的那边。

        温老太太气的气火攻心。

        她使劲的拍了拍桌子“我早就说冯管事不是能够信得过的人早就让你想法子把他弄走……”

        温老太太拍的桌子啪啪响。

        “儿子也不晓得,这温南从前嚣张跋扈,胸无点墨怎么就突然就开了智。”温中新有些懊恼。

        “罢了,罢了,今天没过去,那丫头也没找过来,应该是有些踌躇的,咱们再想想对策。”老太太让温中新回去安心睡觉。

        ……

        第二天大清早,温南带着官府的一群人就直接去了温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