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3章 该死的巧合

第153章 该死的巧合

        第三天的时候。

        温南去了江南第一钱庄,她人已经坐在里头了。

        可是温中新却迟迟没来。

        冯管事他看了一眼面前的温南。

        “大小姐,这钱,恐怕是不好要的。”冯管事他压低了声音。

        江南第一钱庄,生意火爆,温南手里直接就拿了三成。

        四年的分成。

        冯管事算过了,一笔巨额财产。

        温中新怎么可能轻易的吐出来。

        可是温南一点都不着急。

        等到了下午,天微微转黑的时候。

        温南拿着文书,直接就去了衙门。找到了县令府。

        因为黎初意的关系,温南去过几次,外面的人都没有拦着温南。

        温南直接进去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但是天色已晚。

        要有行动,也得等到明天。

        所以温南说明自己的来意,表示自己也不着急。

        明天去也可。

        官府对于这些,可以管,也可以不管,温中新江南第一钱庄,很多人自然都是不愿意去得罪温中新的。

        可正好……黎初意的外祖父可是一个清廉的官员。

        事事为民。

        既然有了这桩事,温中新不肯给钱,他自然是要管到底的。

        温南夜晚回去的路上,距离陆晏清下学堂大约还有半个时辰。

        温州城那边提前一会会儿,温南准备先去童子学院去接温州城。

        可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温南突然看见了陆晏清。

        陆晏清穿梭于人群之中,温南正准备上前去问陆晏清为什么没在学院上课。

        他……这是旷课了吗?

        还被温南抓了个正着。

        温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里的滋味。

        陆晏清旷课了……她发现了。

        好嘛……终于找到借口处罚陆晏清了。

        陆晏清七弯八拐去到了温南同一个目的地的地方。

        然后温州城小小的身影站在门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陆晏清,甚至十分亲密的牵着陆晏清的手。

        这两个人向来不和。

        温南是晓得的……

        陆晏清旷课来到了温州城的学院,两个人甚至手牵手走去了学堂……

        这画面对温南来说冲击力属实有点太大。

        陆晏清答应了温州城,今天就是来听夫子教训的。

        温州城又说不能告诉温南。

        所以陆晏清提前半个时辰下课,先替温州城把事情处理好。

        提前过来……温南肯定是不会发现的。

        温南基本上都是踩着点过来接,也许提前一会儿会儿。

        只要他们俩撤离的早,温南就不会发现。

        可是二人没想到……温南今天去了江南第一钱庄,可是温中新根本就没来。

        温南等了一场空,然后直接去了县令府,好巧不巧,就在路上看见了陆晏清。

        这该死的巧合。

        陆晏清同温州城两个人走进了童子学院。

        夫子看见陆晏清“你就是温州城的姐夫?”

        那夫子年纪有些大了。

        陆晏清点了点头。

        “温州城平常学习就很差,倒是一直挺乖巧的,但是昨天跟同班的另一个孩子大打出手,人倒是没怎么受伤……就是桌子,椅子坏了不少。”

        “学院的风气也不好了。”夫子也没有给陆晏清什么好脸色。

        毕竟温州城也不是啥尖子生。

        陆晏清学习成绩好。

        温州城是看见书就头疼的孩子。自然是不能比的。

        “抱歉,我们回家一定好好约束。”陆晏清十分有礼貌,对于夫子的话他全部一一应下。

        陆晏清又去给温州城赔了桌子,椅子的费用。

        听了半盏茶夫子的唠叨。

        陆晏清尖子生从未得到过这样的待遇。

        他第一次被夫子批评,居然是因为温州城。

        但是陆晏清却又无可奈何。

        “你以后在学院,老实一点,如果再有下次……我就告诉你阿姐。”温州城把陆晏清送到了学院门口。

        还有一盏茶的功夫,就要下学了。

        温南大约这个时辰也要过来了。

        “姐夫,你快点走吧,别让阿姐发现……”温州城张大了嘴巴,然后温州城扭头就跑。

        温州城的衣服领被人揪住了,又提了回来。

        “不要被我发现了什么?”女子声音带着几分娇嫩,她打量了面前的一大一小。

        陆晏清感觉背后有些冷汗。

        他咽了一口口水,故作镇定地转过头来。

        果不其然,就看见了温南。

        很好……捉了一个正着。

        回到家里以后。

        张如玉在书房里看书。

        院子里头,陆晏清同温州城一大一小站在温南的面前。

        温州城垂着脑袋如同鸵鸟一样,一声都不敢吭。

        “到底怎么回事?”温南微微扬眉,她目光打量着温州城。

        “没……没什么事……”

        温州城结结巴巴。

        陆晏清也不说话。

        “嗯?不说?”温南微微咧嘴。她目光移到了面前陆晏清的身上。

        温州城同陆晏清两个人的联合行动。

        温南双手环胸,她打量着面前的陆晏清。

        “夫君难道也不肯说?”

        “夫君如今可真是变了,之前夫君可是什么都不会欺骗……”

        陆晏清看了一眼温州城。

        温州城见陆晏清马上就要叛变的模样。

        他心一横,脚一跺,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来做个乖小孩儿呢!

        “阿姐我错了……是我跟同学打架,夫子让请家长,我不想阿姐不开心,所以就求了姐夫。”

        温州城眼里饱含泪水,他看着温南仿佛眼睛里头打转的泪水随时都有可能夺眶而出。

        “受伤了吗?”温南蹙眉。

        这是温南问出口的第一句话。

        “我没有受伤……”温州城眼睛里头含着热泪,试图引起温南的怜悯之心。

        “为什么打架?”温南询问起了原因。

        温州城嘟嘴,鼻子吹着鼻涕泡“我说我阿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可是他说他阿姐才是最好的人……”

        “我不服!是他先动的手,是他先摔的椅子。”温州城哭唧唧的,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温南

        陆晏清“……”

        张如玉“……”

        果然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跟大人不一样,为了争一个最好,也能动起手来。

        但是温州城就同个孩子,并没有动手互殴,他们都是摔椅子,显得自己声势浩大。

        所以椅子摔烂了,人并没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