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2章 安慰

第152章 安慰

        “我就是想抱夫君。”温南脸蛋在陆晏清的后背上犹如小猫一样蹭着蹭着。

        陆晏清沉下眼帘。

        他用旁边的布擦干了手上的水珠。

        她……大概也是不高兴了吧?

        温南从前对温锦中虽然没有过多的接触,父女之间也不是非常亲近。

        但是温南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又是如今这副模样。

        还叫温南替他还钱。

        温南心里大概是不好受的。

        温南虽然姓温,可是温家里面真正关心她的只有唯一一个温州城。

        陆晏清越想越觉得温南这样的动作分明就是心里不好受。

        他转过身来,温南微微松手,一头扎进了陆晏清的怀里头。

        此刻温南心里想的是……陆晏清好不容易那么乖,占便宜揩油她可不能放过。

        陆晏清耳朵通红,任由温南的小脑袋在他的怀里乱蹭。

        “今天温锦中的事情,你……”陆晏清低头看了一眼温南斟酌再三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温南就趴在他的怀里,头也不回,脑袋也不扬一下,陆晏清觉得她大概是对……这位父亲……失望透顶了吧。

        温锦中行为的确让人难以理解。

        陆晏清也是不能理解的。

        温南头发有些凌乱“嗯?”

        温南疑问。

        陆晏清也没能说出口。

        在859的提醒之中。

        温南这才领会到陆晏清的意思。

        温锦中行为的确很怪异,跟正常人类不一样。

        陆晏清是害怕她被温锦中这个父亲伤了心。

        所以才过来的,但是陆晏清是一个内敛含蓄的人,他却又说不出口,什么能够安慰的话。

        所以才任由温南紧紧的抱着。

        给温南片刻的陪伴。

        但是她又不是真正的温南,她当然不会觉得不好受。

        温南听完859详细而又深刻的解剖之后,她了然于心。

        “夫君是想安慰我?”温南扬起了脑袋,她一双水光潋滟的眼睛看着陆晏清。

        仿佛清澈明亮的眼睛里面都是陆晏清的倒影。

        陆晏清咳嗽一声。

        “嗯。”陆晏清略微点了点头。

        温南突然伸手,指腹停留在陆晏清的嘴角。

        她咧嘴轻笑“夫君不然来点实在的?”

        女子的指腹温热,停留在陆晏清的唇角。

        仿佛温度炽热,让陆晏清呼吸有些困难,又感觉炽热的温度冲上了耳朵尖。

        温南指腹仿佛带着烈火一般,让陆晏清无从适应。

        他伸手抓住了温南的手腕。

        清如流水的声音,带上了几分莫名的喑哑“别乱说。”

        陆晏清声音略显局促。

        温南嘴角带笑“我怎么就是瞎说了?夫君同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夫妻。”

        温南后面说的什么陆晏清没听清了……他觉得脑袋有些晕。

        他不是过来安慰温南的吗?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陆晏清不能理解。

        吃过晚饭之后,温州城很乖巧,没有过来缠着温南。

        因为听说温南已经去了一趟江南第一钱庄。

        温州城想着这段时间阿姐必然辛苦得很。

        他不愿意打扰阿姐。

        第二天,温南去了一趟大排档。到了傍晚的时候,陆晏清还在书房看书。

        温南在房间睡觉。

        温州城突然就去了书房。陆晏清眼睛都没抬一下。

        “你阿姐在卧房。”陆晏清声音清冷。

        可是温州城并没有离开。

        他略带局促的站在陆晏清的面前。

        张如玉出去洗漱去了。

        陆晏清今天多待了一会儿,没有想到就迎来了温州城。

        陆晏清抬起眼来。

        “姐夫,我想跟你说个事。”温州城纠结万分,他还是说了出口。

        温州城在学校里同一个学生发生了口角,两个人准备干一架,但是小小的孩子,哪里会打什么架?

        拿着桌子,椅子乱摔。

        童子学院的椅子被二人摔坏了四五把。

        所以夫子叫家长了。人倒是没受伤,就是砸坏了学院的书桌,还有椅子。

        “为什么打架?”陆晏清问

        “因为,他说他阿姐比我的阿姐好,我不服气!”

        陆晏清“……”

        “去赔钱吗?”陆晏清扬眉。

        “我有钱。”温州城说着胖乎乎的小手张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两片金叶子。

        “……”果然这个家里最穷的只有陆晏清。

        “姐夫你能不能不要跟阿姐说?”温州城可怜兮兮的看着陆晏清。

        他也是为了在阿姐面前保持自己良好的形象。

        他一向都是乖小孩儿,自然不能让阿姐知道他在学校跟其他人打架了。

        所以就只能去找陆晏清了。

        温州城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还是要冲着陆晏清撒娇卖萌。

        “那我为什么要帮你?”陆晏清看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他挑了挑眉,少年郎目光打量着面前的萝卜丁。

        他微微靠在椅子上。

        在陆晏清的目光之中。

        温州城微微咬牙“我答应你七天,这七天我肯定不去找阿姐睡觉。你跟阿姐睡……”

        陆晏清轻笑一声。

        “一个月。”陆晏清薄唇轻启。

        “不行!时间太长了……”温州城连忙摇头,不肯答应。

        “两个月。”陆晏清甚至越说时间越长。

        “你不答应……那就另请高明。”陆晏清站了起来不经意拍了拍长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行,一个月!就一个月!”温州城拉拢着脑袋。

        陆晏清勾唇“成交。”

        他如今已经从温家出来了。

        身边的就只有陆晏清张如玉和温南。

        温南温州城是绝对不会让温南知道的。

        张如玉自然也可以,但是张如玉不靠谱,搞不好就漏给了温南。

        对比于张如玉,这个姐夫相较还比较安全一点。

        所以温州城才眼巴巴的赶过来求陆晏清。

        温州城心情不好,他看了一眼温南的房间……他目光落在了后面陆晏清的身上。

        “从今天开始算。今天是第一天!”温州城叹了一口气,十分老成。

        陆晏清点了点头。

        温州城看着陆晏清进了温南的房间。

        温州城后悔了,他再也不跟别人打架了,还要舔着脸去求姐夫,还有答应陆晏清这样的要求。

        可是姐夫一点都不少说。他好想听阿姐讲故事呀!

        温州城十分遵守承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去找温南。

        温南睡觉的时候,还觉得奇怪,温州城已经两天没来找她了。

        陆晏清说是温州城年纪大了,需要自己独立的空间。

        温南听完陆晏清的话,她认真的点了点头。陆晏清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