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姐夫的“恶行”

第150章 姐夫的“恶行”

        温州城每次夜晚大半夜都是跟阿姐睡在一起。

        每次睁开眼睛就又到了隔壁房间。

        温州城不理解,他知道这事肯定是姐夫干的,但是他在温南的面前一向是个乖小孩。

        他不会拆穿姐夫。也不会控诉姐夫。

        他是个乖小孩……

        温州城无人倾诉,走到了前面的一束银杏树的面前,前段时间刚种下的幼苗。

        “你说姐夫是不是个坏人,他总是一个人霸占阿姐,阿姐都已经答应让我跟她睡了……”

        “我跟你说,今天姐夫又把我偷偷抱出来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跟阿姐睡?”

        温锦中不知不觉,经常来跟这棵小树倾诉自己的心事

        大多都是控诉姐夫的“恶行”。

        过了几天,温南去了一趟江南钱庄,她手上拿着的正是冯管事给自己的文书。

        沈卿是女强人,在江南的商场搞得有声有色,是替温南盘算的。

        这里面占着江南第一钱庄的股份比例,就有三成。

        温家直接在沈卿去世之后接手的也仅仅四成而已。

        其余的三成分于各个钱庄的。店长手上。

        那些店长都是跟沈卿之前一起打下江山的,后来沈卿去世之后,人也走了不少,就只剩下一个冯管事。

        其他的全把手上的分成转交给其他人。其他人接手,又成了新的店长。

        温南这两天的了解,差不多就是这样。

        但是她今天过去是去要分成的。

        沈卿四年前就去世了,也就意味着手上这本文书留在了冯管事的手上将近四年。

        那么这四年,江南第一钱庄的分红,她一分都没拿到过。

        有钱拿……当然是先拿钱了。

        温南走到钱庄门口的时候,一个小厮抬头看了一眼温南,他道“您是存钱?”

        小厮就在门口他撇了一眼温南。

        “不,我找你们的大老板。”温南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但是面前的小厮脸色瞬间就变了。

        “走走走,你到底是来取钱还是来存钱?我们大老板是忙人,你说见就见?”那小斯昨天晚上打了一场牌,输了半月的银子,他心里正是烦闷的很。

        碰到这样的,他自然是不能放过的,心里烦闷,出口就骂了。

        温南蹙眉。

        “大小姐。”冯管事身上穿着干净利落的衣服,他就是这家钱庄的店长,平常工人们都管他叫冯管事。

        旁边的小厮一口口水卡在了喉咙里,差点把自己呛到。

        他看见了冯管事对温南尊重的态度,他咽了一口口水。

        “大小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那小斯态度转换极快。

        见风使舵。

        温南蹙眉,冯管事让温南先进去。

        后来冯管事给了那个小厮一笔辞工费,让他另谋差事去了。

        冯管事把账本都递给了面前的温南看,这是近几年来江南第一钱庄的收入。

        温南略微看了一眼。

        冯管事管的这个地方是总店。

        其他全部都是分店,分店的账铺,总店也会备一份。

        有了冯管事的帮助,温南可以不费力气就可以轻松拿到江南第一钱庄近几年来的收入。

        冯管事派人去请了温家二老爷。

        自从沈卿去世以后,钱庄所有的事物,全都交给了温家二爷。

        二爷也是个有本事的,管理的井井有条。

        但是……尽管如此,这钱庄也不是他的。

        温家二爷温中新听说冯管事叫自己过来,他立刻就过来了。

        倒也不会其他,冯管事能力强,又是留下来的老人。

        温中新巴不得能够收服冯管事。

        更何况冯管事管的是第一钱庄,第一钱庄就是产业的头部,冯管事每回来找他,基本上都是大事。

        温中新不敢怠慢。立刻就赶来了。

        中年男人,身上穿着深绿色的锦袍,人有些微胖,但是眼睛里头都是精明,他穿着靴子,一脚踏进了第一钱庄。

        “冯管事,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温中新声音浑厚,他微胖的身躯一脚踏了进来。

        然后看见了坐在屋子里的温南,温中新微微一愣,突然就蹙起了眉头。

        这个丫头来干什么?

        温中新低头思索。

        温中新是温南的二叔,温南什么脾气,温中新清楚的很。

        前两天还放了一把火,把家里的祠堂都给烧了。

        温中新对温南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你在这里做什么?”温中新冷声质问,他挥手就准备叫人把温南给撵出去。

        “二叔说我来干什么?”温南唇边带着几分冷笑,她伸手把文书放在了桌子上。

        温中新瞳孔猛然收缩。

        沈卿买了分成的事情温家所有人都晓得,但是沈卿的嫁妆就扣在温府。

        因为怕出什么变故,一直在找,始终也没能找到……现在居然出现在了温南的手上。

        占三成……

        温中新眼神变得幽暗,看来温府老太太说的是真的温南这是想夺回产业了。

        呵,怎么可能?

        这四年以来,他经营的好好的,绝不可能拱手让人。

        温南拍了拍旁边的账薄。

        “这四年的分红,二叔可得好好算一算。”温南漫不经心开口。

        温中新下意识就想要辩驳。

        但是看见冯管事同温南两个人站在一条绳子上,更何况温南手上还拿着文书。

        他咬了咬牙。有些咬牙切齿。

        “过两天,过两天,我必定给你一个答复。”温中新打着马虎眼。拖得久一些,也能想些应对的法子。

        温南也不介意,她倒想看一看温中新还能有什么花样。

        “三天后,四年的分红,一个铜板都不能少。”温南声音冷漠。

        冯管事侧头看了一眼温南,他没说话。

        温中新额头上都是冷汗。

        ……

        趁着天色还早,温南去了风雅书院,直接去接陆晏清下学堂,又去了童子学院去接温州城。

        四个人去坐牛车。

        走在大道上,另一边的赌场里面,一个男子被赶了出来,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还钱?你都欠了我们多少钱了?”那人凶神恶煞。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温锦中,他眼下乌青,他前两天赢了不少,这两天又输了。

        他憋着一口气,总想着赢回来,谁知道越输越多。

        温锦中四周看了看,目光停留在温南的身上,眼睛发光,指着温南大声道“那是我的女儿,你们找她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