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49章 祖宗祠堂着了

第149章 祖宗祠堂着了

        温南同温州城收拾好了东西。

        要离开,温暖也是阻挡不了的。

        但是温暖之前那一句话说的刺耳。

        什么叫做所有的东西都是温家的?温州城不配拿走?

        温南微微抬眼,她在温州城的桌子上找到了火折子,然后扔在了床帐之中。

        烈火碰到干燥的易燃品,立刻火焰卷席。

        温暖甚至都来不及去阻止温南,立刻叫人去打水过来救火。

        可是火势蔓延的很快。

        一群人急急忙忙,大火吞噬房子。

        碰巧又起了大风,火星子飘到的其它的屋顶上。

        温府处在救火的乱场之中

        温南同温州城两人的离开其他人也没有发现。

        烧的也没多严重,烧了两三处院子,甚至……还卷到了祠堂。

        温老太太正在院子里头晒太阳,听到自家的祖宗祠堂着了。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立即派人去救火。

        后来也没人救下来,温老太太半夜窝心窝的睡不着,她抱着死去丈夫的灵位。

        哭了一宿。

        又听说了温南大放厥词说要把温府改成沈府。

        温老太太哭到晕厥,她对不起家里的列祖列宗。

        家里出了这么个不孝子!

        烧了祖宗的牌位!她九泉之下如何同列祖列宗交代?

        温老太太哭得几度晕厥。

        温府上下今天都不好过。

        温南带着温州城离开以后花了一天的时间把温州城所有的东西都安置了起来。

        又过了几天,温南把所有的东西都安排好了,她按照最开始的约定给温州城做了一个秋千。

        温州城下学堂回来,总是要坐一坐。

        笑得合不拢嘴。

        温家这两天也发生了许多。

        温老太太气火攻心,半夜气得晕厥过去了,温老太太一把年纪没有想到,居然碰到这样的鬼事。

        温南把列祖列宗供奉的牌位全部给烧了。

        那天晚上温家鸡犬不宁。

        整个江南最好的医者络绎不绝的往温老太太的院子里头去。

        第二天,温老太太悠悠转醒,她气得差点一命呜呼,多亏千年人参含了一口在嘴里,这才把命吊住了。

        她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人把温家大房给赶了出去。

        无论妻妾。

        温老太太本就不喜欢大房,细数那么多年,大房就没有一件让温老太太开心的事。

        从前的沈卿只知道处处跟温老太太对着干。

        温锦中又是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只知道在牌桌上。

        温南嚣张跋扈烧了她祖宗的祠堂。

        落槐一个舞女,她没什么好在乎的。

        温暖也是个没什么手段的……

        温老太太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沈卿去世之后,温老太太就是家里说一不二的存在,她一声令下。

        二房也没说什么。

        全给轰出去了。

        温锦中半夜从酒楼里回来,他今天赢了一两银子,他像往常一样在那金碧辉煌的门口敲门。

        本以为应该会同往日一样开门让他进去。

        可是大门打开,却推出来两个人。

        一个是温暖一个是落槐。

        落槐头上的钗子都掉在了地上,落槐同温暖两个人在门口摔了个狗吃屎。

        温锦中他一下子也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这这……这是做什么呀?啊!你好大的胆子呀!”温锦中说着上前去把落槐同温暖两个人扶了起来。

        温暖看见温锦中眼眶就红了。

        虽然温锦中无所事事,只晓得打牌,但是温锦中对于温暖从来都是疼爱有加。

        就……温暖只怨恨温锦中是个软骨头,没有半分的志气。

        “爹爹,今天姐姐来过了把弟弟给带走了,走的时候点了一把火,家里的房子烧了一半,祖母气的晕厥,适才醒了……

        便将我们给赶了出来。”温暖哭得梨花带雨,身上粉红色的衣裙都已经变得褶皱。

        旁边的落槐虽然在府中为妾,但是平日里吃穿用度都不少于其他正经的正室。

        她也从未如此落魄。

        温锦中凑紧了眉头。

        他正准备说什么。

        门口的管家就把温锦中的衣服给扔了出来。

        “老太太说了,你们大房先出去住两日,她病好了,你们再回来,去城边的住宅。”管家说着把钥匙递给了温锦中。

        病好了……

        温老太太分明都已经醒了,还能有什么大病?

        自然是找个借口把他们先赶出去。

        落槐眼睛里面噙满了泪水。

        “房子是大小姐烧的,同我们母子有什么关系?同大房又有什么关系?”落槐泣不成声,她是不想出去的,表面上是说出去暂住。

        但是什么时候回来却没个准信。

        离开了温家,温锦中什么都算不上。

        “大小姐无论怎么说也是大房的,大小姐放了一把火,列祖列宗的牌位都给烧了……您几位先离开,以免老太太迁怒于您。”那管家说到这里,他转回头然后关上了门。

        不为其他还不就是因为大房没有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人?

        没有人撑腰,自然就得任人蹉跎。

        温锦中这才明白.

        温南居然把祠堂给烧了!

        温锦中狠狠地呸了一口,在心里骂了温南好几遍。

        然后带着妻儿去了城边的宅院。

        宅院虽然是买了下来,但是这里却没有人住,一进去,打开门,全都是蜘蛛网,拂面而来的全都是土尘。

        温锦中向来不管这些,他也不嫌脏,拿了衣服,毯子垫在木板子上呼呼大睡。

        温暖脸色都变了,她轻轻地捏着鼻子,另一只手嫌弃的挥了挥面前的土尘。

        “这地方怎么住人呀?”温暖欲哭无泪。

        落槐咬了咬牙把宅院收拾了。

        温锦中喜欢打牌向来不分白天黑夜。

        天微微亮的时候,落槐同温暖才刚刚将院子打扫干净。

        温锦中已经睡醒了,他打了个哈欠,叫落槐去准备吃早饭。

        都是过惯了富贵日子的人。

        落槐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但是她好些日子没做过了,她去煮了一碗白粥出来。

        白色的粥都已经黑了,俨然就是煮糊了。

        温锦中嫌弃的看了一眼。

        “算了算了,我不吃了。”温锦中生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又走了。

        去了赌场,再回来的时候又是黑夜。

        温锦中就是一个赌鬼,没有了温家的支持,温锦中手里的钱早已经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