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47章 该死的熟悉感

第147章 该死的熟悉感

        温南身上穿着白色的寝衣,乌黑的青丝披在两肩,没有点蜡烛。

        女子眉眼带笑,她靠在门边,看见推开门已经迈了一只腿进来的陆晏清。

        借着月亮微薄的光芒,陆晏清把面前的温南打量的清清楚楚。

        温南目光炽热,月亮薄薄的光芒只照在了陆晏清半边脸上,她能够清楚的看见陆晏清的容貌。

        互相打量,目光相接之时。陆晏清率先移开了视线。

        可是温南脸皮厚,她就是要看!

        他低垂着眼睑,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眼睛里的情绪,但是拉这门的手却有些泛白。

        指尖泛白。

        他这是紧张啦?

        温南得出结论。

        “自然是准备了。”陆晏清咳嗽一声避开了温南炽热的目光。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来关上了房间的门。

        他拿起了火折子把烛火点亮。

        温南小小的期待一下。

        之前过年,陆晏清送给她的新年礼物就是一只银色的芙蓉簪。

        现在他能送些什么?

        陆晏清走到了面前的书桌前,他手伸进了抽屉里。

        温南两眼放光,一脸期待的看着陆晏清。

        最终陆晏清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了一叠纸。

        温南心里浮现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这个场景为什么莫名的熟悉?这该死的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

        很快……温南就反应过来了。

        之前新年礼物陆晏清不也是送了温州城一叠纸吗?

        那……她……

        温南期待的目光逐渐变得闪躲。

        “这是我给你选的字帖,你字写的太丑。”陆晏清看着温南躲闪的目光,他唇边漾起笑意。

        她还有怕的东西?

        温南咳嗽一声,她迷迷糊糊的道“天色不早啦,快点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去学堂呢……”

        温南打着马虎眼,她打了个哈欠,试图将此事翻过篇。

        “嗯,今天天色不晚了,明天有时间你同我一起去书房,写给我看。”陆晏清认认真真点头。

        温南“……”

        终究还是没能躲掉,这个生日礼物,她一点都不想要!

        但是看着陆晏清温南又说不出其他话来。

        过了半响,才憋出了一句夸奖的话。

        “夫君思虑得当。”温南脸上露出艰难的笑意,她伸出大拇指给陆晏清比了个赞。

        陆晏清看着温南,他伸手揉了揉温南的脑袋。

        “你不是已经想好了,要去争家产。温家是商贾世家,你字太丑,怎么记账?”陆晏清觉得有些好笑。

        温南像小猫一样在陆晏清的手掌心里蹭了蹭。

        陆晏清愣住了,耳尖泛红。

        他咳嗽一声,把手放在背后,手掌收缩又放松……他觉得手掌心痒痒的。

        “夫君说的是,说的对。”温南抬起头,她乖巧点头。

        “嗯,天色不早了,早点睡。”

        躺在床上,陆晏清睡姿端庄,他眉眼平静。

        旁边的温南把头埋在陆晏清的肩膀上。

        她闷闷的道“日后,夫君生日礼物能不能送点我想要的。”

        温南声音娇娇柔柔,仿佛对陆晏清送字帖的事,她还不能完全走出来。

        谁希望生日这天收到字帖?

        不就相当于给高考生生日的时候送五套五三练习册嘛?

        陆晏清眼睛都没睁开,他道“你想要什么?”

        温南一听诶来劲了。

        她俯首在陆晏清的耳边细声道“夫君,我想要……夫君。”

        陆晏清他眼睫毛颤抖,然后他耳朵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迅速通红。

        “别胡说八道。”陆晏清终究还是开口了。

        “没有,这就是我想要的礼物……”

        “睡觉。”

        ……

        温州城第二天睁开眼睛入眼的又是一片空白。

        温州城四岁的身躯在床上用力的跺了几下脚。

        该死的姐夫。

        又把他抱到隔壁房间来睡了!

        温州城很生气!

        他气势汹汹地迈着小胳膊小腿,攥紧了小拳头,一出去就看见了温南,他气势汹汹的表情瞬间收敛,又变成了平常可爱乖巧的小团子。

        “阿姐早!”温州城清脆的声音响起。

        温南抬起眼来。她向着温州城招了招手。

        温州城所有的火气全都消失殆尽。

        吃饭的过程之中。

        温州城同温南反复确定,温南是不是要夺回母亲留下的财产?

        温南肯定回答之后。

        “阿姐,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吗?”温州城短小的手指纠缠在一起,他紧张的抠手指,垂下了脑袋,生怕温南不同意一样。

        温州城提出来要跟温南一起住。

        温南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沈卿去世以后,留下一对儿女,她被赶了出来。

        温州城却是留在温府,虽然在物质上对于温州城没有任何的亏待。

        可是温南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温家人对温州城那叫一个分毫不关心。

        没有家人的爱护……年仅四岁的孩子,心里该是怎样的创伤。

        “当然可以。”温南揉了揉温州城胖乎乎的小脸。

        温州城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胖了一些,之前还是有些瘦的。

        温州城笑了,笑的特别灿烂。

        他之前是不愿意来的,他也想跟阿姐住在一块儿,可是母亲留下的产业还在温家。

        他年纪虽小,却也明白,母亲留下来的东西应该是给他和阿姐的,凭什么任由祖母交给了二房?

        ……阿姐被赶了出去,温府一分钱都没有给阿姐。

        阿姐肯定在外头受了不少的委屈。

        他留在那里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抢回家产,可是如今阿姐愿意出手了。

        那他自然就可以赖着阿姐了。

        更何况……这么久了,年仅四岁的温州城想抢回母亲留下的产业全部都给阿姐做嫁妆。

        可是四岁的小孩想虽然是想,可是却不太能做到。

        以至于到今天都没有任何进展。

        “那阿姐今天帮我去收东西?”温州城眼睛亮晶晶的。

        温南想也没想,同意了。

        温州城去了一趟童子学院请了一天的假。

        童子学院培育小孩启蒙的,也不用参加什么考试,基本上都是陪玩,学一学简单的诗句。

        毕竟四岁大的娃能会什么东西?

        请一天也不耽搁。

        温南陪着温州城站在了温府门口。

        温府江南最大的商贾之家,外观宏伟大气。

        温府两个字仿佛用滚烫的金灼上去似的,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流金铄铄。

        门口的两个石狮子足足有两个人那么大。

        姿态雄伟的,慵懒的趴在温府门口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