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45章 不要脸

第145章 不要脸

        在几个人得出了不好看的评价之后。

        庄濡脸上挂着虚伪的笑,他看着温南道“阿南,这是我特地在外面运来的,花了不少的钱和人力,你瞧着可还欢喜?”

        庄濡身上穿着玄色的锦袍,他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温南的身上,就差挑明说了……他来这的目的就是温南。

        庄濡自然是有些计划的,否则一个温南怎么也值得他亲自上门讨好呢?

        庄濡眸光微闪,只希望温南识趣一些。

        “并不欢喜。”温南抬眼,她粉色的唇畔亲启,声音更是没有半点弧度。

        温南回答的干净利落,庄濡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张如玉拿着手里的锅铲上前毫不犹豫的挥下来。

        “哎呀呀呀呀,你这个男人好生不要脸!”张如玉怒目圆瞪。

        庄濡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

        这才躲过了张如玉的攻击。年仅四岁的温州城也是毫不示弱。

        他赶紧去捡了院子里扫落叶的大扫把,去赶庄濡。

        自然毫无疑问,带着自以为珍重的珊瑚礼品过来的庄濡被拒之门外。

        庄濡站在门口。

        突然门又打开了。

        正当庄濡以为温南悔悟的时候。张如玉把那个红木匣子扔了出来。

        又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庄濡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是也没多说吩咐人抬着红木匣子走了。

        小小的插曲过后。

        没人晓得家里做丝绸生意的庄家大公子居然这么不要脸。

        几次三番过来勾搭温南。

        张如玉最为不耻。

        张如玉关上门冲门口吐了一口唾液。骂骂咧咧的回头。

        又把手中的锅铲子递给了陆晏清。

        “接着做饭吧。”

        张如玉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站在厨房门口开始重新背诵。

        陆晏清“……”

        陆晏清又把锅铲清洗了,接着炒菜。

        温南打了个哈欠。

        温南自然是晓得庄濡是看不上自己的,更何况原身同庄濡早有婚约,庄濡要是早些时候对原身就有意思。

        至于等到现在吗?

        所以庄濡一定是图谋些什么。

        可是他图谋什么呢?

        她身上能有什么?

        一个小小的大排档,根本就不值得,江南最大的丝绸商家庄濡去惦记。

        那么……就只有跟温南稍微有些关系的温家了。

        温南思索一番,她闭上了眼睛,打了个哈欠。

        旁边的温州城安静的趴在温南的腿上。

        “阿姐,刚刚那个男人……不好!”温州城坚决不同意温南身边还出现其他的异性。

        本来有一个姐夫,他就已经万分介意了。

        再来一个……

        阿姐同自己关系才没好几个月呢,他也想多和阿姐培养培养感情。

        四岁的小孩心里打量着。

        他只想跟阿姐在一起,阿姐好,他什么都好。

        他也想从温家出来跟阿姐一起住。

        可是温南打量了一眼温南的脸。

        阿姐在温府的时候一点都不开心,也对他没有那么好。

        他想着……母亲留下的东西都在温府。

        他既盼望着阿姐能够去争一争,可是他又不想要阿姐不开心。

        母亲的东西都是留给他和阿姐的,凭什么任由祖母给了二房?

        温州城垂下脑袋,带着几分沮丧。

        他不敢说也不会说。

        现在的阿姐是温州城最喜欢的样子。

        温州城若有所思,温南似乎有所察觉,她也没问,安抚的摸了摸温州城的小脑袋。

        陆晏清做了一大桌子菜,都是为了给温南过生日。

        其中有一道就是麻辣小龙虾。温州城吃的那叫一个欢快。

        所有人都在吃除了张如玉。

        温州城吧唧吧唧嘴。

        张如玉咽了一口口水,他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

        “好吃吗?”张如玉开口问道。

        “好吃,好吃,姐夫厨艺不错!”温州城第一次冲着陆晏清竖起了大拇指。

        张如玉咽了一口口水。

        他除了第一次吃过以后,后来再没有吃过。

        他发了毒誓的,他要是吃了,他就是狗!

        “张大公子啊,这些虫子都是喂养的,又不是吃的脏东西,你为什么不吃呀?”温州城仿佛也发现了,他不知道张如玉为什么不吃。

        但是每一次吃的时候张如玉都咽口水,但是又忍着。

        张如玉移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青菜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我才不吃呢。”

        “哦。”温州城应了一声。

        吃完饭以后,小小的温州城自告奋勇去洗碗,小龙虾还剩下几只,温南放进了厨房。

        到夜里温州城摸了摸怀里的东西,他跑到了温南的面前送给了温南。

        温南打开面前的小红木匣子,里面俨然就是一对好看的流苏耳环。

        吊着长长的流苏,点缀着红色的宝石,在烛光的照耀之下流闪着金光。

        温南白嫩的指腹轻轻划过。

        “好看。”温南脸上绽放出笑靥。

        温州城满足极了。

        温州城有小金库的,温南一向都是晓得的。

        “以后不许乱花钱。”温南叮嘱温州城。

        温州城嘟了嘟嘴巴“我钱不就是要给阿姐花的嘛?”

        ……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温州城立刻抖擞如大敌在前。

        里面的陆晏清听到了声音,他蹙眉,该不会是庄濡又过来了吧?

        外头的声音不急,反而非常的缓慢,十分有节奏的敲击门。

        不快不缓。

        陆晏清走上前把门打开,他撇清了面前的人不是庄濡去而复返。

        而是……陆晏清不认得的人。

        一个年近四旬的中年男人衣服穿的得体,脸上因为岁月沉淀了几分沉稳。

        “姑爷,大小姐在这里吗?”那中年男人撇了一眼陆晏清立即将陆晏清的身份明了。

        一声姑爷,陆晏清大概也能明白对方是谁。

        温家的人。

        温南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

        “谁找我?”温南歪头,她刚吃过饭,正准备同温州城出去溜溜食。

        正巧听到有人找自己。

        温南立刻就过来了。

        出现在温南面前的人不是其他人是江南第一钱庄的管事。

        冯管事。

        冯管事同冲着温南规规矩矩行了个礼。

        “大小姐生辰安康。”中年男子声音带着几分浑厚,但是眼睛里面都是质朴。

        “多谢。”冯管事不是来找茬的,态度也是极好,温南自然以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