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奖励

第143章 奖励

        温南挑眉直接忽视了绣娘。

        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二两银子。

        “六两银子,只要你说出是谁指使你来诬陷我,这些钱……”

        温南身上穿着鹅蛋黄的衣服,女子脸上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即便被人诬陷,即便周围的村民对她敌视。

        她唇角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温南修长白皙的手把面前的六辆银子全部都推到了道长的面前。

        “只要你说出来,这些都归你。”

        温南微微扬眉。

        后面的陆晏清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温南的旁边,他伸手扣住了温南的手腕。

        表明自己的立场。他不相信温南是什么邪祟。

        张如玉抬起脑袋,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陆晏清的旁边。

        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站立的位置同莲花村的村民成对立。

        立场不言而喻。

        仅仅几息之间,那道长脑袋里头的心思转了十八道弯。

        他伸手把面前的六两银子全部都揣进了怀里。

        他伸手指向了绣娘。

        然后到时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钱袋子扔给了绣娘。

        里面有两百文钱,是绣娘过来找到他,让他指认温南就是邪祟。

        他是为了钱过来的,此刻有了钱更多的,他自然要反水。

        绣娘脸都黑了,她也没想到,去到现在这副情况温南居然还能拿钱收买人。

        她现在应该不是慌乱吗?应该解释自己不是邪祟。

        可是……她居然出手那么阔绰!

        绣娘咬紧了牙齿。

        周围的村民人都傻了。

        两极反转呀?

        所以那个道士就是个骗人的!

        那道士拿了钱就准备开溜,看着村民对温南剑拔弩张。

        他找准时候偷偷溜走……可是却被张如玉抓了个正着。

        然后张如玉拿了个绳子把道士捆在了树上。

        张如玉又将那些钱全部拿了回来。

        那道士愤怒“你不是说只要我说出是谁指使的,全部把钱给我吗?”

        张如玉冲着他吐了一口唾液“南姐是全部给你了。但是我抢回来了。懂吗?”

        意思就是给你是给你了,但是你自己没护好,怪得了谁?

        绣娘微微咬牙,即便如此,她也还是有办法的。

        “前些日子,大家都知道的村里面发生了不少怪事,甚至李大爷都瞧见了鬼,可是……”

        “之前从湖里把温娘子捞出来的时候,她尸体都已经浮上来了,大家也都是看见了的……”

        “那些村民家里养的牲口,死的无辜,个个都凄惨。”

        绣娘说到这里,周围的人明显有些犹豫不决了。

        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温南的身边。

        温南抬起头来。

        不远处的王混子擦着额头上的汗,他背了一个大包裹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

        “温娘子,我找着了!”王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把身上的包裹放了下来。

        旁边的绣娘脸色早已经变得苍白。

        包裹打开里面白色的衣服,长长的指甲,一堆动物的骨头,白骨森森,在烛火的照耀之下格外心惊。一大堆白骨。

        王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他说听了温南的话去的。

        去了两个地方,一是王富贵夫妇的院子,第二个就是绣娘的院子。

        温南特意交代过王混子一定要在隐秘的地方,看那些被挖起过来的新土

        这样的东西绝不可能藏在家里,只能藏在院子里。

        果不其然,就在绣娘的院子里头找到了。

        王混子也是村民之一,他晓得今天这里要请道士。

        所以提前告诉了温南。

        村民故意瞒着温南可是王混子却跟温南说的一清二楚。

        所以说这一切都在温南的意料之中。

        所有人都在这里看热闹,所以各处的院子里肯定没人。

        王混子从小就是混子爬进院子里头轻而易举。

        王混子并不掩饰“村长这就是在绣娘的院子里发现的,我刚刚刨的土坑,还没填上呢。你可以去瞧瞧!”

        绣娘气得发抖。

        村民谁还不晓得?都是人为的!

        一窝蜂全部涌到了绣娘的身边“还我的鸡!”

        “还我的鸭!”

        “还我的小猪仔!”

        ……

        绣娘连连后退,旁边的赵大娘脸色都变了。

        绣娘先是买了鸡的骨头,然后偷走了鸡又把骨头留下。

        把鸡杀了,剃去肉,又如此替换。

        毕竟绣娘手上没钱这就是最好的办法,又把血收集起来,装在瓶子里。

        那个包袱里面正好就有一个竹瓶子。

        里面就是殷红的血。

        现在杀都杀了。

        绣娘手里头拿还有活的这些家禽?

        绣娘连连后退,赵大娘也被包在村民中间。

        莲花村出了名的穷村,家家户户拮据,丢了那么多鸡鸭。

        当然是解决不了的。

        赵大娘骂了几声绣娘,甚至都动手打绣娘,可是没有一个人劝架。

        他们只想要回自己的损失。

        可是绣娘没钱还,赵大娘也赔不了那么多钱。

        于是就把绣娘送去了官府,顺带连那个道士一起送去了。

        乌泱泱的人群立刻,只留下了火把扔在地上,还燃烧着。

        一张桌子孤零零地杵在地上。

        温南微微偏头看着陆晏清,她看着陆晏清还捏着自己手腕的手,她手指微微滑动指尖流进指缝,同陆晏清十指相扣。

        陆晏清反应过来的时候温南已经得逞了。

        旁边的张如玉咳嗽一声,他别过头去。

        ……今天夜晚的风真凉啊,天上的月亮真大呀!

        “夫君如此信任我?我得好好奖励奖励夫君。夫君想要什么?”女子声音不大不小。

        后面的张如玉也能听得见。

        他默默举起了小手。

        “南姐,我也是从始至终坚定的站在你这里,我也要奖励……”张如玉没敢回头。

        但是陆晏清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温南看见陆晏清耳朵通红,她也没多做纠结,没再继续为难陆晏清。

        陆晏清含蓄内敛。

        她早就已经能看出来了。

        “你要什么奖励?今天多背一篇兵法?”陆晏清侧目。

        张如玉悻悻闭嘴了。

        凭什么他能要……自己却不行呢?

        哼,男人。

        事情解决了,也不过短短半个时辰,莲花村都空了,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压着绣娘去了县令府。

        回来的时候就只回来了赵大娘一个人。

        绣娘想都不用想肯定被判的是偷盗罪。

        不关个把月,那是不可能出来的。

        赵大娘还得帮绣娘还钱。

        绣娘事情做的隐秘赵大娘毫不知情。

        骂骂咧咧的,虽然在隔壁,可是赵大娘辱骂绣娘的声音依旧清晰地传进了温南的耳朵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