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42章 愈演愈烈

第142章 愈演愈烈

        的确是外来的灵魂,没错。

        可是温南只是过来帮助陆晏清又怎么可能去祸害村里的人呢?

        很明显……有人故意的。

        温南被所有人怀疑上了,所以村里的人看见温南就逃跑。

        温南半夜躺在床榻上,她转头看了看旁边的陆晏清。

        陆晏清闭着眼睛,看不到他眼底的情绪,更不知道陆晏清睡了还是没睡。

        温南一如往常她躺在陆晏清的怀抱里,陆晏清没有动作。

        一片静谧之中,温南仿佛能够清晰地听到陆晏清的心跳声。

        温南伸手指尖停留在陆晏清的心口。

        但是心脏跳动的频率似乎越来越快。

        突然陆晏清伸手抓住了温南的手把她的手不动声色的拉开。

        这个时候的陆晏清才睁开的眼睛。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温南小声嘟囔。

        伴随着外头虫蛙叫的声音,温南的声音也是清晰地传进了陆晏清的耳朵里面。

        所以他要是睡着了……温南准备干嘛?

        温南也没乱动了,她目光停留在陆晏清的握在自己的手上。

        “他们都怕我是鬼,你不怕吗?”女子气吐幽兰,身上的芙蓉香,格外的明显。

        陆晏清有些不自然的侧头,他松开了紧紧抓着温南的手。

        “不怕。”

        “假如我是厉鬼呢?”温南又道,她目光落在陆晏清的侧脸上。

        “不会。”你不是。

        陆晏清声音沉稳,果断的否定了温南的话。

        “假如我是害人的鬼呢?你不怕吗?”温南靠在陆晏清的肩膀上。

        “不会。”陆晏清回答一如既往。

        “假如……我是专门来勾引你的女鬼呢?”温南抬起眼睛,手指指尖停留在了陆晏清的胸口上。

        感觉到……陆晏清有力的心跳声。

        女子粉唇轻启,月光之下,女子的声音仿佛带着几分蛊惑人心的魅力,仿佛月下的妖精。

        陆晏清伸手捉住了温南的手,然后拿着被子盖住了温南。

        “睡觉。”

        陆晏清声音急促,但是耳朵上通红,他声音带着几分不自然。

        温南也没接着再闹。

        临近半夜,温南呼吸逐渐平稳。

        陆晏清打开了盖在温南脑袋上的薄薄的毯子。

        女子闭着眼睛少了几分灵动,多了几分恬静,细长的眉毛,长长的眼睫毛在眼底留下阴影,小巧高挺的鼻梁……

        陆晏清目光从温南的眉眼一寸又一寸地掠过。

        “不怕。”

        十八岁的少年压低了声音,如同空中蚊蝇一般。

        声音小到叫人听不见。

        后面几天的日子,也没有人过来打扰温南同陆晏清。

        只是一见温南个个都像见了鬼一样,跑的飞快。

        不过对温南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温南也就直接忽略不计。

        直到后来……温南打开了大门。

        谣言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

        红木的大门上贴了一大堆黄色的符号。

        就是用来压邪祟的。

        温南“……”

        大清早,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个人都在里面吃饭。

        温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撕掉了红木门上所有黄色的符纸。

        张如玉大大咧咧自然没看到。

        陆晏清去坐牛车的时候撇了一眼红色的木门。

        然后陆晏清同张如玉离开了。

        温南也不晓得陆晏清到底发现还是没发现……

        但是这些人影响到她的生活,她就得做出反抗了,否则还真以为她温南是好欺负的吗?

        村里谣言愈演愈烈。

        都说温南被脏东西附体了。连累了村里的福气。

        最终他们众筹,请了一位道士下山。

        听说就是为了去除邪祟。

        对于这件事情温南同陆晏清都被隔离在外。

        一如往常,温南去接了温南同张如玉俩人回来,三人走在路上,隔着老远就看到莲花村门口灯火通明。

        放了一张桌子一个老人身上穿着道服,莲花村的村民全部虔诚的站在旁边。

        看着那道长在中间燃烧火符,甚至还会喷火……

        温南晓得他就是喝了一口酒憋在嘴巴里,对着火把一吐。

        就呈现出了这样的效果。

        可是旁边的村民无比虔诚。

        有人看见温南过来了。

        “快快快邪祟过来了……”周围的村民立刻全部都退到了道长的后面。

        温南“……”

        不过温南没走了,她得让这些村民直面暴击。

        她停住了脚步,陆晏清也没动了。

        张如玉听见这话,气得发抖“你们这些蠢货,我南姐要是是什么邪祟,你们早就死了!”

        “蠢笨如猪!”

        张如玉骂了几声,可是那群人没人理他。

        那道长拿着火符冲着温南比了什么手势。

        突然那道长在地上摔了个屁股蹲儿。

        呵,装腔作势。

        双手颤抖的指着温南“这个邪祟太过于强大,要火烧!把她火烧!”

        道长此话一说,周围的人仿佛都认定温南是什么邪祟一样。

        然后举着火把,一群人犹豫不决,正考虑着要不要去烧掉温南。

        温南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一个钱袋子,她走到了那个道长的面前。

        “谁让你来的,她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温南歪头,她声音不大不小,周围的村民都听清楚了。

        那道长脸色气得青红。

        “我不会为钱所惑!你就是邪祟……”

        区区这么一点银子,就想收买他?

        温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两银子。

        她拿在手上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两银子够不够?”温南抬头浅笑。

        那道士没说话。

        温南又从口袋里掏出俩两银子。

        温南微微挑眉,天色已经很晚了,周围的火把将这一块照得亮如白昼。

        红色的火焰衬托着温南犹如玉脂一样白皙的皮肤。她粉嫩的唇畔微勾。

        “还不够?”

        温南又拿了一两银子放在桌面上。

        一共四两银子,在烛火的照耀之下,格外的炫耀夺目。

        那道士咽了一口口水。他手上的动作停住了。

        不为其他,请他过来的人……也没给多少钱。

        他本来就是胡乱画几张符,骗骗人营生。

        四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一年都可以安枕无忧了。

        旁边的绣娘立刻站了出来。

        “你不要用钱去诱惑道长。就是因为你从湖里起来了……最近村里才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绣娘指责温南,声音带着几分慌乱,但是周围却无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