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38章 熠熠生辉

第138章 熠熠生辉

        虾满楼三个字仿佛镀金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

        是新装修的,而且是店面,就跟酒楼一样,好几层。

        价格压那么低……还租的起这样的店铺吗?

        更何况谁不知道莲花村出了名的穷村,十里八荒,穷的很。

        王富贵把所有的亲戚裤腰带都扒下来都不可能凑的了那么多钱,装修一个酒楼。

        那么……是哪一个有钱的人家资助的王富贵,跟自己作对呢?

        温南微微扬眉,果不其然就在二楼的雅间,窗户门大开,温南看见了里面的落槐。

        落槐身上穿着锦袍,她脑袋上插满装饰,她目光定定的落在温南的身上。

        目光交汇之时,落槐伸手涂满红色丹蔻的手轻轻地扶了扶脑袋上的芙蓉步摇。

        她犹如一只傲娇的孔雀,嘴角含笑视线收了回去,然后关上了门。

        最后还给温南丢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本来就隔得不远,就在对面。

        落槐这幅模样清清楚楚的落在温南的眼睛里。

        那就怪不得了。

        是落槐这个冤大头。

        落槐本来就是舞女出身,这么多些年就算嫁到了温家,可是半点生意之道都没学到。

        也许是老夫人不给权力给大房。

        反正落槐这个脑子……虾满楼很快就要倒闭了。

        温南打眼一看,店里好些员工。

        她小龙虾的价格已经压到最低了,本来就是根据人工材料,还有养殖所调整做出的最低价格。

        落槐这是为了打压她,又更加压低了价格。

        以此下去虾满楼必定入不敷出。更何况装修和付房租,员工发工资。

        价格压那么低,这么大一个酒楼。

        注定是要亏损。

        温南打了个哈欠。

        她安慰了几个人,然后看着天色黑了,她去了书院门口接陆晏清下学堂。

        陆晏清有些同窗看见了,还会打趣陆晏清。

        “你娘子又过来接你了。”旁边一个男子他伸手拍了拍陆晏清的肩膀。

        陆晏清抬头看见了站在角落里头的温南,她看见了陆晏清,脸上绽放出笑意。

        陆晏清嘴角也勾起了浅浅的弧度。

        那个同窗十分有眼力见的走了。

        陆晏清走下来,温南赶紧就过去了。

        “听说,店里对面开了一家店铺。”陆晏清同温南交谈。

        张如玉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不远不近的跟到后头。

        温南闻言,陆晏清在学堂上学,今天那边才开业,陆晏清怎么那么快就知道了。

        “对。”温南点了点头,垂下脑袋。

        陆晏清长得高也只能看到温南毛茸茸的小脑袋,他以为温南垂下脑袋是不开心了。

        毕竟他们现在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来源于温南的大排档。

        生意突然下跌,温南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

        走了几步路,陆晏清他思索。

        “家里生意不好了,我可以去多抄几份书贴补家用。”陆晏清抬头。

        温南微微愣住。

        “你现在正是重要的时刻,怎么能分心呢?”温南不满意的嘟嘴。

        按照路线,她只能够保护陆晏清,陆晏清该经历的一样都不会少。

        859说陆晏清先是进入仕途,入朝为官,可是朝廷早有颓败之势。

        少年壮志难酬。

        所以……一个废旧落后的国家那么就要推翻,建立一个充满新鲜血液的国家。

        四面八方群雄崛起。

        陆晏清为军师为其中一方,可是将领虽然有才能,适合打战,却不适合统领天下。

        甚至对周围的跟着自己一起抛头颅洒热血的兄弟生了杀心。

        所以后来才有陆晏清的反抗叛变。

        那个时候的陆晏清完全黑化。

        水逆少年不是白叫的,他比任何人都受了更多的苦,受了更多的背叛和质疑,还有怀疑。

        在他黑黢黢的世界里头,没有人做那一束光。

        黑化之后的陆晏清暴君一个。

        身居高位后的陆晏清,也是如此,身居高位他谁都不信,经历的许多已经养成了嗜血残暴的性格。

        所以按照原路走,陆晏清先是要科举,然后入朝为官。

        温南不能改变路线,只能尽自己所能帮助陆晏清。

        尽量让陆晏清心中还有温暖。

        她也不想看到眼底清澈纯情的少年,变成一个麻木不仁的暴君。

        温南不同意让陆晏清抄书贴补家用。

        “我们还没穷到那个地步呢。”温南微微扬眉,她伸手挽住了陆晏清的胳膊。

        张如玉看着两人的身影。

        他咳嗽几声试图引起前面二人的注意。

        “嗯。”陆晏清听话的点了点头。他偷偷的抄就好了。

        对于张如玉咳嗽的声音二人视而不见。

        “你也不许偷偷的给人家抄书,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了,要是考不好的话,我……就想想怎么惩罚你。”

        温南仿佛看穿了陆晏清的心思。她微微撇嘴。

        陆晏清“……”

        如果是其他人自然上拳头。

        温南微微歪头看了看陆晏清的侧脸。突然觉得心里邪恶的种子又萌发了。

        如果是惩罚陆晏清的话……嗯……她得好好想想。

        ……

        一连几天,对面虾满楼的生意依旧火爆,温南店面根本就没几个人。

        一天能来五个人都是普天同庆。

        来一个客人,店里五个人围上去。

        热情的不得了。

        也吓走了不少客人。

        跟黑店似的,哪有那么热情的。

        就差端茶送水,捏脚了。吃饭就差帮人家嚼了,给人家咽下去。

        太过于殷勤。

        他们虽然担心,但是温南让他们放宽心,他们心理压力就小了一些。

        对面生意虽然好,可是王富贵却犯了愁。

        同温南预想的差不多虽然说生意爆棚,请的人也多,但是呢,价格定的太低,根本供应不起那么大的酒楼。

        而且请的人太多了工钱也付不起了。

        也想着法子做其他的营生,卖其他的东西,可是小龙虾价格便宜肉质鲜美,基本上其他的东西在小龙虾面前相形见绌。

        根本卖不出去,小龙虾还是畅销的第一份!

        落槐是给钱资助的王富贵,她并没有入股。

        她给钱给王富贵去对付温南,这是老太太吩咐的。

        老太太这一辈子都恨死了沈卿,沈卿活着的时候,没少羞辱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