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36章 故作平稳

第136章 故作平稳

        陆晏清低头咳嗽一声。

        “睡觉。”陆晏清找回自己平常的声音,故作平稳。

        “嗯。”温南低低的应了一声。

        可是这个时候的陆晏清哪里还能睡得着,他睁开眼睛,眼睛里头毫无睡意。

        看来……他今天是睡不了了的。

        “日后…别亲……”我。

        静谧声之中,陆晏清低头道,他尾音还没落下。

        “嗯,下次换个地方亲。”温南一本正经,隔着一张薄薄的毯子,陆晏清似乎也能想象到温南一脸笃定的模样。

        他不是这个意思。

        罢了罢了。

        温南后来是睡着了,可是陆晏清的确是一宿没睡。

        眼下明显有些乌青。反倒睡了一夜的温南送走了姨妈痛,整个人神清气爽。

        温南大清早起床的时候,陆晏清睡不着,就干脆去外面准备早饭了。

        起床的时候,摸了摸旁边已经凉掉的被子,知道陆晏清已经起床了。

        她走出房门的时候,陆晏清正在厨房里面忙碌。

        张如玉还躺在床上赖床。

        陆晏清见温南出来,想起天快亮的时候……

        ……温南……他耳朵微红。

        然后拿起了红糖水伸手递到了温南的面前。

        “喝了。”陆晏清说完这一句话,仿佛身后有豺狼虎豹一样,走进了厨房。

        温南“……”

        害羞麻,她懂得,陆晏清就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

        她都懂。

        大清早吃早饭的时候。

        温南喝了红糖水,肚子里头暖暖的,肚子也不痛了。

        陆晏清眼下倒是有些黑黑的乌青,显然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张如玉眼睛溜溜的打量一圈。

        他圆溜溜的打量了温南,温南神清气爽的模样。

        张如玉又仔细的打量了陆晏清,陆晏清眼下乌青,看着好像没啥精神。

        张如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但是看着温南在现场,张如玉啥都不敢说。

        他闷头喝粥。

        差不多时辰的时候,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都在书房。

        陆晏清打开面前的书,张如玉也在看书,但是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抬头打量一下面前陆晏清的模样。

        然后又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垂下脑袋,一言不发。

        他要是说了……应该没问题吧。

        陆晏清又不是温南,温南会杀人灭口,但是陆晏清不会。

        张如玉这么想着,胆子大了几分。

        静谧的书房里头,听得到外面的风吹声,村子里头也有不少人,都是些妇人的声音大的很。

        无非就是唠嗑。

        再就是房间里头书本翻页的声音,清晰可见。

        陆晏清打了个哈欠。他轻轻的掀开了面前的书本。

        张如玉突然凑在了陆晏清的面前。

        “你昨天没睡好吧。”张如玉他看着陆晏清眼底的乌青言语肯定。

        陆晏清蹙眉撇了一眼张如玉,然后直接无视了。

        他睡没睡好关张如玉什么事?

        张如玉一看陆晏清不愿意说话,他心里想着,他肯定是一不小心戳到了陆晏清的痛处!

        张如玉越想越觉得是!

        看着温南今天大清早,那个神清气爽的模样,又结合陆晏清现在疲惫的模样。

        这夫妻俩是……看今天不用上学堂。

        昨天晚上是进行了深刻的交流吧。

        张如玉无比笃定。

        张如玉食指指腹划过自己的下巴,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华点。

        “陆晏清你教我一场,我……你……你昨天晚上……”

        张如玉不知道怎么说。

        “你昨天晚上,会不会感觉浑身无力,全身冒虚汗,力不从心……”

        张如玉一脸怜惜的看着陆晏清。

        “没有。”陆晏清没听懂,他仔细思考,认真回答。

        张如玉摇了摇头,他不承认!

        这个事情事关男人的自尊,陆晏清不承认也是情理之中。

        张如玉颇为理解的点了点头。

        “兄弟,咱们俩都是过命的交情了……都说女子四十猛如虎,温南她同平常女子不一样,你还是好好补补。”

        “我家就有一个偏方,是我爹特意找人求来的,我回头就给你拿过来,你可得好好补补,看看虚成什么样子了。”

        张如玉摇头晃脑,伸手拍了拍陆晏清的肩膀。

        “哎,男人不容易呀。”张如玉颇为理解,仿佛同陆晏清感同身受,产生共鸣一样。

        陆晏清这时候要是再不懂,他就是傻子。

        陆晏清伸手一把推开了张如玉苟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张如玉本来将力度全部都靠在陆晏清的身上,陆晏清突如其来的一推,张如玉摔在了陆晏清椅子的后背上,肩膀狠狠地磕了一下。

        有点疼。

        “我说真的,咱们都是男人,你也不必藏着捏着,我过两天就去给你把秘方拿来。都是男人,我理解你!”

        张如玉拍了拍胸脯,又拿拳头轻轻的砸了砸陆晏清的肩膀一副哥俩好。

        “不必。”陆晏清黑了脸,可是张如玉却看不出来。

        “咱俩都是兄弟,客气什么?再说了,你不行这个事……我又不会去跟别人说。”张如玉轻轻的啧了一声。

        陆晏清掀了掀眼皮看了一眼张如玉。

        张如玉道“不必感谢我,我瞧着你同温南今天早上两人的精神相差太大,我才有的猜测。我果然是观察入微。”

        张如玉说着又开始自夸。

        陆晏清拿起了旁边的毛笔舔了舔磨,在白色的纸上写了几个字。

        “昨天的书背了吗?今天加两篇,天黑之前要背下来。”陆晏清无视掉。

        张如玉张大了嘴巴。

        他有些失声“啊?”

        “加三篇,要不然你就回张家。”陆晏清声音冷冽态度无比的坚决仿佛没有任何的回绝余地。

        张如玉咽了一口口水,也没有办法继续去说那么多了。

        立刻去看书,密密麻麻的几长篇,张如玉脑壳疼!

        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个人在书房学习了一天。

        温南中午拿着要洗的衣服去了河边敲打着衣服。

        上面的杨招娣她从河边路过,她看见了温南。

        “温娘子最近村里可不太平了。”

        “啊?”温南有些疑问。

        温南不知道,杨招娣就来劲了。

        杨招娣出了名的喜欢凑热闹,喜欢听八卦,大喇叭。

        杨招娣叹了一口气,她抱着四岁大的孩子,让孩子去一边玩。

        孩子走开了,杨招娣这才小心翼翼的在温南的耳边说起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