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33章 翅膀硬了

第133章 翅膀硬了

        “南南就是大排档的老板,庄小姐你不是认得吗?”黎初意微微挑眉,她出声询问。

        黎初意请了人家大排档到家里来做宴席。

        黎初意自然是知道谁是老板的。

        可是看着庄婷刚刚那副模样还说认识老板……

        庄婷谎了。众人心里明镜似的。

        庄婷咳嗽一声。

        “我从未见过庄小姐。”温南声音清冷。

        庄婷面子上挂不住了。

        “打肿脸充老大。”

        “什么认得呀。”

        庄婷随便吃了几口就随随便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人群之中的落槐瞪大了眼睛。温南这个野丫头,居然是大排档的老板。

        落槐微微吃惊。

        ……

        宾客散了。温南也回去了。

        落槐站在金碧辉煌的温府门口。她来回踱步,最终里头走了一个丫鬟,她从台阶上着急忙慌的往下跑,看见落槐仿佛看见了主心骨一样。

        “姨娘,不好了,二小姐现在在老夫人的院子里头,老夫人说二小姐办事不利……要让人上家法呢。”那丫鬟赶忙的跑了过来,虽说是在春天,可是脑袋上都戴上了几滴汗。

        落槐她叹了一口气,跟着那丫鬟的脚步,穿过长长的回廊,去了老太太的院子里。

        温暖正跪在底下,老太太年纪大了,穿着玄色的衣服,坐在堂屋。

        下面有不少伺候的丫鬟婆子。

        中间跪着的正是温暖,温暖哭得雨带梨花。

        “我让你去讨好黎初意,你就是这么讨好的吗?”温老太太拿着手中精致的拐杖敲了敲地板,地板立刻传来闷闷的响声。

        温老太太脸上微怒。一张充满岁月的脸上都是沟壑,让人觉得害怕的紧。

        “来人上家法!”温老太太不肯多说,挥了挥手,旁边的婆子拿起了一个藤条,藤条很粗,还带着倒刺。

        “二小姐办事不利,还被拒之门外,实在是有辱我们温家的门楣,这十鞭子,还请二小姐仔细受着。”温老太太身边的婆子,立刻就把藤条扬了起来!

        眼看就要落下。

        温暖脸色苍白,哭得梨花带雨“祖母,祖母饶命,我本……都是……啊”

        温暖声音尖细,又带着几分鼻音,想要往旁边跑,可是奈何却被旁边的婆子按住了身体。

        鞭子落在温暖的身上,半点也没留情。

        温家二房孩子多的很,温老太太向来重视二房,对于大房没用的儿子,温老太太也是一百个看不上眼。

        对于面前的一个小小庶女,温老太太想罚就罚了也不会手下留情。

        温暖尖细的嚎哭声在外面都能听得到,急急忙忙赶回来的落槐听到自家宝贝女儿的尖叫声,脚上的步子一顿……差点晕过去。

        落槐走了进来,伸手护着温暖“老夫人,老夫人手下留情。”

        落槐哭得雨带梨花。

        母女二人如出一辙。

        落槐从前只是个舞女,温锦中又是一个不中用的,他娶了个好老婆沈卿。

        沈卿娶进门后,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可是沈卿性格强硬,跟老太太经常对着干。

        所以老太太就做主,让温锦中从外面娶进来了落槐做小妾,就是为了跟沈卿对着干。

        现在沈卿死了,老太太做主,把管家的权利交给了二房。

        从此再也没有人跟老太太对着干了,家里说一不二的就是老太太了。

        可是老太太如今年纪大了,什么都不在乎,最想要的就是体面,温家虽然现在有钱的很,可是到底只是商贾之家,家里没出一个读书人,也没人在朝为官。

        甚至大字都不识的几个,都是些只会算帐本的。

        温老太太有钱是有钱,可是别人对温老太太表面上恭恭敬敬,可是其实呢……都说温老太太家里子孙没一个读书人。

        浑身的铜臭味儿。恶臭不已。

        表面上屈服于温老太太的金钱对温老太太追捧,可是背地里总是拿温家满身的铜臭味儿说事。

        这么多年了落槐早就已经摸准了温老太太的脾气

        温暖身上划过的衣服都被打烂了,殷红的血迹染在了衣服上,落槐心疼不已,她伸手摸了摸温暖的头发,把温暖保护在自己的怀中。

        温暖看见落槐过来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抱着落槐

        “姨娘……呜呜……”落槐不是正室充其量也就是个妾,自然是不能直呼娘的,温暖也只能叫一声姨娘。

        温老太太一双如同鹰沟一样的目光落在了落槐的身上。

        “老夫人,二小姐过去的确是好好去跟黎小姐道歉的,可是不小心遇到了大小姐。”

        “二小姐同大小姐在门口起了争执,大小姐又同黎小姐关系好,黎小姐就把二小姐给赶出来了。”她此刻将事情细细道来。

        “大小姐也太不知道收敛了,大庭广众之下就跟二小姐起了争执,丝毫没有顾及温家的颜面……”落槐此刻将所有的错一股脑全部都推在了温南的身上。

        “大小姐肯定是对您把他赶出去怀恨在心故意为难二小姐,也就是羞辱温家。”

        “大庭广众之下丝毫没有考虑过温家的脸面。”

        落槐越说越气

        温老太太一下就抓到了重点“温南怎么会去宴会上?她已经被赶出温家了,她又怎么会和黎小姐交好?”

        温老太太一连说出了好几个问题。

        落槐一边哭一边说道“老太太,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我也是不相信的。”

        落槐说的话一顿。

        温老太太拿着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板,地板作响。

        “快些说!”温老太太脸上带着几分阴翳。

        沈卿是个有才华的人,温老太太不否认。

        可是沈卿性格强势,温老太太也是性格强势,沈卿嫁进来之后同温老太太经常发生矛盾。

        沈卿死了之后。

        温老太太更加看不顺眼沈卿留下的一双儿女。

        对于同沈卿一样脾气嚣张跋扈的温南,老太太更加厌恶。

        “最近城里头开了一家大排档,做小龙虾生意的,千金难求,排队都要排许久的……那背后的老板便是大小姐。”

        “黎小姐生日宴上请了大小姐过去做小龙虾。所以……”落槐顿住了声音。

        “要我说呀,大小姐现在是翅膀硬了,所以才跟您作对,故意羞辱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