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31章 没规矩

第131章 没规矩

        周围说着难听话的宾客,看到黎初意伸手勾着温南,如此亲密的模样。

        个个都闭住了嘴巴。

        温暖错愕。

        黎初意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她还没把人赶走呢。

        温南着实脸皮厚,周围的人都已经说成这个样子了,她居然还赖着不肯走。

        温暖不敢吭声。

        黎初意身份高贵,是县令的外孙女,听说又是从京城来的,可是个大贵人。

        自古民不与官斗。

        温府虽然是富得流油,虽然是江南第一商贾之家,可是再有钱,说到底也只是民。

        更何况老太太都让温暖过来讨好黎初意。

        温暖欺软怕硬。她抬起眼睛泪盈盈地看着黎初意。

        “姐姐自小就没规矩……”温暖话还没说完。

        “在别人的宴会,驱逐别人的客人,你口口声声说我被赶出了温家,你一个外人又何必管我的事?”温南她声音带着几分冷漠。

        瞬间把温暖的伪装扯掉。

        周围的人懊恼不已,江南都是经商的人家,黎初意是从京城来的,听说身份贵不可言。

        他们都是过来拉拢的。

        谁知道只是看看热闹,随便说了几句话。

        就得罪了黎初意的客人温南

        此刻各个都在找补。

        “对,温娘子说的对,既然温娘子已经不是温家的人了,那她今日受邀,来到县令府,就是黎小姐的客人。温二小姐替主人家做主,未免太没规矩了!”

        “对,不管温娘子是不是温家的人,你区区一个庶女怎么敢对正经嫡女这样说话?”

        “长姐如母……二小姐太没规矩了。”

        “果然庶出就是庶出,永远比不上正经嫡出的小姐。”

        “没规矩呀!”

        那些人为了讨好黎初意,风向瞬间扭转,个个都戳着温暖的脊梁骨。

        都是为了各家的利益,可以做墙头随意摇摆的风草。

        这些人一再提醒温暖的身份。

        是温暖最不想提起的。

        她最讨厌的便是别人说她是庶女,庶女永远比不得正经嫡女高贵。

        温暖脸色逐渐苍白。

        黎初意伸手抓住了温南的手腕拉着温南进去了府邸。

        温暖脸色苍白,咬牙正准备跟上,她可没忘记呢,老太太交给自己的任务,要是完不成,她回去肯定是要受罚的。

        老太太什么样的人,温暖比谁都清楚,她只是一个庶女。

        更何况大房也不得老太太的喜欢,就是因为她那个糊涂爹。

        温暖咬牙在众人的嘲笑声之中,正准备跟上前去。

        可是突然有人伸手拦住了温暖的路,是黎初意身边的丫鬟。

        “温二小姐请回。”飞颖声音不大不小,目不斜视,没刻意掩饰声音。

        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温暖脸上更加过不去了,她是来参加宴会的,被人拒之门外,这要是传了出去她的脸还要不要了?

        温暖立刻从后面的春和手上拿过来了请帖。

        周围不少人都在看热闹,还有一些直接开始议论起了温暖。

        “我带着请帖过来的。”温暖听着后面的议论声,心里气不过,但是却又没有办法。

        “请回。”飞颖声音冰冷。

        这一副态度,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就是摆明了不让温暖进去参加宴会了。

        温暖也算是彻底得罪了黎初意。

        温暖咬牙跺脚,最终在众人的嘲笑声之中,捂着脸走了。

        宴会之中,落槐听旁边的几个小姐说起了温暖,落槐这才晓得,她自己的女儿在门口被赶走了。

        落槐手里紧紧地拽着手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她让温暖过来讨好黎初意,不仅没有讨好成,反而被赶了出去。

        回头老太太那里该怎么交代?

        周围有不少的妇人,落槐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场合,也不好平白无故的离开,免得扫兴。

        她更何况是受老太太的旨意过来的,她还得送礼。

        落槐很是不自在,周围有不少人打量着她。

        落槐今天是破格来的,她本来一个妾室这样的场面她是来不得的。

        温锦中也是来了的。

        只不过男女分席,落槐席间去找过温锦中一次,跟温锦中说了温暖受了多少的委屈,被赶了出去。

        可是温锦中一心惦记着小龙虾,他敷衍了几句。

        周围因为温暖不少的人看着落槐指指点点。

        “瞧瞧,这就是那位二小姐的母亲。”前面的两个女子,眼神瞟了一眼落槐。

        落槐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一声,他拉着旁边的温锦中道“老爷,您先去请辞,咱们先回去吧。”

        落槐在席间有些不自在,她过来找温锦中,她一个妾室开口离开自然是不好的,可是温锦中不一样,温锦中是男人。

        是温家的大老爷,温锦中要是离开,落槐也可以同温锦中一起离开了。

        可是落槐的愿望显然落空。

        温锦中站在中间的屏风,他踮起脚来,身上特意换了一身黑玄色的锦袍,靴子都是新的,他头发梳得整齐极了。

        “等会儿嘛,来了一趟饭都不吃啊?”温锦中听了落槐的话,他满不在意的回答。

        落槐微微咬牙切齿。

        她看着人那些人异样的目光,一个无非就是嘲笑落槐是妾,另一个自然就是门口温暖得罪了黎初意的事。

        她这顿饭吃的仿佛喉头梗刺一样,她别扭得很,吃不下去。

        “老爷……”落槐嗔怪一声,她伸手挽住了温锦中的手臂。

        突然温锦中把落槐给推开了。

        “开饭了,开饭了,我回去一定好好安慰小暖,你要是想回去,你自己走嘛。”温锦中踮起脚来,他看了看面前的席间。

        她倒是想,可是她的身份她怎么开口?

        ……

        丫鬟已经开始陆陆续续上菜了。

        温南就坐在黎初意的旁边,她有些不自在。

        因为黎初意的外祖母,实在有些太过于热情了。

        县令夫人十分慈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华发什么点缀着几颗简单的钗子。

        身上穿的深青色的衣服,点缀着细小的花纹,她有些苍老的手紧紧地抓着温南的手。

        “这个姑娘想必就是初意经常说起的温小姐吧?”老太太一年慈悲,伸手抓着温南的手死不放手。

        温南点头。

        “家中可有婚配?”老太太又问。

        “外祖母,我都说了,人家家里已经有夫君了。”黎初意听到了,她立刻打断了老太太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