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30章 故意

第130章 故意

        温暖微微咬牙,她道“都是温南,否则我怎么会平白无故得罪黎初意,还让黎初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

        温暖想起来就气的牙痒痒,她俯首在落槐的耳边。无非就是上一次争夺店铺的事情。

        温暖本来是想好好为难温南的,可是温南却不知道从哪里勾搭上了黎初意,还趁机讨好了黎初意。

        “能忍且忍,黎初意是贵人,她从京城来的,又是县令的外孙女……”落槐语重心长。

        温暖听着觉得有些烦躁。

        她随意点了点头。

        旁边一些富家千金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个向着温暖招了招手。

        温暖就同落槐分开了。

        落槐又交代黎初意道“礼物是我替你亲自准备的,你一定要送到黎小姐手上,同她把关系拉好。”

        落槐交代已经不止一次了。

        温暖敷衍点了点头,然后跟那一群姐妹笑着去了县令府。

        落槐只得跟其他相熟的夫人一起进去。

        温暖同那些姐妹讨论着谁家的店铺又上新了,谁家的胭脂水粉用的好。

        走到门口的时候,温暖回头就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温南。

        温南她拿着请贴自然走正门,温南今天换上了一身鹅蛋黄的春装,十分靓丽,温南皮肤本就白,穿着的鹅蛋黄的衣服越加显得白。

        温南青丝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那一朵银色的芙蓉花。

        女子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举手投足间都是干净利落,让旁边的人都不由得侧目。

        温南皮肤白皙,一双柳叶眉,特别是那一双杏眼仿佛天上瑶池的泉眼。

        小巧高挺的鼻梁……

        县令府,江南本就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县令府更加是装饰的不错。

        门口停了不少车,家家户户都有,江南做官的很少,大多都是商贾之家。

        温南也没多看,她伸手把请帖给了旁边的丫鬟。

        丫鬟接过来。她还没看。

        突然旁边温暖看着温南笑出声音来。

        “姐姐!”温暖故作惊讶,她冲着温南叫了一声。

        温南抬头。

        温暖她满脸震惊“姐姐真是你呀?”

        温暖手里拿着粉红色的手帕,她掩唇轻笑。

        又遇见温暖了。

        温南觉得烦得很,温暖这一惊一乍的表演实在太过于虚假。

        温暖大声的呼唤,果然将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移了过来。

        温暖惊讶褪去,她掩着手帕“姐姐这种场合不是你能来的,你快些走吧。”

        温暖又故作姐妹情深的小声提醒温南。

        虽然用手帕掩着唇,但是声音不大不小,落在周围所有人的耳朵里。

        “温小姐的姐姐……这是哪一位呀?”旁边有人出声询问。

        “那个粉红色的衣服的是温家的小姐温暖,这个黄色衣服的……岂不就是那位……”

        “哦,就是那一位呀,胸无点墨,还喜欢胡作非为,嚣张跋扈,被赶出去的那位温家大小姐啊?”

        在座的诸位都是江南的商贾之家,江南最大的商贾之家就是温家。

        温家的热闹,他们当然都是晓得的。

        不过几息之间,就有人将温南的身份说的明明白白透透彻彻。

        温南被赶了出去,没有了温家的庇佑。

        周围不少人指指点点。

        “姐姐,你如今已经不是温家的大小姐了,你还来这里作甚?快些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温暖催促温南。故作体贴,可是声音却算不得小,站在周围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温暖此刻提及温南的身份。

        她晓得温南同黎初意两个人认得,温南过来肯定也是黎初意请来的。

        可是温暖今天是来讨好黎初意的。

        自然不可能让温南进这个门。

        温南同她向来不和。

        谁知道,她等会儿进去讨好黎初意,温南在旁边会不会坏她的事。

        “这温大小姐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温小姐了,就是一个村姑,怎么这种场合也敢过来?”

        “对呀,这种场合怎么也敢来?”

        “啧啧啧……”

        周围的声音,在温南身份暴露的时候,越来越难听。

        温暖用粉红色的帕子掩着唇,遮住了嘴角的笑意。

        这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没脸进去吃饭了吧。

        温南肯定也是。

        温暖巴不得温南现在快点落荒而逃。

        旁边的丫鬟看了看手中的宴请的帖子,赶紧吩咐人去叫黎初意去了。

        温南微微扬眉“你让我走,我便走?”

        女子声音没有半分的情绪,但是却莫名的冷静,对于周围的声音,温南不仅没有慌乱,甚至直接忽略。

        “还是说,你是这宴会的主人?嗯?”温南又问。

        温暖一时间被怼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不是宴会的主人,她也不是邀请温南的人。

        她没有立场去赶温南走。

        “可是今天这里都是江南有名望的人,你一个村姑在这里,也不怕贻笑大方。”温暖这借口找的就有些牵强了。

        “再说了,今天黎小姐请了江南城中,最有名的小龙虾师傅,在府中做小龙虾宴席。你一个村姑有上顿没下顿,你见过吗?知道怎么吃吗?听说过吗?”

        “姐姐还是快些走吧,免得贻笑大方,丢人现眼。”温暖上上下下打量了温南。

        温南早就已经被赶出去了,如今是温家小姐的人是自己。

        温南现在只是一个村姑。

        周围的人议论。旁人不知道温南同黎初意关系怎么样。

        也只以为温南是死皮赖脸蹭着温暖过来宴会的。

        所以才会让温暖驱逐。

        旁边之前见过温南同黎初意的那些小姐们可不掺和这些混事。

        个个都有眼力见的走了。

        周围不少看热闹的不明情况。

        “对啊,这种场合是她一个村姑能来的吗?”

        “对,赶紧走吧。”

        “咋这么不要脸。”

        ……

        周围的声音,愈加刺耳。

        县令府里面,黎初意丫鬟们众星捧月,黎初意听到外面的声音,她明艳的脸瞬间拉了下来。

        声音仿佛六月炽热的太阳,打碎了门口周围混乱的声音。

        “我瞧瞧是谁呢,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黎初意身上穿着白色的锦袍,她微微歪头。

        似笑非笑的盯着温暖。

        她伸手勾住了温南的手臂。

        “人是我请来的,温二小姐难道还要替我将人赶走吗?”黎初意脸上带着笑,但是笑却不达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