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28章 名字

第128章 名字

        “我恐怕不能帮你。”村长说着伸手挣脱了王富贵抓着自己的手。

        陆晏清从袖子里拿出来了文书,伸手递给了村长。

        “田之前买的时候,就请村长做了见证的,在村长的见证下,王富贵收了钱签了字,把田卖给了我们。”陆晏清出声了。

        王大姐的哭声戛然而止,她伸手想要去抢村长手中的文书,村长反应快收了起来。

        王大姐不仅没抢到,昨天夜里下了大雨,地上滑溜溜的,王大姐摔了个狗吃屎。

        下巴磕在地上,都是泥土,嘴巴里也是,牙齿上黑乎乎的一团。

        周围的人看王大姐如此滑稽的模样,哄笑一团。

        王富贵赶紧就把王大姐给扶了起来。

        村长他把文书递给了陆晏清,他一本正经的板起脸来“你们之前都是同意了的,更何况人家夫妇俩,又不是靠你的田发的财。”

        “想发财,自己琢磨去,在这里做什么孽?”村长难得板起脸来。

        周围的村民,笑成了一片。

        “签了文书的,咋能说要就要回来?”

        “王富贵你是看见温娘子发财了,你就……”

        “哈哈哈。”

        “想发财,想疯了吧?”

        周围的人哄笑一堂。

        王富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我不卖了!我……”王大姐大字不认得一个,对于所谓的文书,王大姐没有半分的认识。

        她只晓得从前这地是他们家的,她现在不想卖了,就是要要回来!

        旁边的王富贵伸手拉住了王大姐,他面子上挂不住了。

        王富贵拉着王大姐在众人的嘲笑声之中,伴随着王大姐骂骂咧咧的声音,回去了。

        人也散了。

        村长又感叹几句“你早该叫人去叫我,这是什么事啊,日后有什么直接去找我。”

        村长也会做人,知道温南现在家里条件好了,能帮则帮。

        陆晏清道了声谢

        那个文书,本来从一开始温南同陆晏清都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跑到村长家让村长帮忙联系顺便做见证。

        后来的文书就交给陆晏清了,陆晏清放在书房。

        所以……这事也算是解决了。

        陆晏清在书房不知道写些什么。

        温南送了点糕点去书房,见陆晏清写的字慷锵有力,每一个转角都带着力度。

        “夫君的字真好看。”温南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她单手支着脑袋。

        陆晏清放下了手中的笔。

        “你会写吗?”陆晏清微微扬眉,但是他又想起来了,温南之前在大排档是记过账的。

        她必然是认得的,陆晏清还未说出口。

        温南干净利落的话脱口而出“不会!”

        陆晏清勾唇浅笑“真不会吗?”

        一双眼眸看着温南,他拿着手中的毛笔舔了舔墨。

        温南一本正经“我真不会。”

        温南在大排档会记账,她必然肯定是会的。

        陆晏清敢肯定。但是看着温南如此坚决,他把已经到了嘴边拆穿的话,又咽在了肚子里。

        她说不会那就不会吧。

        陆晏清还没有下话。

        温南就凑到了陆晏清的旁边“夫君要亲自教我吗?”

        女子声音软软糯糯,手指轻轻的扯着陆晏清白色的衣服袖子。一双眼睛黑白分明,一脸期待的看着陆晏清。

        温南目光太过于炽热。陆晏清微微偏过头去。

        他把旁边的位置让了出来,温南立刻挤在陆晏清的旁边。

        “先学几个简单的。”陆晏清一本正经,他说着就真的提笔在纸面上正准备落下几个简单的字。

        可是女子微微抿唇,她有些不大满意。

        “不要。”温南反驳。

        温南坐在椅子上,陆晏清站在温南旁边的椅子旁边,他听到温南的话,他提笔。

        “那你先学什么?”陆晏清询问。

        “我要学夫君的名字。”温南满脸笑意,她抬头看着陆晏清,陆晏清的手微微一顿。

        黑色的墨汁顺着笔尖落在了白色的纸上,晕开了一朵墨花。

        陆晏清耳尖微红。

        在温南的目光之下,落下了陆晏清三个大字落在面前的白纸上钢枪有力,提笔转回之间锋芒毕露。

        手上的字同陆晏清书生儒雅的外表大有区别。

        陆晏清身上是内敛的儒雅书生气质,可是写出来的字,个个都是尖锐锋芒。

        看来,从前有人说见字如见人,叫温南说不见得。

        陆晏清写完就把笔递给了温南,温南把那笔拿在手上,陆晏清帮温南调整捏笔的姿势。

        可是温南写字跟鸡爬的似的。

        不堪入目……

        “夫君,我不会写呀。”温南抬眼,一脸无辜的看着陆晏清。

        陆晏清“……”

        他记得温南在大排档记过账的,虽然字写的没那么好看,但是明显还是能够看得出来是什么字。

        可是现在面前如同鸡爬一样的,陆晏清真是一个都看不清,那是他的名字吗?

        陆晏清伸手从温南手里拿起来了笔,他微微俯身在温南的身侧一笔一划。

        告诉温南该怎么写。

        温南可没看字,她抬头就看着陆晏清脸。

        “夫君写的字真好看。”温南喜滋滋的夸奖。

        “字好看,你看字,看我干嘛?”陆晏清咳嗽一声,他伸手遮住了温南看过来的视线。他实在是忽略不掉旁边温南炽热的目光。

        他觉得心头有些慌乱,耳朵又有要红的趋势。他说话都带上了几分急促,本来练书法就是要平气静神。

        前面的字,他声明都写的平缓极了,可是后面的字,他只想快点写,都没有前面写的那么好了。

        “夫君也好看。”温南嘴甜,她歪头。

        “好好练字。”陆晏清伸手扳回温南看自己的脑袋。

        温南也没乱动,认真了起来,可是三个字,她死活学不会。

        “夫君,是不是我学的太慢了。”温南眨眼。

        陆晏清低头看了一眼故意的某人。

        罢了。

        “是我的名字太难写了。”陆晏清声音如山间清泉撞击山石,温润无比。

        “那夫君再教教我吧。”温南偏头。

        陆晏清叹口气,走到了温南的背后,他伸手握住了温南拿着笔的手。

        陆晏清手指很凉,温南的手常年都是暖和的带着浅浅的温度。

        温南嘴边划过一抹笑靥,早这样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