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25章 福星

第125章 福星

        温南顺着地图,很快就找到了陆晏清的方向,温南加快了脚步,在前面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找到了陆晏清。

        温南微微抬头,陆晏清说运气不好吧,却并不算得……

        因为山崖上长了几棵树,陆晏清下来之后,又挂在了歪脖子树上,树枝断了,陆晏清才摔在灌木丛中。

        说运气好却又不算。

        说倒霉……也不见得。

        温南上前她仔细的检查了陆晏清身上的情况,温南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上辈子打打杀杀,对于脚有没有扭着,手有没有断掉……她还是清楚的。

        陆晏清身上除了划痕就没有其他,还有……温南才只检查了手臂和腿,她正准备扒开陆晏清的衣服。

        手已经停在了陆晏清的衣服领上。只要微微用力,陆晏清的衣服温南随时都可以扒下来。

        “你在干什么……”陆晏清抬起了眼睛,他看了看温南,他咳嗽一声。

        醒了。

        温南的手收了回来。

        “我检查检查你身上有没有伤。”温南又道。她一弯眼睛仿佛天上瑶池里头清澈的水。

        “没有。”陆晏清伸手紧紧地捂住了衣服领子。

        温南“……”

        “你确定?”温南微微扬眉,她伸手按在了陆晏清的胸口上,小心翼翼的按压。

        “这里疼吗?”

        陆晏清不肯脱,温南也没多做为难。

        雨还在下,温南身上的蓑衣早就已经披在了陆晏清的身上,陆晏清身上早已经冰凉的很。

        “不疼。”

        “那这里呢?”温南伸手换了个地方按压。

        温南的手停在了陆晏清的胸口上,隔着薄薄的衣料,温南明显可以感受到陆晏清的心跳。

        就在指尖,噗通噗通……

        突然温南手腕上传来微凉的触感,陆晏清指尖凉得很,他握住了温南的手腕。

        在温南一脸疑惑的表情之下。

        “我挂在了树上,并没有摔很重,只有皮外伤。”陆晏清他咳嗽一声解释。

        “哦。”温南乖巧点头。

        然后把陆晏清背在了背上。

        陆晏清恍惚。

        “我……”陆晏清正准备说什么。

        可是温南仿佛知道陆晏清想说什么一样。

        “我看了,你的腿上有划痕,特别深,走不了路。”

        温南声音不大,朦胧的雨声,陆晏清不动声色的将身上的蓑衣披在两个人的身上。

        蓑衣很大,外面的雨顺着蓑衣的外壁落进了山谷里灌木丛中。

        温南背着比自己高那么多的陆晏清,依然显得游刃有余。

        “多谢。”陆晏清又道。

        “夫君,好好想想如何报答我。”女子也不谦虚,欣然应下。

        大雨拍打在树林的树叶上,哗哗雨声,朦胧之中。

        陆晏清他神色逐渐复杂。

        听着山谷里头的雨声,仿佛在耳朵里面放大了数十遍,让陆晏清忽视掉了身上的疼痛。

        “为什么每次我有危险,你就会出现。”十八岁的少年声音平缓,仿佛如同这山中的雨一样,平稳又让人觉得十分安宁。

        女子微微侧头,陆晏清看到了温南的侧脸发丝上的雨珠滴落没入青色的灌木丛。

        “唔……大概,我是你的福星吧。”女子微微扬眉,她平稳的背着陆晏清。

        一个瘦弱的女子,力气这么大,陆晏清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但是他还是会担心温南会不会累到。

        可是温南气都不带喘一下。

        陆晏清也就不问了。

        温南同陆晏清两人消失在山谷。

        后面的灌木丛之中,一个女子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裙,她打着一把油纸伞,油纸伞已经破损,女子仪态也并算不上好看,身上染了不少的泥土,衣服都湿了大半。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绣娘。

        绣娘是记得的,记得上一辈子陆晏清也是被石头砸进了山谷里面。

        那个时候温南对陆晏清没那么好。

        陆晏清家里条件也没那么好,村民没有人在乎陆晏清。

        他掉进了谷底,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寻找。

        他是到了第二天夜里才回去的莲花村。

        后来村民只觉得陆晏清命大。

        绣娘也有所耳闻。

        她瞧着今天风雨那么大,八九不离十,就是今天。

        绣娘紧赶慢赶赶过来,可是还是没来得及。

        陆晏清已经让温南给救走了。

        她本来还想着……能够让陆晏清承自己的救命之恩,所以故意不去提醒陆晏清今天有危险。

        她也来做一做这救命恩人。

        可是温南居然抢先一步。

        如此下去,温南的改变那么大!陆晏清的身边还能容得下她的存在吗?

        绣娘不想再过穷苦的日子,也不想一辈子窝在莲花村这个弹丸之地。

        穷穷苦苦,劳作一生。

        陆晏清是她能够改变命运的唯一契机。

        他日后身份贵不可言,她如果抓住这个契机,她也就能摆脱穷苦的一生。

        但是很显然,温南成了唯一的变数。

        绣娘越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绣娘越想越气,把脚底下的藤蔓用力的踩了几下,然后踩到一坨软软的东西……绣娘定睛一看一条水蛇!

        因为蛇受到了绣娘的攻击,立刻绷紧了身子,竖了起来。

        基于上一次大蟒蛇的阴影,绣娘全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然后绣娘尖叫一声,回荡在整个山谷里头,她落荒而逃。

        温南背着陆晏清稳稳当当走出来了。

        对于山谷里头的尖叫声,湮灭于四面八方声势浩大的暴雨之中,温南同陆晏清什么都没听到。

        只听得到雨打在蓑衣上的声音。

        温南背着陆晏清回到了莲花村,已经天色很晚了,所幸大家伙都休息了,也没人过来问温南为啥背着陆晏清这么晚回来。

        温南倒也乐得自在。

        温南背着陆晏清踏入家门,张如玉身上冰冷的衣服都没换,他举着雨伞正准备出门。

        迎面看走过来的两个人,张如玉差点喜极而泣。

        张如玉回来之后急急忙忙准备去摇人。

        温南动作很快,张如玉前脚刚到,温南后脚就来了。

        “呜呜呜呜,陆晏清你可真是个大好人啊!”张如玉更咽泣不成声。

        “要不是你,我们俩都得摔在下面。”张如玉说起来就停不下。

        温南身上还背着陆晏清。

        张如玉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温南“……”

        “别哭了,你哭丧呢?”温南忍不了了。

        张如玉的哭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