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16章 不道德

第116章 不道德

        门口的陆晏清顿住了脚步,垂下长睫,旁边的张如玉咽了口口水。

        这夫妻二人……都已经成婚了,为什么桃花这么旺啊?

        为什么行情这么好?

        陆晏清抬起眼睛,犹如古潭一样深邃的眸光落在了一个劲猛咳的莫老大身上。

        莫老大有些心虚,他赶紧低下了脑袋。闭嘴了。

        温老板,我可提醒你了。

        是你自个没听到。

        莫老大心中暗道。

        微风轻徐。

        庄濡看着对面的温南,无言。

        外面的五个人各有所思。

        “跟你走,那庄公子许我什么位置?庄家大夫人?”温南微微侧头,她犹如一泓泉水的眼眸微微眯起,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庄濡却一顿。

        温南嫁过人了,是不是完璧之身也不重要。

        关键的是……温南已经嫁过人了。

        如何能够当得起他正室的位置?

        小木屋外面的走道里,空气都似乎凝结了。

        莫老大同旁边两个小弟一个对视。

        难道温老板真的想换了陆秀才,转头去跟里面的那位庄公子?

        忒不道德了吧?

        那他们还要不要跟着温南?

        但是温南给钱呀。

        三个人思虑。

        陆晏清他指尖拂过腰间系着的湛蓝色空白的香囊。

        他低垂着眉眼,眼角的泪痣微微下扬。

        旁边的张如玉同情的看了一眼陆晏清。

        他咽了咽口水……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陆晏清坚定不移没被绣娘勾搭走。

        温南为钱所动准备跟着庄濡了?

        但是……按照温南的性格,张如玉觉得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

        一片静谧声之中,天空逐渐黑暗下来,满天闪耀的繁星,明天又是个大晴天。

        庄濡他抬起眼睛看着温南,他道“我在外面置办了一处宅院,风景优雅,都是按照你喜欢的置办的……”

        温南的问题是庄濡是不是要娶她做正室。

        庄濡这个回答。

        温南突然抿唇笑出声“庄濡你怕不是有什么大病?”

        “口口声声说,说我受了委屈,带我走,让我跟陆晏清和离。

        说的情真意切。”

        温南已经把面前所有筷子碗都已经摆好了。

        她微微仰头,微风拂面,差不多时辰了,陆晏清要回来了。

        她没时间跟庄濡瞎扯。

        饭也做好了。

        温南杏眼微瞌,她双手环胸,靠在了厨房的墙壁间。

        “可是你居然要让我做你的外室?”温南微微挑眉。

        庄濡他脸上一愣“你先跟我走,等日后,日后我再把你的身份公之于众。阿南?”

        庄濡一口一个阿南。

        温南受不了了,她伸手拿起了厨房里的扫帚。

        头也不回的就打在庄濡的身上,尘土脏了庄濡黑色的锦袍。

        庄濡也没想到温南居然如此粗鲁,旁边庄濡的随从大喝一声“你做什么?”

        温南将手中的扫帚捏得更紧,落下来的扫帚,居然无形之中带上了几分力量,一下又一下敲打在庄濡的身上。

        随从也被打到了。

        随从拉着庄濡在院子里头转圈。

        庄濡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如此粗鲁的女人居然是温南。

        他也没想到温南居然会对自己动手!

        “劝我和我夫君和离?跟你?说的美,想的更美。”温南抿唇,嘴角嘲讽的弧度丝毫不加以掩饰。

        庄濡慌乱之中看到了温南嘲讽的表情。

        他傻了。

        他如今是庄家的当家人,也是圈中的新秀,他过来找温南本就是为了其他的目的……

        若不是温南还有些用处,他怎么可能放低身段过来找温南?

        她已经嫁过一次人了,名声并不好,给他做外室都是便宜温南了!

        庄濡微微咬牙,他闪躲着温南扑面而来的扫帚。

        “阿南,你想想清楚,跟着我我必定不会让你做这些事情。”庄濡声音沉稳,他站定在温南的面前。

        温南冷笑一声,手中的扫帚,毫不犹豫的挥下。

        面前的随从拉着庄濡四处闪躲。

        “阿南,你从前不是这样……现在怎么像个泼妇……”

        庄濡说话的声音都不连贯,他不知道自己绕着院子躲闪的模样,有多狼狈。

        像极了跳梁小丑。

        “泼妇吗?我让你瞧瞧什么叫泼妇。”温南扫帚精准无比地落在庄濡的身上,招招到肉。

        庄濡被打了好几下,他发出了闷哼声。

        “走。”庄濡仿佛旁边的随从。

        庄濡同随从两人逃离似的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庄濡玄色的锦袍上落满了灰尘,打在身上的痕迹清晰可见。

        庄濡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落下了几缕,他跑的大喘气。

        庄濡迎面抬头就看到了面前的陆晏清。

        后面的温南并没有放弃。

        庄濡恶心到自己了。

        她趁着陆晏清没回来,她绝不可能放过庄濡!

        温南也从院子里跑了出来,站在了门口。

        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站在前面,庄濡和随从被夹杂在中间。

        温南举着扫帚站在门口。

        旁边的莫老大三个人瞪大了嘴巴。

        反转来得太突然了……莫老大还没反应过来呢。

        庄濡已经被扫地出门。

        温南她微微抿唇,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眸。

        看清楚是陆晏清,她把手中的扫帚,悄咪咪的放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墙边。

        陆晏清没看见吧……

        她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形象……似乎又要不保了。

        庄濡看了看前有狼,后有虎。

        陆晏清显然是下学才刚刚回来。

        庄濡突然灵光一动起了想要挑拨二人的心思。

        他身上十分狼狈,到处都是灰尘,他一脸深情的看着温南“阿南,我等你回到我身边。”

        庄濡本以为陆晏清刚刚回来,对于自己做翻模凌两可的话,陆晏清同温南肯定要互生嫌隙。

        可是他没想到从刚刚到现在……陆晏清把一切都尽收于耳中。

        一片宁静。

        个个都心怀鬼胎。

        温南也没说话,她心里一万个崩溃,她刚刚拿着扫帚打庄濡的样子一点都不温柔。

        陆晏清肯定看见了!

        “哎呀,不要脸的狗东西!老子…啊呸…”率先打破宁静的氛围的是张如玉。

        张如玉一个箭步冲到了温南的旁边从她的旁边的墙边取来了扫帚。

        “真是不要脸,有夫之妇你也来勾搭!”张如玉挥舞着扫帚。

        庄濡同旁边的随从仿佛脚底抹油一样。

        张如玉追出去老远,鞋子扫帚……全用来当飞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