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15章 人尽皆知

第115章 人尽皆知

        “说吧。”张如玉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他肚子都饿了,着急回去吃饭呢。

        他伸手搭在陆晏清的肩膀上,他打了个哈欠,慵懒万分。

        张如玉身上穿着华贵的衣服。绣娘知道张如玉是个有钱的贵公子。

        可是陆晏清日后前途更加是贵不可言。

        相比之下……绣娘想选择更加有钱的一方。

        “今天我瞧见……王混子去找温娘子了,俩人不知道在里面说了些什么,待了好长时间……孤男寡女。”

        好家伙,话说到这儿,谁还不明白?

        绣娘是想说温南同王混子有一腿。

        若是其他人听了肯定是要心生怀疑。

        可是陆晏清不会。他蹙眉。

        旁边的张如玉嘴角抽了抽。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是什么心思,我看的清清楚楚,我劝你断了这个念想。”张如玉冷笑一声。

        他上下打量着绣娘,如今正是三月初,绣娘身上穿的绿色红色的裙子。

        红色和绿色色彩的撞击,微微有些辣眼睛。

        绣娘还特意梳了个头发……

        头发上腻死人的头油味儿。

        女为悦己者容,又跑到陆晏清面前挤兑温南。

        绣娘之心,人尽皆知。

        她的目的是陆晏清!

        张如玉心里明镜似的。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绣娘,他轻嗤一声。

        “你跟南姐,比起来差远了,陆晏清眼瞎才能看得上你。”张如玉说话不留情。

        绣娘这话,陆晏清不相信,张如玉也是不会相信的。

        温南脾气那么差,也只会当着陆晏清的面前才会有所收敛。

        张如玉敢拍着胸脯说,这世界上能够受得了温南的就只有陆晏清。

        否则……温南无论跟着谁,谁都得遭殃。

        绣娘脸上有些煞白,她没有想到……她对陆晏清是百般讨好

        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一个女孩子,两个大男人看破了她的心思,怎么能直接挑明?

        绣娘听着张如玉把自己同温南对比,又把自己贬入尘埃。

        绣娘手指收紧,不平整的指甲狠狠地掐在有些粗糙的掌心,留下的浅浅月牙色的痕迹。

        绣娘咬牙切齿。

        陆晏清他目光落在绣娘的身上“日后不要胡说八道。”

        “陆大哥……”绣娘憋红了一双眼睛,泪水在眼珠子里打转,绣娘自以为我见犹怜。

        可是……落在别人的视线里头,却有些一言难尽。

        “你同村里人一样唤我陆秀才吧。”陆晏清声音冷漠,视线从绣娘的身上移开。

        拉着张如玉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绣娘咬紧了唇畔,功亏一篑!

        她暗暗咬牙,为什么温南之前都出去找男人了,到了现在……陆晏清为什么还这么相信她?

        她当着陆晏清的面说的模棱两可,可是陆晏清却笃定地相信温南。

        绣娘攥紧了手指。

        上一辈子,她就待在这小小的村庄之中。

        村庄里的人虽然表面上称呼陆晏清为一句秀才,可是背地里比谁都要瞧不起陆晏清。

        可是这一辈子……陆晏清家里逐渐有钱了,温南打了猎物,又不知道哪里来了个贵公子。

        陆晏清家里头宽裕起来。

        村里也没有人瞧不起陆晏清了。

        跟上一辈子,简直天壤之别!

        让绣娘有些怀疑上辈子的事情,但是那些分明清晰地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陆晏清还在这里做秀才的时候,受了不少莲花村村民的羞辱。

        天下分裂,绣娘便在这小小的莲花村之中穷苦度日。

        陆晏清带领军队,做了开国皇帝。

        ……绣娘从未见过明黄色的圣旨。

        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莲花村被血洗,每一寸土地都被鲜血染红

        就连河道里面,淌着的都是鲜红的血液。

        每一帧都深深地印在绣娘的脑海里。

        她知道那个时候的陆晏清已经手握重权,万人之上!

        可是……为什么跟上一辈子不一样的呢?

        似乎唯一的变化就是温南。

        是温南改变了,所以也改变了现在的陆晏清。

        上一辈子,温南从始至终的厌恶陆晏清。

        最后死的人里面有没有温南,绣娘不晓得。

        但是上辈子的温南绝没有……对陆晏清如此体贴入微。

        难道她抬起了眼睛,她握紧了双手

        温南突然的改变,让绣娘心里隐隐约约有了猜测。

        难道温南也带着前生的记忆?

        ……

        张如玉看着陆晏清仔细打量,两人走在田埂上。

        他抬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陆晏清“真是奇了怪了,你一个穷秀才,关键还瘸腿……温南看上你就算了。”

        “就连绣娘都惦记你。”

        “你这个瘸腿的,怎么比我这个贵公子,行情还要好?”张如玉垂头顿足,他怨恨的目光停留在陆晏清的脸上。

        他叹了一口气,仿佛自己开解自己似的。

        “唉,你长得好。是爹娘生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陆晏清“……”

        陆晏清拿着拐杖,天色渐黑,黑夜之中……零星的出现几颗亮眼的星星。

        迎着夜晚的风。

        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走到门口

        听到了里头一道男子的声音。

        “阿南,你听话好不好?别跟我置气了。”

        莫老大三个人在门口,直接坐在门口了。

        他们池塘里面的事情早就已经忙完了,可是走到门口,发现里面有一个男的……跟温老板说什么……委屈了,辛苦了。

        他们就不敢进去了。

        看见陆晏清过来。

        莫老大故意咳嗽几声想要提醒里面的温南。

        可是温南在锅里盛着最后一碗汤,她没听到。

        外面的鸟儿叽叽喳喳,院子里被绑着手脚的兔子,还在奋力挣扎。

        微风吹过,树叶长出的新芽,摩擦作响。

        庄濡等了半天没等到温南的回复。

        他又耐心说“之前我没来娶你,是我的问题,我认错。”

        “只是你现在的日子,过成了这样,柴米油盐,阿南,你从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你给陆晏清留下一纸休书,跟我走好不好?”

        “我必然会好好敬你,爱你。”

        庄濡的声音十分富有磁性,仿佛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温南把最后一碗汤端了出来

        她抬起眼睛,看着庄濡,然后伸了个懒腰。

        “跟你走?”温南微微扬眉,她唇边带着讽刺的弧度。

        “对。”庄濡立刻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