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14章 故作为难

第114章 故作为难

        王混子高兴的得忘形了,走的时候。都忘记帮温南把门关上。

        温南在厨房里忙着菜,今天晚上人有点多,她多搞几个菜。

        正好现在晚上都不用去接陆晏清了,她有的是时间。

        突然后面传来脚步声,温南估摸着天色差不多了。

        应该是陆晏清张如玉回来了。

        她头都没回道“回来啦,饭等会儿就好了。”

        温南拿着手中的锅铲,炒着锅里的菜。

        王混子提来的兔子,被绑着还时不时扑棱着脚。

        温南打招呼的话说出来,迟迟没传来应答声。

        温南也没在意。

        陆晏清平常话也算不得很多。但是一般不回应的时候很少。

        “阿南,你就过这样的日子?”后面传来一个男人浑厚的声音,有点熟悉,但是温南回忆不起来。

        温南蹙眉,回头就看到了一身玄衣的庄濡。

        庄濡来来回回打量着面前的建筑,他看见正在炉灶边做饭的温南,他眼里微不可见闪过一抹嫌弃。

        但是异样的情绪转瞬即逝。他打量着面前的木屋子,虽然在莲花村里面已经算得上好的了。

        可是庄濡是商业新秀,庄家如今富得流油。

        江南本就是富庶之地。

        庄濡家里的装饰更加壕无人性。

        相比之下,温南精致的小木屋就有些相形见绌。

        庄濡站在院子里青石铺的地板上,他没有靠近厨房。

        厨房油烟浓厚,即便开着窗,温南炒着菜,里面油烟呛鼻。

        庄濡他眉头微不可见的蹙起。

        “阿南,这些日子你受委屈了。”庄濡他情真意切的看着温南,仿佛对温南现在的处境,他万般心痛。

        庄濡声音儒雅。

        可是温南听着就觉得假的很。

        “受什么委屈?我挺好的。”温南头都没有抬一下,她伸手将锅里的菜盛出来一大盘。

        “阿南,难道你还在怪我吗?”庄濡走到了厨房门口,他闻见厨房里头呛鼻的油烟,就停在门口,不往前走了。

        锅里的油烧热了,温南又准备了旁边的葱椒蒜,一股脑全掉在了锅里,带着香味刺鼻的气味瞬间从锅里蔓延。

        温南掩住口鼻。她做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这一屋子人全都能吃辣,温南烧的大多也是比较辣的菜。

        这样的情况温南早已熟悉。

        门口的庄濡倒是没反应过来,不沾阳春水的大公子,站在门口,吸了一口气,仿佛呛在了喉咙里,他猛然咳嗽,眼角都咳出了眼泪。

        庄濡立刻远离,他在院子里连咳几声。

        满脸咳得通红,脖子上青筋都咳的格外明显。

        温南将旁边早已经切好洗干净的鸡块,扔在了锅里翻炒。

        庄濡在外面咳得要死,温南眼睛都没抬一下。

        庄濡说话很是奇怪,她是不是委屈关庄濡什么事?

        原身本来就不喜欢庄濡,两人虽有婚约,可是却没写在书面上,年幼时父母的口头承诺。

        算不得什么证据。

        而且…庄濡他商业奇才,带领着庄家的丝绸生意蒸蒸日上,春风得意。

        原身被赶出温家,甚至同陆晏清成亲。

        这位口头上的未婚夫都从未出现。

        现在倒是出来凑热闹了。

        温南可不相信,庄濡是现在才幡然悔悟。

        “阿南,你受委屈了。”

        “我早应该过来接你,阿切!”庄濡他站在院子里,喉咙里难受得很,不敢再靠近厨房。

        他说一句话,打一个喷嚏。

        模样滑稽极了。

        旁边的随从递了一张手帕给庄濡,庄濡接了过来,他优雅的掩住口鼻,又咳嗽几声。

        他清了清嗓子。

        “之前你我年纪尚小,虽然家中长辈口头已有婚约,但是那个时候,我才刚刚接管家里的生意,忙的抽不开身……”

        “我想着,等我有了足够的能力,再回来接你。”

        “你我的婚事,是你母亲在世时同我母亲定下的。如今我瞧着你嫁给了陆秀才。可是日子却过成这样。”

        “阿南,你听一句我的劝,写一封休书给陆晏清吧。”

        庄濡那话说的叫一个情真意切,他站在院子里,身形不卑不亢,眼睛里头没有半分的情绪。

        一片静谧声中。

        只能听得到温南锅铲在锅里翻菜的声音。

        温南的脑海里出现机器音。

        【他说了那么多,总的意思就是,他想绿了目标人物。

        这种对目标人物是极大的侮辱,会对目标人物的心理造成极大的伤害。本系统绝对不会同意的!】

        859警告的声音从温南的脑海中响起。

        只要涉及到目标人物的生命安全和目标人物黑化,那就是859的底线。

        它的任务就是,给这个世界培养出一个明君。

        这是它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就可退休。

        如果不能完成,它恐怕还得多穿几个世界!

        859不允许任何人打断自己的退休计划。

        它强烈的想拿退休金!

        一片静谧声之中,温南微微扬眉,她把最后一碟子菜,盛到了盘子里。她没说话。

        “阿南,陆秀才虽然腹有诗书,但是我的阿南从小就是富家千金,千娇万宠长大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庄濡目光停留在温南切菜的手上。

        他蹙眉。

        “如今什么脏活累活都能干了,我来晚了,你跟我走好不好?”庄濡声音沙哑,他仿佛满目深情的看着温南。

        仿佛哀求一样,等待着温南最终的判决。

        ……

        而在另一边,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也早就从学堂下学,走在莲花村的路边,穿梭于田梗之间。

        万物伊始,满目春色,柔风拂面。

        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肩并着肩,走在路上。

        突然面前闯出了一道身影。一个女的穿的花红柳绿突然挡在了陆晏清同张如玉的面前。

        陆晏清打眼一看,不是其他人,是已经许久都没出现的绣娘。

        绣娘她看着陆晏清故作羞涩的低下了脑袋“陆大哥。”

        绣娘故意压低了声音,声音格外娇柔,旁边的张如玉咽了一口口水,浑身起了一堆鸡皮疙瘩。

        绣娘身体强壮,长时间干惯了农活,穿的红红绿绿的……着实有些让人承受不了这审美。

        “这妹子,你有什么话直说。”张如玉见陆晏清不说话,他就开口了。

        “陆大哥……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但是我既然瞧见了,还是要告诉陆大哥留个心眼。”

        绣娘纠结万分,她故作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