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11章 生气吗?

第111章 生气吗?

        清风楼,客人纷纷都看向了门口的庄飞。

        苏暮细长的柳叶眉蹙起。他用孔雀扇子掩着口鼻,打了个哈欠。

        “闹事的,赶出去吧。”苏暮一向古怪的很,别人都说苏暮喜欢钱。

        可是原身当初一掷千金,就连跟苏暮说句话的机会也不曾有过。

        苏暮是喜欢钱,但是除非是他不能拒绝的数额。

        庄飞区区十两黄金,他也就是瞧着温南奇怪的很,故意过去逗一逗罢了。

        那脸上涂着浓厚胭脂的老鸨怪笑一声,她甩了甩手中的帕子,招呼了院中的护卫,把正在闹事的庄飞凌空架了起来。

        一屁股扔在了门外。

        庄飞也没想到……自己花钱出气,居然受了这样的委屈。

        庄飞哼哼几声,放了几句狠话,回去找大哥去了。

        温南同陆晏清两人走到了风雅学堂门前,张如玉早就在那等着了。

        一行三个人,回去莲花村。

        看了一路的星星。

        张如玉头一回走夜路,还是山里的夜路,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他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奔跑在最前头。

        果不其然,男人至死是少年。

        身旁的温南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陆晏清。

        “夫君,你在想什么呢?”温南微微侧头,她声音无比的柔和。

        一如往前。

        “没有。”陆晏清回答。

        她小声嘟囔“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

        温南不动声色地伸手拽住了陆晏清的手。

        温南伸手抱着陆晏清的胳膊,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把今天租下铺子,她遇见了黎初意的事情同陆晏清全说了一遍。

        陆晏清也一直认真的听。

        旁边的张如玉也时不时插上几句话。

        一路上融洽的很。

        回到了莲花村,张如玉去了书房,陆晏清同温南两人去了厨房。

        本来温南说自己可以。

        可是陆晏清说她最近为了忙池塘的事情很辛苦。

        陆晏清也晓得,温南所有的所作所为,不都是为了他们夫妻俩人吗?

        她这段时间辛苦,那他就应该多多体谅。

        最后就演变成了,温南烧炉子,陆晏清做饭做菜。

        吃完饭后。

        陆晏清去了书房,温南洗漱完毕,她躺在床榻上。

        辗转难眠。

        陆晏清推门进来的时候,房间里一如既往的亮着蜡烛,烛火微微跳跃,陆晏清洗漱过后,吹灭了烛火。

        一如既往,小心翼翼地躺在温南的旁边。

        陆晏清躺上床榻的那一刻,温南睁开了眼睛。

        她毫无睡意,一双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透着几分水光。

        她捂唇打了个哈欠。

        陆晏清今天吃饭到回来……情绪很不对。

        她有些察觉。

        也大概能够猜得到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暗道都是原身惹的祸!

        温南坐了起来,满头的头发乱糟糟的,微微有些凌乱,但是却又丝毫不影响温南的容貌。

        还添了几分凌乱的美,领口下面隐隐可见精致的锁骨。

        格外惹眼。

        陆晏清躺在床榻上,温南半坐在床榻上。

        她微微趴在陆晏清的旁边,她侧头看着陆晏清。

        陆晏清被温南看的有些不大自在。

        “夫君,是那苏暮故意过来勾引我,我坐怀不乱。你不仅不表扬我?还不跟我说话?”

        温南直言不讳,她眼中就是这样。她又没去招惹苏暮。

        更何况从前原身去招惹苏暮,苏暮也是从来不搭理的。

        鬼知道,今天发了什么疯,突然开始倒贴。温南也是意想不到。

        又想了想同苏暮一起在上面喝酒的张如玉。

        苏暮从前就是百般看不上原主,现在突然转了性子,肯定是张如玉给了好处。

        温南用膝盖都能想得到。

        现在让陆晏清不高兴了。

        试问,谁老婆大街上被人搭讪,还是前任……关键还是爱而不得。

        谁能开心?

        如果是温南恐怕要当场炸毛。

        859【我都能感觉到,现在目标人物心中的郁闷,宿主你要好好开解开解。】

        859自从发了一个大任务,让温南前期给陆晏清奠定物质基础。

        陆晏清这两天也没水逆。

        859就闲下来了。一心关注陆晏清的情绪变化。

        真的是无微不至。

        这服务敢情好。

        陆晏清微微睁眼,他看了一眼温南“你真同以前不一样了。”

        陆晏清声音平和,仿佛山上清泉。莫名的让人心中稳定。

        陆晏清这一句话是肯定句。

        他惊叹于温南的改变,但是看见苏暮的确,心中有些气结。

        可是温南并没有搭理苏暮。

        他……没大生气!

        陆晏清手指微微收紧,他闭上了眼睛。

        “天色不早了,睡觉。”陆晏清伸手拿着薄薄的被子盖在了温南的脑袋上。

        企图将此事翻过篇。

        可是温南挣扎出来,她拨了拨额前的碎发,缓缓躺在了陆晏清的旁边。

        “真没生气?”温南又问。

        “真。”

        “哦,那就好。”温南应了一声,她翻了个身,躺在里侧。

        陆晏清微微抿唇,目光幽幽的看了一眼温南。

        他不显露分毫。

        其实……有点生气。

        陆晏清拿起了被子盖在身上,看着床上的围帘,

        突然温南整个人压在了三八线上,她突然俯首在陆晏清的耳边。

        清新的芙蓉香,包围在周身。

        陆晏清整个人都愣住了,他耳朵上开始泛红。

        “生气就生气,有什么不可说的。”温南在陆晏清耳朵旁边小声嘟囔。

        温南掀开了陆晏清的被子,三月初的冷风灌入。

        温南伸手环住了陆晏清。

        他身体紧绷。

        “你……”陆晏清还未出声。

        “我冷的很,夫君身上暖和。”温南一本正经。

        “可是如今已经三月初了。”已经入春了,没那么冷。

        “我还是冷。”温南一本正经一口咬定。

        到了后半夜,陆晏清看着怀中的人,也没能睡着。

        温南倒是睡得平缓。

        陆晏清伸手将温南脸颊上的青丝拢到耳后。

        温南嘟囔着在陆晏清的怀里蹭了蹭。

        他垂下眼睑,目光幽暗。

        又过了许久,陆晏清伸手搂住了温南的纤腰,将温南整个人都抱进怀里。

        陆晏清下巴抵在温南鸦青的发丝上。

        看着温南这幅模样。陆晏清也晓得温南现在对苏暮大概是无意。

        心里头最后一点点郁结……也消失殆尽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郁结。

        年仅十八岁的少年郎,思索一夜,仍未找到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