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大相径庭

第110章 大相径庭

        陆晏清转回头就看见了温南同苏暮目光的交接。

        他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拐杖。

        苏暮的漂亮是漂亮。

        可是她觉得……她家夫君全世界最好看。

        温南挪开了视线,对苏暮的倾城一笑,没有过多的表情。

        她觉得……有点子油。

        苏暮微微有些愣住,从前这温南对自己不是百般讨好吗?

        甚至一掷千金,只是想要见他。

        可是他刚刚都对她笑了。她居然半点反应也无。

        难道……是装的?

        苏暮微微挑眉。他观赏着温南面无表情的脸。

        温南一定心中暗爽,但是想要欲擒故纵,吸引他的注意力。

        苏暮心中暗暗认定。

        可是温南伸手拽着陆晏清的衣服,她转头就走。

        无比决绝。

        苏暮微微一愣,忽而轻笑,他伸出玉雕似的手微微捏了捏耳边垂落的璎珞。

        苏暮下楼去了。

        庄飞道“苏公子,你如果当众将温南勾引过来,让陆晏清丢脸,十两黄金。”

        庄飞拿起了面前的杯子,将杯子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苏暮微微偏头低头浅笑“一言为定。”

        谁会愿意跟钱过不去呢?

        苏暮他最喜欢的就是钱了。

        苏暮手中拿着扇子,小巧湛蓝色的竹扇子,编织着蓝色的孔雀,栩栩如生。

        虽说是扇子,可是却像极了一件精致的装饰物。

        苏暮身上的衣服单薄,胸口微敞,露出了好看的锁骨。

        温南拉着陆晏清的衣服袖子就要离开。

        人群之中,陆晏清微微垂眸,少年眼底干净的像一潭没有杂质的潭水。

        仿佛一眼就望得到底。

        但是此刻潭面却划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温南的手揪着陆晏清的衣服袖子。穿梭于人群之中。

        很快消失在了庄飞视线里。

        行到人少的地方,温南这才松开了手。

        【刚刚你看到的那个冲你笑的那个男的,就是原身的白月光,一掷千金,爱而不得。】859此时开始讲解。

        温南也有些猜到了。

        走到幽暗的小路上,去风雅学堂的路上,陆晏清时不时瞄一眼温南。

        见温南一言不发。

        与之前大相径庭。

        温南从前为了苏暮是什么模样,陆晏清再清楚不过了。

        苏暮不管温南怎么样,即便给钱。

        温南还没被赶出来的时候,就对苏暮那叫一个痴迷。

        温南纵使一掷千金,苏暮也没有半分动容。

        后来,温家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逼迫温南同陆晏清成婚。

        陆晏清也只是个赘婿,在温府毫无地位可言。

        那时温南就怨恨上了陆晏清,觉得是陆晏清阻挡了她和苏暮轰轰烈烈的爱情。

        时常仇视陆晏清。

        他如今想起来到有些……恍若隔世。

        温南突如而来的改变,让他都快忘记了。

        快忘记了。

        原来温南之前那么怨恨过自己。

        现在温南又见到了之前自己心心念念的苏暮。

        陆晏清指尖不经意划过腰间的藏蓝色香囊,里面是温南亲手放置的水沉香。

        那股淡淡的芙蓉香,似乎……也一直没能消散。

        温南没开口,陆晏清一路上也保持缄默。

        行到无人之处。

        突然苏暮晃了晃手中的孔雀扇子,他从一处无人的巷子走出,借着淡淡的月光。

        他蹙眉道“阿南。”

        只有两个字,仿佛在嘴里打了好几个漩,这才慢慢从薄唇吐露出来。

        仿佛又带着辗转。

        声音透着些许的沙哑,让人心尖一颤。

        温南也是微微一颤。

        859:【某人头上绿油油了。】

        温南松开了紧紧拽着陆晏清袖子的手。

        陆晏清偷偷瞄了一眼温南的神色。

        现在的温南同以前不一样了。

        种种迹象都告诉陆晏清。

        温南同以前大相径庭。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去偷看温南的神色。

        他微微垂眸,温南会不会……

        “怎么了?结巴?”温南伸手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温南忽而转头“夫君,此人太油,你可别学坏了。”

        苏暮“……”

        苏暮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温南从前不是对自己迷恋得很嘛?

        现在……怎么回事?

        最要命的是,陆晏清思虑片刻,他看着温南点了点头,还应了一声。

        “嗯。”

        苏暮脸色有些僵住了,他仔细打探了陆晏清的神情样貌。

        陆晏清自然生的不错,少年郎剑眉星目,一双眼睛仿佛纯洁的清水,一眼便望的到底。

        干净……又书生意气。

        这样的气质,也算是世间少有。

        不苟言笑,眼角的泪痣更加是给这张脸锦上添花。

        越发显得少年英气。

        苏暮眼睛看见陆晏清手上拿着的拐杖,他就一眼了然。

        长得好看又如何……可惜是个瘸子,也难怪长得这么好看,温南都看不上。

        苏暮上下打量着陆晏清。

        温南不动声色的挡在了陆晏清的面前。

        “这位公子,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烦请让开。”温南礼貌微笑。

        言外之意就是,好狗不挡道。

        苏暮微微咳嗽一声,他冲着温南抛了个媚眼。

        “阿南,日后找个机会,咱们叙叙旧。”苏暮唇边含笑。

        仿佛始终不温不恼。

        温南抬起水灵的眼睛,她微微眨眼“我夫君说不同意。我没有旧跟你叙。”

        苏暮“……”

        陆晏清就站在旁边,什么都没说。温南这就晓得了?

        也算是拒绝。

        苏暮也没多自讨没趣,他站在了墙角边,让温南同陆晏清两人走过。

        两人离开之后。

        身边的随从过来寻找苏暮。

        苏暮轻轻转动扇子,孔雀扇子在如玉的手指间旋转几番。

        “啧啧啧,世人皆言,女子薄情,今日可算见着了。”苏暮靠在墙边,他轻啧几声,便离开了。

        回到了清风楼。

        苏暮对外的身份是清风楼的小倌,可是其实这清风楼的老板就是苏暮。

        门口的老鸨跑了上来“苏公子,那庄家二公子过来询问,您得手没有。”

        庄飞气冲冲的站在门口“苏暮你不是说当众让陆晏清丢脸吗?”

        “你人去哪里了?说了是当众丢脸,你还想不想要钱了?”庄飞本来等着一出好戏,半壶酒都下了肚子。

        本准备看一看陆晏清的笑话。

        酒都见底了。

        庄飞屁股都坐麻了,什么都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