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08章 赖上了

第108章 赖上了

        温暖气笑了。

        这个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怎么还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本来就是温大小姐先租下的店铺,可是你却横插一脚。你抢姐姐的店铺……还如此羞辱姐姐。都说长姐如母。”

        黎初意随意挥了挥袖子,她转身看着对面看热闹的百姓。

        就开始哄动人了。

        “大家看看呀,我一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难道整个江南,你温家最大吗?”

        “对,我从头看到尾,是温大小姐先跟老板定下来的,二小姐不讲理!”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应了一声。

        也是一个丫鬟扮相的,是黎初意的丫鬟。但是却没人在意。

        一问一答。

        很快百姓们窃窃私语。

        “这……温大小姐虽说被赶了出去,可是人家出来租铺子,也没有花温家的钱。”

        “这是不给人家留活路。”

        “太狠毒了。”

        周围的声音渐大。

        黎初意甩了一个回去必有重赏的眼神给人群之中的丫鬟。

        那丫鬟立即消失在人群之中。

        听着周围对自己越来越不利的声音,温暖心里有点打鼓。

        她咽了口口水。

        “你算什么东西?你晓得什么?”温暖出口厉声质问。她依旧高傲。

        黎初意慢悠悠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令牌,放在了桌子上。

        “我是江南县令府的人。江南的县令是我的外祖父,我出来……没想到碰见了这档子事。我决不会放任不管。”黎初意声音明媚,仿佛如同寒冷的冬天之中那一抹骄阳。

        周围的人一阵哗然。

        江南最大的父母官,不就是江南县令吗?

        “我见温大小姐可怜的很,心生不忍。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还能发生像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黎初意说的那叫一个义愤填膺。

        温暖脸立刻就白了。

        温家是商贾之家,虽说大富大贵,可是终究只是为民。

        可是县令府却是官。

        自古民不与官斗。

        她如果同黎初意有争吵的事情,传进二夫人的耳朵里,她难免要被处罚。

        温暖脸立刻就白了。白的毫无血色。

        黎初意令牌扔在了桌子上,她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扬“凌老板,由我给你做主,你不必忌惮温家小小庶女。”

        “说吧,你租给谁。”

        黎初意微微扬眉。

        凌老板立刻从温暖的手里头把那十两银子抢了过来。

        真的用枪……

        “我租给大小姐。”凌老板说话那叫一个直接了断。

        温南微微扬眉。

        凌老板立刻协议写下了,温南一份,凌老板手里一份。

        温暖脸都绿了,当众打脸。

        还被黎初意诋毁成那样!她恨不得立刻刨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在周围百姓的议论声之中,温暖狼狈的跑了。脸都丢完了。

        旁边几个跟温暖一起来的小姐们随便找了个借口也离开了

        热闹散去,周围的人都走了。

        温南押金也付了,店铺也拿到手了,她抬头感激的看了一眼黎初意。

        “多谢你。”温南面带浅笑,她态度非常的温和。

        毕竟人家帮了自己……

        “就这?”黎初意微微愣住,她蹙眉,都起了粉色的唇畔。

        一副不满意的模样。

        温南“……”

        她想要什么?

        温南微微抿唇摸了摸口袋,付了房租之后,她还剩五两银子。

        她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三两银子,有点不舍,她伸手塞进了黎初意的手掌心里。

        “我没有什么东西给你,这就当做是我的谢礼吧。”温南一脸认真。

        可是突然黎初意噗嗤一声笑了。

        “我要你的钱做什么,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黎初意笑上带着笑意。她眼睛弯成了月牙,朝着温南抛了好几个媚眼。

        她不由分说的将手中的银子塞到了温南的手掌心里。

        “唔。”温南微微眨眼,她仔细思考,一脸懵懵的摇头。

        她想不起来了。但是黎初意对她没有任何的敌意。

        黎初意叹了一口气。她提醒“三头山上,你还记得吗?那天下着大雪……”

        温南目光逐渐幽深。

        “哦,想起来了。”温南把那三两银子分毫不损的放进了口袋里。又伸手拍了拍口袋。

        钱回来了。

        黎初意上前挽着温南的手臂,她脆生生的唤了一句“恩人。”

        温南有些不大自在。

        “抵平了。今天你帮了我。”温南一脸认真。

        黎初意微微扬眉,她早就知道温南是一个大好人。

        她之前在山头山,被温南救下来,她手上硬生生拖着一匹死狼,拉着她来到了市集。

        她留了一个香囊给温南当做证物,日后好报答。

        可是温南居然都不要。

        她就晓得温南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好人。

        “这……怎么能行,救命之恩,如何能够抵消?如果你是个男子的话,我可是要以身相许的。救命之恩大过天。”黎初意她不同意。

        旁边的丫鬟脸上就快冒出几条黑线了。

        所以……这位祖宗报个恩,还赖上人家了?

        “你准备在这里摆摊?”黎初意转移了话题。

        温南点了点头,将周围打探了一番。

        也不是什么高档餐店,路边小龙虾摊。

        很快,黎初意身边的丫鬟找过来,让黎初意早点回去。

        黎初意这才离开。

        她晓得温南在这里做生意,她日后再来就是。

        黎初意穿梭于人群之中,女子不同于常人,她一颦一笑都犹如冬日的烈阳,温暖又炽热。

        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小姐,你也真是,把身份暴露出去,你就不怕有心之人赖上你吗?”旁边的飞颖不满意的撇撇嘴。

        这里虽说是在江南,可是江南县内是这里最大的官。

        更何况小姐只是回一趟外祖家。

        她日后还要回京城,倘若那些人懒着小姐甩都甩不掉……那可就麻烦了。

        “傻丫头,是你小姐我赖着她。”黎初意伸手将耳边的一缕青丝拢到耳后。

        飞颖“……”

        “看出来了。”飞颖又悻悻道。

        “这样的女子,我家哥哥尚未婚配,若是拐回家,当个嫂嫂,也是不错的。”黎初意微微扬眉,嘴角划出欢悦的弧度。

        ……

        温南将周围打探了一番,她要在这里安炉子起灶。

        她还得置办桌子,椅子。

        所以得提前租下来。好好搞搞,还得搭个棚。

        温南到处走走看看,天色黑了。

        她转身去了风雅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