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07章 有失德行

第107章 有失德行

        凌老板看了看温南,明显他有些迟疑了。

        凌老板家里就是一个开说书维持生计的,家里无权无势。自然是不想为了谁去得罪谁。

        “凌老板,按照我们说的,我先付押金给你。”温南生怕凌老板反悔似的。

        这个地方是城里的繁华区,温南看过了,只有这一家门口出租。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十两银子,押一付一。放在了凌老板的面前。

        “这里我租下来。”温暖抿唇浅笑,她自认为优雅的挥手。让后面的贴身丫鬟从口袋里拿出了二十两银子。

        温暖给出了双倍的价格。

        后面贴身伺候的丫鬟,表情傲慢得很,就差用鼻孔看着温南了。

        “我家小姐说这个铺子,她租下了。”春和跟自家小姐的表情如出一辙,她眼神傲慢的看着温南。

        “凌老板,我家小姐可是温家的小姐,你敢不租?”春和言语傲慢,她一脸高傲的看着凌老板。

        温家现在是江南第一商贾之家,手中资源众多,一般的商家不敢轻易得罪温家。

        凌老板本就犹豫,他只是为了讨口饭吃,做好家里的生意,并不想卷入这场……麻烦。

        凌老板拿着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他看着温南面露歉意。

        “不好意思,我这…她是温家人。”凌老板万分抱歉。可是如今在这江南中,哪一处经商都要仰仗于温家鼻息。

        他除非不想干了。

        否则即便是温家一个小小的庶女,他也是不敢得罪的。

        他也只是个普通人。

        温暖扬起头颅“姐姐如今离开了温家,居然到处抛头露面。经营商铺……啧啧啧,原来温家不可一世的大小姐,如今真的成了一个有上顿没下顿的村姑。”

        温暖用帕子掩着唇,一双水灵的眼睛打量的温南,嘴角露出嘲讽的笑。

        旁边温暖的一众姐妹哄笑一堂。

        “瞧瞧这穷酸的打扮。姐姐,听说嫁了个秀才,哦,不是一个入赘的秀才。

        虽说是个秀才。

        可是却是个瘸腿的……想来他也……赚不了钱,养不了姐姐。”

        温南蹙眉。

        温暖看见温南紧锁的眉头,她心里的欢喜溢于言表。

        她最讨厌的便是温南,一个嫡出的身份压着自己。

        可是如今好了,温南算不得温家女。

        只是一个可怜的村姑,温暖仰起头,拿着上好的绸缎帕子掩唇。

        “真是可怜姐姐,温家的大小姐,如今果不饱腹……”

        凌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也没想到就是把门口的摊位租出去,居然遇上了这些鬼事。

        凌老板只恨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行了,姐姐这铺面我租下了,姐姐请回吧……”温暖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了温南,她心情好得很。

        一群人站在路中间,来来回回不少路过的人都不由得向这边多看几眼。

        还有一些直接站在马路边看热闹。

        温南目光冷冽落在温暖的身上“你手不疼了吗?”

        所以她想换个地方疼?

        温暖背后冒了些许的冷汗,温南要是不说,她险些都要忘记了。

        温南上一次带走温州城,把她的手腕给拧断了。

        还好去医馆去的及时。

        温暖咬牙她道“温南你威胁谁呢?”

        温暖周围的朋友看着温暖突如其来的变脸,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是姐妹互撕,这可是好戏,他们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温暖骄傲得很,自然不会将前段日子温南把自己的手拧断了的事情宣扬出去。

        “今天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还以为你还是从前温家的大小姐?”温暖有些恼羞成怒。

        她叫着旁边的丫鬟们去教训温南。

        可是温南就站在那,没有一个丫鬟敢上前去。

        不为其他……温南对温暖动手已经不止一次了。

        温暖那一回不是大伤元气?

        温南这么厉害,她们这些丫鬟上岂不是都是送死?

        春和也有些发怵。

        嘲讽是嘲讽,可是若是真要动起手来……恐怕她们几个弱女子是干不赢温南的。

        “给我上呀你们!”温暖急的跌脚。头发上的步摇随着温暖大幅度的动作,来回摇晃。

        温南嘴角浮现出冷笑,她没有时间跟温暖接着耗了。

        紧了,拳头紧了。

        温南还没做出什么。

        “啪啪啪。”一个女子身上穿着银白色的锦袍,她满头的青丝梳了一半髻,发丝间插着一根玉钗。

        “好一出好戏呀。”那女子拍手从人群之中走来。声音明媚,仿佛冬日里炽热的阳光。

        周围的百姓不少都停住了步伐,询问起了缘由。

        不少人看起了热闹。

        “这就是温家的庶女啊?好大的脸面呀。”那女子拍了拍手,一双丹凤眼睨视温暖。

        温暖莫名打了个寒颤。

        这个女子看着温暖莫名带着几分敌意。

        “诸位评评理,本来就是这位温南大小姐先租的铺面,这位老板也是答应了的……”

        那女子看着温南挑了挑眉毛,一副熟人相遇的模样。

        温南蹙眉,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个女的谁?

        “人们都说,骨肉至亲,血脉相连,可是这个二小姐……怎么就与其他人如此不一样呢?”

        “抢姐姐的铺面。羞辱姐姐,我也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能够出现这档子事。”

        “简直……有失德行。”那华衣女子字里行间尽是维护温南。

        温南摸不着头脑,温暖同样也是摸不着头脑。

        这个女的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温暖从未见过这号人物,搞不好只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儿。

        初生牛犊不怕虎!

        她即便是庶女又怎么样?她是温家的庶女,也比其他小门小户的嫡女高上几个档次!

        温暖最厌恶的就是别人提及自己庶女的身份。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温家人!”温暖一脸傲娇的看着面前的华衣女子。

        黎初意噗嗤一声笑了。

        “温家又如何?即便是温家的当家人在这里,我也是要说的。”

        “你这个仗势欺人的狗……”黎初意脱口而出。

        后面的丫鬟扯了扯黎初意的广袖。

        黎初意硬生生已经憋到嘴边的狗东西。

        改成了。

        “……嗯,你算什么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