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05章 第105 破坏

第105章 第105 破坏

        到了半夜,借着月色,陆晏清目光落在了温南的手上。

        温南的手指若纤葱,在黑夜里面居然白的晃眼。

        陆晏清伸手将温南的手小心翼翼的包裹在掌心。

        她说手疼。

        月光下,陆晏清身体不敢动弹,慢慢的给温南揉着手掌心。

        小心翼翼。

        温南感觉到异样,手掌手指头意外的舒服。

        温南在陆晏清的胸膛上拱了拱,发出了一声哼哼声。

        温南两只手都被陆晏清抓进了手掌心里。

        从刚开始的按摩,似乎有些变了……

        温南睡着了,一双手任由陆晏清摆布。

        他手上带着薄薄的茧子,因为经常写字又经常干活。

        温南虽然事事都亲为,可是陆晏清从不让温南做什么脏活累活。

        劈柴捡柴,都是陆晏清提前都给温南准备好的。

        女子的手仿佛上好的玉石,微凉十分细腻,还很好看……

        陆晏清一边按着,一边打量着温南的手。

        陆晏清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勾住了温南的小拇指。

        她小拇指卷曲着,他把温南的小拇指拉直,可是温南的小拇指又会卷曲回来。

        陆晏清乐此不疲,把玩着温南的手……

        就跟盘核桃似的。

        温南醒了。

        她睡眼惺忪,看着面前的陆晏清,目光聚集在自己的手上……

        温南蹙眉。

        奇了怪了,他看自己的手,看的那么认真,还不如看自己的脸!

        她长的不够好看吗?

        他居然去看手!

        陆晏清慢慢的把玩着温南的手,因为温南睡着了没醒,陆晏清胆子格外大。

        温南手微微滑动,她指尖从陆晏清的指缝溜过,同陆晏清十指相扣。

        陆晏清瞳孔收缩,他低头就撞进了一双汪洋的眼睛。

        “夫君……干嘛呢?”温南刚刚睡醒,她声音带着几分鼻音。

        仿佛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一样,糯叽叽的。

        温南头发有些乱,她许是刚刚睡醒,在月光的照耀之下,他仿佛能够看到温南眼睛里头带着几分水光。

        像极了……糯叽叽的小奶猫。

        “嗯?”温南拖长了尾音。

        陆晏清收回了自己的手,仿佛温南是什么烫手山芋一样。

        他有些窘迫。

        居然抓了个正着。

        “我……你不是说手疼吗?我替你揉揉……”陆晏清咳嗽一声,声音依旧犹如山间清泉。

        可是却不是小溪,有些像瀑布,急促的很。

        “夫君这是觉得不好意思?”温南应了一声,她坐了起来,打量着面前的陆晏清。

        他耳朵红的滴血。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温南似乎都能够看到陆晏清脸上不自然的红色。

        陆晏清咳嗽一声撇过头去。

        温南伸手抓住了陆晏清的手。

        “只要夫君喜欢,别说手了……你如果想要其他,我也能给你。”温南眉梢轻扬。

        意料之中。

        陆晏清仿佛碰到了什么烫手山芋,他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我出去如厕。”陆晏清起身披了外套,他似乎都能感觉到耳朵上的温度。

        打开了门,去了院子里。

        他深深吸了一口外面的冷风,脸上温度才逐渐消散。

        温南看着陆晏清逐渐远去的身影,她吧唧吧唧嘴轻笑。

        陆晏清……太好玩了吧。

        温南穿好了衣服出去找了陆晏清,陆晏清果然站在院子里。

        “走,陪我去看看我的池塘。”女子不由分说挽住了陆晏清的胳膊,拉着陆晏清去了屋子后面。

        温南池塘就在那里。

        陆晏清没完工之前看过一眼,今天才竣工。

        温南说自己累,陆晏清做饭,又看书学习,竣工后的池塘,陆晏清没看过。

        耳朵上的温度逐渐冷静下来,他跟着温南一起去了。

        可是……隔了老远,温南似乎看到了几个人站在她的池塘那里。

        三个人站在池塘边,拿着铁锹推着旁边的土壤,把池塘填平?

        温南满脑子问号?

        陆晏清蹙眉,他踏步走了过去。

        “你们在干嘛?”温南仿佛幽灵一样,声音仿佛都飘在空中。

        三个人挖着土壤的手微微一顿。

        “我劝你别多管闲事,我们当然是在……啊!”其中的人转头回来,看见了温南的脸,惊慌失措蹦了三尺高。

        一下子摔进了一米多高的池塘里面,摔了个狗吃屎。

        急急忙忙逃窜,可是在一米多深的池塘里根本就跑不出来。

        另外两个人转头,看见了温南的脸,同样惊慌失措的踩空,掉进了池塘里面。

        还好里面没灌水,三人摔在土上。

        身上脸上到处都是黑色,还没干的泥土。

        瞬间脏兮兮。

        温南眉梢微扬“原来是你们呀?”

        温南站在田埂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她挑了挑眉,蹲了下来。

        “老实交代,你们在这里干嘛?”

        旁边的陆晏清看着三个土匪,他记得的,几个月之前,就是这三个土匪劫财。

        可是突然被温南给吓跑了。

        陆晏清蹙眉,他打量着面前身材娇小的温南,温南大大的杏眼,仿佛天上的瑶池。

        小巧高挺的鼻梁,嘴边经常带着笑意……

        现在也是。

        可是这三个至于怕成这样?

        在陆晏清的眼睛里头,温南是温柔的笑。

        可是落在下面三个人眼里头,那就是要命的冷笑!

        他们三个人都是被温南教训过的,过了那么多个月……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三个人两股战战,看着温南直哆嗦。

        温南也不着急,声音柔柔的“说吧,你们为什么要来填我的池塘?”

        温南也不蹲着了,她站了起来,不经意的拍了拍裙子上不存在的灰尘。

        下面的三个人心尖都在抖。

        “姑奶奶饶命。我不晓得是你的池塘呀……”要是晓得,他死也不会来的!

        莫老大三手合一,立刻朝着上面的温南做了个揖。

        后面的莫老三莫老二立刻效仿。

        “姑奶奶放了我们吧,我们三个人也是实在没活路了……出来赚点银子。”

        “谁知道这池塘是你家的,否则打死我,我也不敢接。”莫老三立刻接上。

        三个人立刻看着温南开始卖惨。

        “我们三个也是实在吃不上饭了……”

        “否则谁愿意接这个苦差事。”

        温南眉梢轻扬“你们三个大男人,做点什么不能赚钱?非要干这么缺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