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无伤大雅

第104章 无伤大雅

        张如玉走进书房,又回头喵了一眼。

        陆晏清忙不迭失伸手拉开了温南同自己的距离。

        “你回房间歇会,我来。”少年郎耳朵红的似乎要滴血,声音强装镇定,犹如新泉流水的声音居然都带上了几分急促。

        “好。”温南也没拒绝,她气吐幽兰。

        “夫君可真是十项全能,什么都会,如今想来,有了这么个夫君,是我的福分。”

        温南杏眸若有若无的落在陆晏清的身上。

        温南一贯如此,可是陆晏清居然还没能适应。

        陆晏清伸手将旁边温南切好的肉放在了锅里,他不自然的咳嗽一声。

        “你不是说累吗?先去休息。”他假装没听到温南上面的话。

        温南点了点头,这才回了房间。

        陆晏清打开了厨房的门,屋里的油烟飘了出去。

        他炒着青椒炒肉,被青椒呛得咳嗽几声,脸上脖子上带上了粉嫩的红色。

        耳朵上的红色……迟迟没能褪去。

        今天的晚饭是陆晏清做的,温南趁着这个空档,去了一下后面的田地。

        已经挖的差不多了,挖了一米多深,并没有完全挖完。

        中间温南留了一个小方块填充土壤,属于外面引进来的水,流进来之后,池塘就形成了一个空心圆的形状。

        不为其他,她要在中间留些土壤,好叫龙虾在中间挖穴打洞筑巢。

        温南还叫人将旁边的田埂,填高了不少,这样小龙虾就不会从池塘里跑了。

        毕竟也爬不出来。

        她明天就挖一个渠道通河曲。

        这样一来,池塘里的水就是流动的了。

        温南检查好了一切,这才回去。

        刚刚推开红色的漆门。

        陆晏清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他看着温南从外面出来的时候,他微微愣神。

        温南不是说回房休息吗?

        怎么从外面出来了?

        “你怎么出去了?”陆晏清出声询问,又一边给温南盛了一碗饭。

        张如玉根本用不着人去喊,他闻着味儿就出来了。

        “我去看了看池塘,明天就要通水了,我先好好检查检查。”温南眼角带笑,她坐在了桌前,伸手接过了陆晏清递过来的筷子。

        面前的张如玉等了半天,也没等等来陆晏清给自己盛的饭。

        张如玉目光幽幽的看着陆晏清,然后认命的自己给自己盛饭。

        “什么池塘?”张如玉询问。

        可是没有一个人搭理张如玉。

        张如玉天天在学院书房床榻来回,一门不出二门不迈,温南俩人又没有告诉张如玉,他自然不会知道。

        可是依然没有人理张如玉。

        ……

        “辛苦了。”陆晏清微微垂眸,眼角的泪痣似乎有些下垂。

        “不辛苦,我的池塘已经建好了,日后夫君就是池塘的老板了。”温南眼角带笑,她夹起了面前的青椒炒肉,又咽了一口饭。

        对着陆晏清竖起了大拇指。

        “夫君的厨艺越来越好了,日后除了夫君做的饭菜,其他人做的……我都觉得不能入口!”

        陆晏清有些不自在。

        旁边张如玉打探的目光太过于直接。

        张如玉放下了筷子,嘴里的饭菜都来不及咀嚼。

        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都见过多少回了,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免疫力。

        可是……酸的很!

        这饭,不吃也罢!

        张如玉夹了几筷子菜,然后转身默默地去了书房。

        张如玉离开之后。

        陆晏清一本正经的看着温南“日后,你说话注意些,我……这,张如玉他还在这里。”

        陆晏清思考了半天,找不出形容词,他适应不了。

        也适应不了在外面,在别人的面前,她突如其来的夸奖。

        “嗯,日后我偷偷的跟夫君说。”温南也不拒绝,她十分乖巧的点头。

        ……左右都是要说。

        “罢了罢了,无伤大雅。”陆晏清伸手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了温南的碗里。

        温南微微抬眸。一双黑白分白的眼睛看着陆晏清生脆脆道“夫君,我手疼……你喂给我吃。”

        陆晏清抬头看了看温南拿着筷子的手。

        她饭都吃了半碗了,现在说手痛?

        他绝不会相信。

        温南看到了陆晏清的目光,立即把筷子放在了桌上。

        她有气无力的抬手。

        “真的疼。”

        温南眼睛亮晶晶的,一脸真诚的看着陆晏清。

        “饭都吃了半碗了,现在说疼?来不及了。”

        陆晏清冷漠回答。

        “夫君……”温南微微撇嘴,她可怜兮兮的看着陆晏清。

        陆晏清转头去了厨房,拿出来了一个木勺子,伸手递给了温南。

        温南“……”

        温南适可而止,她用勺子一口一口吃着白米饭。

        郁闷了……郁闷了……

        旁边的陆晏清时不时给温南夹一块子菜,放在温南的碗里头,让她用勺子舀进嘴里。

        吃完饭后,张如玉主动承担起洗碗的任务。

        温南同陆晏清也没制止。

        现在已经三月了,还有五个月,陆晏清同张如玉两人都要上考场了。

        经常在书房里学习,学习到大半夜。

        温南洗漱完,躺在了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房间的蜡烛没吹灭。

        陆晏清回来的时候,雕花的窗口,影子斑驳的印在地上。

        他放轻了脚步,洗漱过后,他小心翼翼地吹灭了面前的蜡烛。

        温南躺在里侧,呼吸均匀,中间依旧放着三八线,陆晏清没回来,温南也没越界,安静静的躺在里侧。

        两人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但是一人一床被子。

        如今到了春天,薄薄的被子就足够了。

        陆晏清和衣躺下。谨小慎微,生怕一不小心就吵醒了温南。

        陆晏清刚刚躺下,突然温南翻了个身,陆晏清伸手去扯被子的手微微顿了顿。

        然后温南脑袋在陆晏清的胸口蹭了蹭。

        伸手抱住了陆晏清。

        眼睛都没睁开,声音带着几分鼻音,糯糯唧唧的。

        “你回来了。”

        “嗯。”陆晏清应了一声。

        他不敢动弹,他低头看了看温南。

        温南双眼闭紧,在他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吧唧吧唧嘴。又睡了。

        陆晏清见温南没被吵醒,紧绷的身体才放松起来。

        他躺在枕头上,低头下巴碰到温南的毛茸茸的头顶。

        温南又蹭了蹭,头顶的发丝从陆晏清的下巴刮过,痒痒的……下巴有点痒……

        陆晏清伸手小心翼翼拿着薄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又把温南踢开的被子捡起来,慢慢盖在温南的身上。

        全程陆晏清都是手在动,身子不晃一下,生怕吵醒了躺在他胸口睡得正香的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