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成赘婿暴君的恶毒前妻在线阅读 - 第99章 一如既往

第99章 一如既往

        陆晏清蹙眉,温南出生大户人家,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头发不止是女子就连寻常男子,都是不能轻易割断的。

        她这是想让自己没那么愧疚?

        温南什么都没说,陆晏清脑袋里面已经思虑千回。

        人之殊途,富庶之分。

        便是如此吗?

        陆晏清伸手拉着温南的手腕,他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了温南。

        虽然已经三月初,可是在外面走了那么久,温南身上还是有些冰的。

        温南喝了一口热茶,身上的寒气消失殆尽。

        “庄飞的事,我会想办法。你日后不要如此鲁莽,庄府守卫诸多,如果出现什么意外。”陆晏清声音如同山间清泉,他蹙眉。

        温南靠近伸出白嫩的手指落在了陆晏清褶皱的眉宇间。

        她身上的芙蓉香瞬间盈满陆晏清的鼻腔。

        “我让夫君不高兴了?”女子说到这里,放下了自己的手,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垂着脑袋。

        陆晏清眸光微闪,他看着温南垂着个脑袋。

        他说错话了?

        “没有。”

        “以后危险的事情,你莫要去做了。”陆晏清语气又放柔和了不少

        月光下。

        女子低垂着脑袋。

        旁边的陆晏清时不时偷偷撇一眼女子脸上的神色。但是却又不在对方面前显露分毫。

        陆晏清呼出一口浊气。

        “日后别去做这种冒险的事情。”

        “好。”温南满口答应一脸乖巧,以后绝对不让陆晏清发现。

        偷偷做!

        更何况以她的实力,被抓到?毫无可能。

        “嗯。”陆晏清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他勾唇。

        “夫君。”温南微微侧头靠在陆晏清的肩膀上。

        “嗯?”

        陆晏清感觉到肩膀上的重力,突然就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身体紧绷,不敢动弹。

        温南感觉得到,但是她却恍然未闻。唇边不由得带着几分笑意。

        “这个世界上有坏人,但是好人也很多……”所以你千万别黑化呀!

        “嗯。”陆晏清微微偏头,他马马虎虎的回应温南。

        “吧嗒。”一声的开门声

        突然张如玉打开了门,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向着茅厕的地方走过去,眼睛张开一个缝……

        “啊!”

        突然尖叫一声。

        刺耳的很。

        “……”温南脑袋还靠在陆晏清的肩膀上。陆晏清坐在院子里。

        静默的无语。

        “啧啧啧,大晚上不睡觉,出来干嘛?”张如玉回过神来,他吧唧吧唧嘴。

        一脸惊恐的看着温南同陆晏清两个人。

        他还以为自己在院子里撞见鬼了。

        谁大半夜的坐在院子里?

        被窝不暖和吗?

        这两人怕是有什么大问题。

        陆晏清也有些窘迫。

        “看星星,看月亮不行吗?”温南回答。

        “行,有情调,你们接着看。”张如玉抬头望了望天。点了点头,他拍了拍手,然后去了茅厕。

        张如玉出来的时候。

        陆晏清同温南两个人早就已经回到了房间。

        张如玉看着温南同陆晏清两人的房门,啧啧啧,大半夜的出来看什么月亮?

        这俩人真是奇怪。

        躺在床上,温南躺在里侧,看着外面睡姿端庄的陆晏清。

        温南辗转反侧。

        “睡不着?”陆晏清睁开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之下,眼睫毛在眼底留下一片阴影。

        “嗯。”温南点了点头。

        “可能是因为,夫君没有抱着我睡。”温南睁着一双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陆晏清说。

        陆晏清耳朵红了。

        他咳嗽一声。

        “别瞎说……”

        “我没有瞎说,夫君如果抱着我,说不定,我很快就睡着了。”温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陆晏清。

        陆晏清拿着旁边的毯子,遮住了温南的脸。

        他冷漠无情的咳嗽一声。

        “早点睡。”

        可是并没有去抱温南的动作。

        可是温南从来都不是一个脸皮薄的。

        “嗯,我跟夫君一起睡。”温南从床的里侧滚了出来,靠在了陆晏清的旁边。

        “夫君,你心跳好快。”温南听着耳边的心跳声,她挑了挑眉。

        陆晏清一如既往的纯洁。

        她一如既往的想调戏陆晏清。

        “嗯?”陆晏清耳朵微红。

        “对,好快呀……”温南话音刚刚落下,突然脸上就被毯子盖住了。

        “你听错了。”陆晏清的声音不像以往温润,反而带上了几分急切。

        他生怕温南说出什么让他觉得无地自容的话。

        “嗯,夫君长得好看,夫君说什么都对。”隔着薄薄的毯子,温南的话就跟知道方向一样,钻进了陆晏清的耳朵里。

        过了半晌,直到听到旁边逐渐均匀的呼吸声,陆晏清睁开了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他掀开了盖在温南脑袋上的毛毯。

        温南青丝微微凌乱,她闭着眼睛,修长的眼睫毛在眼底留下一片阴影。

        小巧的鼻梁,犹如白玉一样细腻的皮肤。

        陆晏清垂眸。

        鼻翼间充斥着温南身上的芙蓉香。

        陆晏清的心神恍惚间安宁下来。

        他看见了温南一缕头发,比其他的头发都要短。

        他小心翼翼的扯了起来,又小心翼翼地捻在指尖。

        庄飞如何对他,他是不在意的。他……受惯了冷眼。

        可是他……孑然一身。如今陆晏清低头看了看熟睡的温南。

        现在算不得孑然一身了。

        ……

        第二天,陆晏清夜晚同庄飞两人在书房里。

        温南在外面准备饭。

        可是庄飞整个人都异常的兴奋。

        “姐,你不知道哇,庄飞那小子被开除了。昨天还被人给打了!”张如玉磕了一把瓜子,边走边磕。

        在院子里头来回走动。

        “嗯?怎么回事啊?”温南一下子来了兴致。

        “今天庄飞被打了,整个城里都传遍了,庄飞得罪人太多了,半夜被人杀到家里去了,关键不管是守卫哪怕连庄飞本人都没有看见对方长什么样子。”

        “听说吃喝啦撒都不能自主了。”

        张如玉抬眼看了看书房里面,挑灯夜读的陆晏清。

        他压低了声音“姐,如果我没猜错,这事应该是你干的吧?”

        声音不大不小。

        陆晏清抬起眼睛。

        温南立刻否认。

        “瞎说什么啊?庄飞得罪人太多了,与我何干,他如果不得罪人,也不用遭这趟罪。”温南义正言辞。

        “夫君,我很温柔的。”温南微微扬了扬声音,看着书房里面的陆晏清。

        陆晏清没回答。

        庄飞切了一声,他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