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被迫成为反派的我想要弃暗投明在线阅读 - 12.出关

12.出关

        偷袭邱莫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高不成。

        实际上不光是邱莫言,就连周淮安都没有逃过一劫,被高不成点了穴道,僵硬在原地,不能动弹,犹如木偶一般。

        高不成在确保两个人没有还手之力之后,才解除了幻术。

        至此,周淮安,邱莫言,以及金镶玉三个人都落入了高不成的手里。

        高不成不得不承认,幻术这玩意是真的好用。

        这三个人完全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连反击都做不到。

        高不成回到自己的轿子上,让手下的人将这三个人全部都困了起来,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邱莫言满脸不甘的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她至今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实在是太古怪了。

        周淮安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以比起输的稀里糊涂的邱莫言,更加有发言权,他沉默了片刻,问道:“是毒吗?”

        在场之中,唯独金镶玉一个人不明所以。

        “什么毒,你们在说什么啊。”

        她甚至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被抓住了。

        高不成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毒,算是法术吧。”

        “法术?”

        金镶玉不由嗤笑起来,“你这个死太监不但阴阳怪气,而且还喜欢装神弄鬼是吧。”

        高不成懒得搭理金镶玉,目光扫过邱莫言和周淮安,“我问你们一件事情。”

        邱莫言冷哼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然而就在此时,高不成的一群手下从龙门客栈里面走了出来,他们的手上还多出了两个小孩子,正是杨宇轩的一双儿女。

        周淮安心头一跳,目光变得十分锐利,“你若是还有一点人性,就别对孩子出手。”

        高不成很不高兴,“这么说,在你的眼睛里,我是连孩子都不放过的人了。”

        周淮安没有说话,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高不成冷笑一声,看样子,自己代替的曹少钦也不是什么好鸟啊。

        他干脆跳过这个话题,问道:“我问你们,我的两个手下,贾廷和路小川在哪里?”

        金镶玉说道:“当然是死了,被老娘我大卸八块,你满意了吧,死太监。”

        高不成被她一嘴一个死太监叫的心头恼火,命令手下,“把这个女人给我带过来。”

        两个东厂番子抓着金镶玉,将金镶玉带到了高不成的面前。

        高不成一把抓住她的脸,使劲的揉搓,“你很喜欢叫我死太监对吧,那你要不要尝一尝死太监,不对,是我的厉害啊,信不信我让你浪的死。”

        金镶玉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轻蔑的看高不成一眼,“就你这个死太监,你行吗,你有这个能力吗?”

        高不成不由轻笑起来,“别以为我没有看出来,你在刻意激怒我,想要让我把你杀掉,少受一点折磨,对吧。”

        金镶玉不由一窒,实际上她还真是这个意思。

        她很清楚东厂的太监都没有人性,落在他们手里,如果不能速死,只会受尽折磨。

        所以金镶玉确定自己被抓之后,就屡次想要激怒高不成,希望高不成一怒之下,将她痛痛快快的干掉,少受一点折磨。

        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计谋竟然被对方看穿了。

        这让金镶玉的心头沉到了谷底。

        难不成,她真的要受尽东厂番子的折磨,被对方折磨到不成人形之后,才可以解脱吗?

        这也太悲催了吧。

        一时间,金镶玉有了自杀的念头。

        然而就在此时,高不成忽然说道:“放心吧,我对杀你不感兴趣,如果你愿意乖乖让我投降,我甚至可以放过你。”

        金镶玉不由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高不成。

        “怎么,你不相信?”高不成淡然一笑。

        金镶玉说道:“你愿意放过我?”

        “没错,只要你乖乖向我投降,我就放过你。”

        “好,我投降了。”金镶玉果断开口,作为龙门客栈的老板娘,她能屈能伸,为了活命,求饶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高不成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么做没有诚意啊。”

        金镶玉说道:“那你要我做什么,才有诚意。”

        “刚才你打算杀我,所以现在跪在我的面前,磕几个响头,说一声我错了,我就放过你,如何?”高不成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看你他么的是在为难老娘啊。”金镶玉怒爆粗口。

        “我为难你,不对吧,你真的觉得我在为难你吗?”高不成可不觉得自己在为难金镶玉,“你刚才想要杀我啊。”

        “更加重要的是,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却要杀我,这合理吗?”

        “现在你被我抓住,只要乖乖下跪磕头,说一声我错了,我就会放过你。”

        “结果你竟然觉得我在为难你。”

        “这也太荒谬了吧。”

        “如果换做是你,有人和你无冤无仇,却无缘无故的想要杀你。”

        “然后你抓住了对方,希望对方磕个头,认个错,你觉得这是在为难人吗?”

        金镶玉顿时被这番话怼的哑口无言。

        说实话,如果换作是她,有人竟然敢无缘无故的杀她,那她第一反应就是弄死对方。

        至于放过这个人,这个选项压根就不在金镶玉的考虑范围内。

        你是在搞笑吗?对方要杀我啊,你竟然让我放过他,这怎么可能。

        因为,她不得不承认,下个跪,磕个头,认个错,就可以活命,还真不是在为难她。

        不过,她金镶玉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我拒绝。”

        高不成有些好奇,“为什么,明明这么简单就可以活命,为什么要拒绝。”

        金镶玉哈哈大笑道:“因为老娘不想跪在一个死太监的面前,祈求他的原谅,老娘就算是死,也不会这么做。”

        高不成也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好,有胆色,我不得不承认,你这个女人,比起一些男人的骨头还要硬。”

        金镶玉笑罢,面无惧色的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男子从土里一跃而出,手持一把菜刀,朝着高不成快速劈了过来。

        “放开掌柜的。”

        男子虽然出现的极为突兀,等高不成有所反应的时候,那匹练的刀光已然近在眼前。

        躲避,已然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高不成下意识的从随身空间之内,掏出了一枚阿兹特克金币,拿到了自己的手里。

        下一瞬间,他的脑袋就被这个男子从脖子上砍了下来。

        噗嗤一声,掉在了地上。

        一时间,全场皆惊。

        谁也没有想到,高不成弹指之间就擒住了金镶玉,周淮安以及邱莫言等人,占据了大好形势,转眼间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子给破坏了。

        甚至就连自己的脑袋都被人砍了下来。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仿佛被消了音。

        掉针可闻。

        唯独砍下了高不成脑袋的男子一把抓住了金镶玉,连忙后退,“掌柜的,你没事吧。”

        金镶玉本人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仿佛见了鬼一样。

        “刁不遇?”

        “是我啊,掌柜的。”

        “你竟然杀了那个死太监。”金镶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虽然知道刁不遇有一手庖丁解牛般的刀法,却不知道对方可以一刀砍下高不成的脑袋。

        这也太夸张了吧。

        然而下一秒钟,金镶玉的眼珠子差一点凸出来,因为她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被砍掉了脑袋的高不成,并没有死。

        反而弯下了腰,将掉在地上的脑袋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按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一幕别说是金镶玉,就算是其他人看了,都觉得匪夷所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打算为高不成报仇的东厂番子们也都懵逼了,谁也没想到,高不成被砍了脑袋之后非但没有失去,反而将脑袋捡回来按上去。

        这种手段,已然非人了吧。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高不成把脑袋按回去之后,微微一笑,说道:“如你所见,我是不死的,是不是很惊讶。”

        金镶玉说道:“你到底是人是鬼?”

        高不成反问道:“为什么非要是人是鬼,难道我就不能是仙吗?”

        “仙人,就凭你。”

        金镶玉虽然不知道高不成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但她不会认为高不成是仙。

        高不成没有理会金镶玉,反而将目光转移到了金镶玉身边的男子身上。

        “这位小哥叫做刁不遇?不错的名字,刀法也不错,快的惊人,而且你刚才忽然从沙子里面冲出来的是什么招式,遁地术?”

        金镶玉上前一步,将刁不遇保护在自己的身后,“你想要做什么?”

        高不成说道:“他刚才砍了我一刀,我现在看他一刀,应该不过分吧。”

        “你敢。”

        “看你这话说得,我有什么不敢的。”高不成大步向前,逼近刁不遇。

        金镶玉看到高不成要来真的,脸色一变,猛地退了刁不遇一把,“快跑。”

        刁不遇也知道情况不对,向前几步,纵身一跃,然后跳进了沙子里面,瞬间钻了进去,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高不成不又惊叹,这尼玛还真是遁地术啊。

        不对,现在是在沙漠中,应该算不上是遁地术,顶多算是遁沙术吧。

        但这也很厉害了,一般人可不做到这一点。

        这个叫做刁不遇的小伙子,有两把刷子啊。

        嗖!

        就在高不成感叹之间,他的身后的沙子里面忽然钻出了一个人,正是刚才逃跑的刁不遇。

        原来这家伙没有逃跑,反而绕道了高不成的身后,对高不成发动了偷袭。

        刁不遇出现的极为突兀,也出现的极为快速,二话不说,挥舞着手里的菜刀,劈向了搞不定的脑袋,瞬间就将高不成的脑袋剔成了骷髅头。

        他就不相信了,他都把这家伙的脑袋剔成了这样,还杀不了他。

        但与此同时,金镶玉的声音传来,“小心啊。”

        刁不遇不明所以,敌人都被自己干掉了,为什么掌柜的还要说自己要小心呢。

        但很快,刁不遇就明白了。

        因为他的穴道被人点了,整个人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刁不遇忽然发现,自己刚才攻击的压根就不是高不成,而是一个旗杆子。

        他把旗杆子当初了高不成,剔了一个骷髅头的形状。

        而真正的高不成,就站在他的身后,点了他的穴道,让他动弹不得。

        刹那间,刁不遇的心沉到了谷底。

        高不成解除了幻术后,走到刁不遇的面前,从刁不遇的手上,抢过了他手里的菜刀,缓缓说道:“你刚才砍了我一刀,所以我现在也砍你一个,公平合理,你说对吧。”

        刁不遇对高不成怒目而视。

        高不成挥舞着菜刀,奋力的砍了过去,噗嗤一声将刁不遇的脑袋从脖子上砍了下来。

        他虽然不愿意杀好人,但也不会放过那群想要杀自己的人。

        刁不遇就是一个例子。

        高不成砍死了刁不遇后,目光落在了金镶玉的身上,金镶玉因为刁不遇的死,对高不成恨之入骨。

        一双眼瞳充满了恨意。

        高不成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你自找的,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却为了一个周淮安跟我刀剑相向,而且还想要杀死我。”

        “既然如此,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你咎由自取。”

        “不过我不会杀你,因为你没有杀死我。”

        “但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因为你确确实实对我出手了。”

        “来人,废了她的武功,放她离开。”

        高不成一声令下,顿时有几个东厂番子上前,挑了金镶玉的手筋脚筋。

        金镶玉顿时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但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高不成,充满了恨意。

        高不成摇了摇头,没有搭理金镶玉。

        他刚才已经说过了,自己和金镶玉无冤无仇,但对方却要杀他,有这样的下场怨不得任何人。

        而后,高不成又走到了周淮安和邱莫言的面前。

        “你们也一样,废了他们的武功,让他们离开吧。”

        几个东厂番子上前,也把周淮安和邱莫言的手筋脚筋挑断。

        至于杨宇轩的两个孩子,高不成没有动他们,反而让他们帮助周淮安等人止血。

        而后,高不成就带着众多东厂番子,大摇大摆的出关去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高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