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31章 透露

第331章 透露

        “月月姐,你说,这王爷突兀地把兄长带去宫中,究竟所谓何事?”

        书局之内,几女也正惦记着郑经,郑书笙更是直接问起了颜月月。

        按照约定,今天是裁缝和银匠登门为大家定制服饰的日子。

        既然是定制,    那肯定是人人都有份,而最少不了的,则是郑经这个男主人的,这才是郑书笙去集市要裁缝登门的主要用意。

        要知道,现如今的郑经,已经是名震天下的三绝公子,外加满腹经纶的名士,往来的也是以达官贵人居多,而在此之前,    他的那些衣服,要么就是普通的士子装,要么就是在南市买的廉价粗布工衣,这实在是与他现有的身份有些不相符。

        现在的他该着什么样的服装才合适?

        该是宽衣博带、羽扇纶巾的名士装扮才对!

        这是几女一早就商量好了的。

        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按照众女的计划,是这次要一次性地给郑经把各种各样的服饰都给置办齐,让他不管出现在任何场合,都能有得体的服装可穿。

        可大家都没想到,事到临头,郑经却被德王爷突兀地带进宫中去了,等他们的服饰定制完毕后,主角都还没赶回来。

        “这我可不知,没事,就让裁缝再耐心等等吧。”

        颜月月安抚道。

        其实也不用特意去跟裁缝打招呼。

        要知道,昨天郑书笙在集市所找的,    据说是整个会宁最好的成衣铺,    一开始,    这家专门给达官贵人家定制衣服的成衣铺还对她爱理不理,可是当她一说,主家是三绝公子时……

        今天一早,成衣铺的掌柜就亲自带着他手下几位最好的裁缝来到了书局。

        现如今,正主虽然不在,可那掌柜一听说三绝公子是被德王爷带去了宫中,又哪敢有半丝不耐烦?

        “哦,我只是好奇而已。”

        郑书笙笑着回道。

        其实好奇的不止是她,还包括其她三位,大家都好奇,德王爷带郑经进宫,到底是去见太后还是见皇上,然后见了后又会发生什么。

        太后昨天已经见过了。

        因此,今天见的,十有八九是当今圣上!

        这就更是让她们好奇了,要知道,当今圣上,可不是谁想见就能随便见到的,    而见了之后,又十有八九会有事情发生。

        到底会发生什么?

        这才是大家最为好奇的。

        只可惜,这要等郑经回来后才能揭晓答案。

        也好在郑经并没有再让她们等多久,很快,郑经又在德王爷的陪同之下回到了书局,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只不过有裁缝在,她们还是暂时没法打听郑经进宫之后所发生的事,于是只能先安排郑经量体裁衣。

        在这一点上,郑经倒是很配合,她们说该做什么,郑经就接受什么,既不挑,也不反驳,乖乖地接受她们的摆布。

        直到最后。

        “除了这些之外,我想额外再订制些样式有些特别的衣服,不知是否可以?”

        等众女给他的服饰安排敲定之后,他开始提起了自己的要求。

        既然三四个之后就得南下崖州,那众女所给他定制的这些衣物,其实大部分是用不上的,因为崖州几乎一年四季都相当于夏天,有名的长夏无冬。

        在夏天的沙滩上穿什么最爽?

        首选游泳裤,其次沙滩裤加短袖。

        郑经接下来想定制的,就是适合海南穿的衣物,而且还是近似于后世简装的那种。

        大名鼎鼎的三绝公子提要求,亲自来为他量体裁衣的成衣铺掌柜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只不过当郑经把他那些奇形怪状的服装样式画到纸上时,却是先把众女给吓了一跳。

        “浪之,你怎么想到要做这等奇装异服,就不怕穿出去被人笑话?”

        颜月月代表大家委婉地问道。

        这些服饰里,确实有些看起来实在是羞杀人,有的比亵裤还短上许多,长的也堪堪过膝盖,基本上都是露胳膊露腿的。

        这难免会让颜月月误会,这家伙想白日宣淫。

        “奉圣上之命,等三个月过后,我将南下崖州,去到大夏国的最南端,那里四季炎热如夏,还是穿这样的衣服舒服一些。”

        郑经以这样一种方式先给四女透露了一丝关键信息。

        “啊?怎么会让你去崖州?”

        颜月月即刻又代表四女惊讶地问道。

        这一消息,对大家来说,也确实是够震惊的,连一旁的成衣铺掌柜、裁缝等,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毕竟崖州是有名的四大发配之地之一,以郑经现有的声望,实在是没理由把他往那里发配。

        “事出有因,这事等会再说。”

        郑经回道。

        毕竟现在还有外人在场,而制盐这事,现在实在是不宜声张。

        紧接着,他又说道:“哦,对了,到时玄机陪我一起去吧,要不,我也帮你设计几套类似这样的衣服?”

        他跟挤牙膏似的,又透露出了一丝信息。

        按照他的安排,颜月月和郑书笙,都是得留会宁帮他管理这边的产业的,而苏窍窍还得完成德王妃那边的任务,因此,他能带去崖州的,也就只有徐玄机一个。

        徐玄机也是他必须带的。

        毕竟崖州现在是化外之地,还不知会面临啥样的危险,有徐玄机这样的免费保镖不带,实在是严重浪费。

        只是这么一来……

        “啊?那我们呢?”

        徐玄机还没表态,颜月月又代表其她三女问出了这一关键问题。

        带一个弃三个,确实有点厚此薄彼的嫌疑。

        “你们啊,得留这边帮我打理好这边的产业,毕竟我真正能信得过的,也就你们几个。”

        郑经连忙又回道。

        这算是一句委婉的表白,等于说:你们是我的家人。

        这当然是有必要的。

        否则的话,凭什么让她们替他卖命?

        而这一句,也算是让颜月月等人心里稍稍舒服一点,颜月月一想,确实也是如此,于是又问道:“那你得去多久?”

        “头一回大概得半年左右吧。”

        郑经又再次出声安抚,紧接着他又说道:“其实也不必担心,从这里南下崖州,坐海船仅需七八日,以后十天半月就会有船来回。”

        他又一次透露出了一丝信息。

        这也是大实话。

        等他把盐场给建起来之后,所提炼出来的精盐,就会源源不断地往扬州、会宁这边运,按日产上万斤算,现在的海船一条能运个五六万斤,那基本上一周就得往这边发一条船。

        其实,只要把盐给造出来,崖州就算是天涯海角,离会宁也算是近在咫尺天涯。

        “这样啊……”

        颜月月开始低头沉思。

        而郑经则又一次转向了徐玄机,问道:“玄机,你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