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29章 决定

第329章 决定

        当皇帝的,一般都不会有好脾气,尤其是不容被人忤逆,一旦被忤逆,必定龙颜大怒,如果不怒,要么是你还有利用价值,    要么就是不占理,传出去后名声不好听,会被人骂做昏君。

        此时的宣帝爷就处于这种境地。

        他很想怒,但又怕被人当成昏君。

        毕竟对方现在是声望正盛的三绝公子,据说还被儒家那些老家伙当成了宝贝。

        而这家伙,在拒绝之前竟然还引经据典地把不与民争利的典故给搬了出来,    堵他的嘴,让他无法发威。

        于是,    宣帝爷只能皱起了眉头,    不悦地问道:“你很缺银子?”

        “是,臣接下来很缺很缺银子,因为臣之志,是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

        郑经又硬着头皮回了这么一句。

        又一块巨大的挡箭牌被他推了出来。

        这下宣帝爷别说发怒,就算是不悦都不合适了。

        对方把圣人之志都给搬了出来,他又还能说啥?

        毕竟从德王爷、卢勋等人嘴里,他都听说过郑经的圣人之志,因此,此时的宣帝爷只能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一下自己不悦的心情,这才又问道:“那你意下如何?”

        “此事可以效仿东周先例,民产,官收,官运,官卖,等臣把精盐提炼出来后,愿以市价的一半售卖给朝廷。”

        郑经又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应对之策。

        这是他早已想好的方案。

        因为实在是对大夏朝没什么归属感,    因此他并没打算用盐的提炼秘方来换前程,既然不图升官,就只能图发财。

        而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还主动把价格降了降,他跟王家的合作条件是自己拿六成,而到了宣帝爷这里,他主动降到了五成。

        宣帝爷又微微皱了皱眉头。

        对他而言,不管是谁,只要是在大夏国内,都是他的臣民,因此他习惯的模式,还是接受臣民的纳贡,而不是生意。

        而对于郑经,他又是极其看好的,之前还吩咐德王爷,先让他在民间养望,之后再重用他,现如今,    他所看重的三绝公子,    却来跟他言利,并没有半点当大夏朝忠臣的觉悟,这让他心理怎么可能会舒服?

        不过反过来说,在现有的盐商那边,朝廷只能象征性地收到少量税收,十成收益里,朝廷能收到一层就很了不得了,现在郑经这边,张口就把一半的利益给朝廷,这绝对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那他还能说什么?

        “假如朝廷无法向你提供粗盐呢?”

        权衡过后,他决定把难题抛回给郑经。

        经德王爷表述过后,他当然也很清楚,一旦朝廷开始大肆售卖精盐,那绝对会对现有的世家盐业经营体系发起巨大的冲击,甚至还因此会让那些世家跟朝廷离心离德,在这种情况下,想让那些盐商乖乖地给精盐的提炼大量提供粗盐,是很难很难的。

        跟世家离心离德他并不情愿,因此,既然郑经想从中获利,那他就应该冲在最前面,成为朝廷的挡箭牌。

        郑经又暗暗叹了一口气。

        唉,这老陈家的人,果然极其的不厚道!

        他忍不住又暗暗腹诽了一句。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

        当时他就在想,假如宣帝爷真有那种跟世家掀桌子的魄力,那这个朝廷,也许还值得他效力一番,毕竟他的理想,不是自己当帝王,而是传播思想和文化,让天下老百姓过得太平。

        现如今,却是让他失望了。

        一国之君,竟然连跟世家掀桌子的勇气都没有,还怎么指望他能去平天下,一统中原大地?

        因此,他即刻给了宣帝爷一个定论:偏安一隅,胸无大志!

        这样的君主,是不值得他来卖命的!

        那怎么办?

        只能趁此机会来帮自己蓄积根基。

        “那就请圣上给臣几片临海的地,臣自己来炼制粗盐,再提炼精盐。”

        他即刻又抛出了自己已准备好的另一个预案。

        宣帝爷想让他成为朝廷与盐商之间的挡箭牌,这没问题,他可以接受,但付出就得有回报,付出越大,回报就该越丰厚,因此,他又开始提条件了。

        不过这对宣帝爷来说,并不算什么,相比盐业经营的巨额收入,地大夏国有的是,因此他即刻就问道:“你想要哪里?”

        “首选崖州,次选南合州及广州,最好是在这三处地方任臣挑选临海的土地,并授予臣节制地方官吏的权利,免得制盐过程受他们干预。”

        郑经即刻又把自己的预案完整地提了出来。

        崖州,就是后世的海南,而南合州,则是后世的广西北海一带。

        假如有不臣之心,想偷偷为自己蓄积实力的话,具体该怎么做?

        当然是选一出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来发展经济、练私兵,暗中蓄积实力。

        关于这一点,他早就想过了,在整个大夏国内,要说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也就夷洲和崖州这两处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地方。

        而想要晒盐的话,那就非崖州莫属,毕竟那里才是大夏国的最端,一年四季温度最高。

        他之所以还提出了南合州和广州,当然是因为崖州悬居海外,属蛮荒之地,不管是资源还是人口都奇缺,因此,他必须在大陆这边弄几块跳板。

        至于向宣帝爷要官,要节制地方官的权力,理由则很简单,那就是让自己免除地方官吏的管制和滋扰,具备打造独立王国的可能性。

        那宣帝爷会答应吗?

        “就这?还有没有别的?”

        宣帝爷直接笑了。

        笑的原因则很简单,不管是崖州还是南合州,甚至广州,古往今来都是蛮荒之地,属于发配犯人的地方,汉之后,稍稍好了一点点,但还是没什么人愿意去,那里的地方也到处都是荒山野岭,根本就不值钱。

        现如今,他一听郑经要的竟然是那种破地方,等于是自我发配,这样的要求,想让他不笑都很难很难。

        至于节制地方的权力,就更简单。

        就算许你一个从三品的制盐御史,专门负责为大夏国制盐又如何?

        这样一来,你品级有了,比地方州刺史还高半级,但除了制盐之外,你并不能插手地方政务,那你还能翻天不成?

        应盐业收入对大夏国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因此,他想都没想,就先暗暗许了郑经一个从三品的高位。

        “没了,其它的臣自己来想法子。”

        郑经回道。

        “好,朕答应你,何时开始?”

        宣帝爷即刻就逼迫道。

        “还请圣上稍稍给臣一些准备的时间,三到四个月吧,臣把手中的事安排妥善之后即可成行。”

        郑经又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