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27章 走,跟我进宫

第327章 走,跟我进宫

        我好不容易谈成一笔大生意,你竟然要来替你们老陈家截胡?

        你们老陈家的人怎么都这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确实让郑经从宿醉中彻底清醒了过来,并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然后这才说道:“给我一个理由。”

        “朝廷太穷了,需要重新把盐业生意抓在手里。”

        一扯到正经事,德王爷一下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只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郑经瞬间又沉默了。

        他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在思考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郑经当然知道,在这个商业和税收都极为不发达的时代,盐的官卖对朝廷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只不过他对大夏朝实在是没太强的归属感,因此在一开始,    就没想过要一定要便宜老陈家。

        为啥?

        因为一旦选择跟朝廷合作,    就势必会砸现有盐商的饭碗,    而现有盐商群体,可是一个由无数世家牵扯到一起的巨大利益共同体。

        古往今来,谁若是敢与既得利益获得者为敌,不管是变革也好,商业也罢,势必都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银子郑经想挣,但却不想让自己这么快就成为庞大的利益集团的眼中钉。

        这就是他昨天要避开德王爷一家来跟王竞谈的真正原因,他想等把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才让此消息传播出去。

        谁知,事情都还没正式开始,竟然就被德王爷给盯上了。

        这让他该怎么办?

        最为让他犯难的是,德王爷并不是想自己分一杯羹,而是直截了当地说让他跟朝廷合作。

        假如是前者,他还可以想办法反抗一下,可是后者的话,他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成为以各大世家所组成的既得利益集团的眼中钉的话,难受是难受一点,但还不至于小命不保,    可一旦跟朝廷作对,那不管你多厉害,多有名气和影响力,结果都将是死得很难看。

        道理就这么简单。

        因此,在沉默过后,权衡完其中的利弊得失之后,他问道:“怎么个合作法?”

        “你跟王家是怎么合作的?”

        德王爷却又问道。

        “还没最终定,大致的条件是,由王家提供粗盐,我来练,再由王家负责销售,所得收益六四分,我六他四。”

        郑经又如实回道。

        “产量能有多大?”

        德王爷又问了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要知道,朝廷若是想插手由世家垄断的盐业生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规模得足够大,量太少的话,根本就没意义。

        “有需要,    并且能保证粗盐供应的话,    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

        郑经给出了一个让德王爷无比震惊的答案。

        德王爷原本以为,    郑经突然整了这么一出,只不过是想跟王竞合作,先小打小闹地折腾一下,挣点小钱,谁知道现在他竟然给出了这样一答案。

        他不禁又问道:“成本呢?”

        “成本远比你想象的要低,相比粗盐和精盐的价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郑经又如实回道。

        这其实也没啥好隐瞒的,因为一旦开始跟朝廷合作,这事根本就瞒不住。

        这下轮到德王爷沉默了。

        要多少就有多少!

        成本可以忽略不计!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郑经只要愿意,他完全可以凭制盐这一项,就让自己做到富可敌国,要知道,现在精盐的价格,差不多是粗盐的百倍左右。

        绝对称得上是一本万利!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关键点在于,只要能解决粗盐的来源问题,那朝廷完全有可能让现有的盐商失去生存之地。

        道理很简单。

        假如成本真那么低的话,那用精盐来取代粗盐,精盐的价格只比粗盐稍稍卖得贵一点,比如说三五倍,那现有盐商的粗盐还有人要吗?

        最起码一半家庭会选择买精盐吧?

        毕竟盐价虽然会贵一点,但每个人每天的消耗量并不算大。

        他原本还以为,郑经的精盐提炼之术,只是能让朝廷找到插手盐业生意的机会,可现在看来,这却是一个彻底颠覆现有盐业由世家垄断的机会。

        实在是太让他震惊了。

        不过问题也来了,那就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得有足够的粗盐来作为提炼原料,而现有的盐场,又全部掌握在现有盐商手里。

        那么,假如朝廷要砸现有盐商们的饭碗,那盐商还愿意无限量向朝廷供应精盐吗?

        答案显而易见。

        因此,他即刻又问道:“若是盐商不愿意供应粗盐,这一问题你有办法解决吗?”

        他还是把最为头疼的问题丢回给了郑经。

        这让郑经相当的无语。

        他忍不住想,我都愿意跟你们老陈家合作了,你竟然还不满足,来个狮子大开口,想一劳永逸地解决盐业私营的问题?

        他即刻就察觉到了德王爷的真实意图。

        按照后世的标准,一个人每天正常的食盐摄入量是5克左右,十个人五十克,百人一斤,千人十斤,万人一百斤。

        现在整个中原大地大约有4000万人口,每天的食盐需求量,大约在40万斤左右。

        但这是粗盐的需求量。

        而精盐的话,在这个时代,能买得起贵价精盐的有钱人,大概在100万左右,因此,他只需每天提炼出一万斤精盐出来,就可以满足全天下的要求。

        40比1,这么大的差距,虽然能让盐商们眼馋,但还不至于动盐商们的根本,因此,一旦由朝廷出面,盐商们理应会给这个面子,来向自己供应粗盐当原料。

        现如今德王爷却说,假如盐商们不愿意提供粗盐……

        这意味着什么?

        这绝对是要动盐商们的根本啊!

        但他又能说什么?

        从卢勋来找他商量对付世家之策时,他就已经知道,朝廷现在已经将垄断了几乎所有优势资源的世家视为了眼中钉,之所以没动手,是因为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现如今,自己的精盐提炼技术,应该是让德王爷看到了由盐商打破盐业垄断经营的机会,因此胃口一下就变大了。

        这绝对是要把拉我入局,让我成为众矢之的的节奏啊!

        对此,他很无奈。

        可作为命运上的大夏国人,对此,他有反抗之力吗?

        因此,在长叹了一口气之后,他回道:“有。”

        “走,跟我进宫。”

        德王爷一把就拉起了他的手。

        郑经:“……”

        这么快?

        好歹也容我洗漱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