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24章 月下独酌

第324章 月下独酌

        要不要提前把麻将给发明出来呢?

        看着眼前这一团和气的四位,郑经确实动了这一心思,要知道,这可是一个缺少娱乐的时代,现在书局里一下又多了两位,终于凑齐了一桌,若是不给她们找点乐子的话,    估计以后这时间有点难打发。

        想把它给做出来倒是不难,毕竟书局就有那么多木匠,又有专门的雕刻师,塑料麻将不好整,可木头麻将却是很轻松就能弄出来的。

        甚至有必要的话,还可以弄象牙麻将……

        只不过真要把它给弄出来了的话,    书局这里以后会不会变成麻将馆,弄得大家都无心干活?

        他顿时又犹豫了。

        要知道,他现在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书得印,报得出,纸得造,盐得炼,义学得办,而今天,他又还欠下了德王妃一笔大债,那就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就得拿一首新的曲子出来。

        这诗词倒是好办,可谱曲的话,实在不是他所擅长,还得靠颜月月来帮他……

        一想到这,他又突然记起来,颜月月可是在信里说过,    等她到了会宁,就有一首曲子要唱给他听,那就是他在豫州时,他单独送给她的那首《月下独酌》,在信中,她说她已经给那首诗谱好曲了。

        “喂,你们能不能稍稍停一下?”

        因为实在是没兴致听女人们谈论装扮的话题,他终于忍不住出声抗议了。

        颜月月即刻就笑着说道:“呀,咱们一聊得起劲,就把咱们的郑大老爷给冷落了,老爷,您说吧,有事请吩咐。”

        这可是把郑经弄得哭笑不得。

        他发现,这书局里有了狐媚姐姐在之后,在这种私下的场合,以后他是别想装正经,耍财主大老爷威风了,这江湖地位,似乎也不会有他想象的那么高。

        不过这样也好,相处起来会更轻松,毕竟他是后世人,    没真想过要耍啥老爷威风之类的。

        “月月姐,    现如今,    我欠你的诗词已经还了,你欠我的是不是也该还了啊?”

        他也笑着开始要债了。

        毕竟他能不能兑现他给德王妃许下的承诺,最关键之处还得靠颜月月,因此他想知道,颜月月的作曲水平到底有多高,能不能达到他的要求。

        实在不行的话,他就得另想法子了。

        颜月月一听就乐了。

        要知道,因为年龄的关系,她在其她三女面前可是有些自卑的,也生怕郑经因此会嫌弃她,现如今,她一听到郑经竟然还惦记着曲子的事,她又岂能不开心?

        我人还没来会宁,他就已经把欠我的词曲给准备好了,还写得那么的有水准!

        现如今,我都还没主动说曲子的事,他竟然又提了起来,这是不是都说明,其实他心里一直在惦记着我?

        这么一想,她即刻又觉得自己魅力无穷,顿时又自信了起来,笑道:“既然你如此惦记,那咱们不如移步后院,边小酌我边唱给你听如何?”

        她即刻就发起了新的提议。

        要知道,接下来她要唱的,可是一曲《月下独酌》,既然如此,自然要在月色下边小酌边弹唱才应景。

        正好,今天正是五月初十,正是明月当空,虽然不是满月,但也有足够的情调了。

        她这么一说,可是把其她三女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连郑书笙都忍不住惊喜地问道:“月月姐,你要唱曲?什么曲?是今日那首《虞美人》吗?”

        “不是,在豫州时,浪之曾单独送过我一首诗,现如今,我已经将它谱上曲了,一会我就唱给大家听听。”

        颜月月得意地说道。

        她也确实有得意的资本,要知道,据她所知,在场四女里,可是只有她才拥有郑经特别给她写的诗词,而且还不是一首,而是两首。

        苏窍窍的那两首是为花魁大赛而作,不算!

        只是这么一来……

        苏窍窍:“……”

        浪之兄竟然还暗地里给颜妈妈写诗了?难不成两人在豫州时就已经……

        也难怪颜妈妈非得逼我叫她月月姐!

        一时间,她忍不住遐想连连。

        徐玄机:“……”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登徒子果然跟颜月月的关系不清不白!

        书笙妹妹还说什么,她是为了帮他打理生意而来。

        哼,登徒子!

        一时间,她又开始后悔,那么快就跟颜月月亲近了起来。

        只可惜,现在后悔也似乎有点晚了,毕竟那成见一旦消除,关系一处熟,想再疏远就难了。

        “好啊好啊,那咱们赶紧让人把酒菜搬去后院吧。”

        郑书笙却开心地响应了起来。

        在几位姑娘里,她算是最为知情的那一个,早在豫州时,她就已经察觉出来了,颜月月肯定是馋她的浪之兄长的,但当时的浪之兄长却不为之所动,很有君子风范。

        至于现在,她就不那么确定了,毕竟颜月月之所以能成为书局中的一员,是郑经主动从德王妃手里要过来的。

        但她也并不太在意这一点,毕竟她出身于大户人家,更复杂的关系都见过。

        因此,只要郑经自己乐意,她也并不反对。

        不仅不反对,甚至还又一次主动和起了稀泥。

        而有了她这一润滑剂在,徐玄机就算再不乐意,也只能随大流了。

        再说,徐玄机倒也是想听听,登徒子到底还为那狐媚姐姐写过一首怎样的诗。

        很快,一行人就在仆妇的协助之下,把酒菜搬到了后院,数个灯笼也被挂上了树梢,与明月相映成辉。

        然后琴也被搬了出来。

        一段古香古色的旋律之后,颜月月也把那首《月下独酌》给唱了出来:“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首李大仙的《月下独酌》,后世自然也被人谱成了曲,并且还有多个版本,而郑经最为喜欢的,则是毛不易的那个版本。

        他即刻就细细对比了起来。

        他不得不说,就算毛不易的那个版本,跟颜月月现在所唱的相比,也还是有着那么一丢丢差距,毕竟颜月月是出了名的音律大家,而她所擅长的,又是原汁原味的古风曲。

        这下,他总算放心了下来。

        他敢确定,十天半月一首新曲这一任务,有了颜月月相助,对他来说已不是啥完不成的任务。

        只不过……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哼,登徒子,果然用诗词在跟狐媚姐姐传情!

        徐玄机在听到最后一句后,却又忍不住多想了起来,嘴巴也微微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