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17章 狐媚姐的另一面

第317章 狐媚姐的另一面

        就这么定了?

        你六我四,合作愉快?

        王竞确实被郑经的这一句给彻底整懵了。

        作为商人,他自然是没少跟人合作过,但从未像是今天这样,才第一天认识,对方就这么直接了当地说想跟他合作,并且还提出了一个近乎于痴人说梦的想法。

        从粗盐提炼精盐?

        这真有可能吗?

        千百年来,    无数制盐者都未曾实现的事,现如今竟然从你一个书呆子嘴里这么轻易地蹦了出来,不是痴人说梦是啥?

        若不是对方已经是大名鼎鼎的三绝公子,已极具声望,他差点就忍不住想出言冷嘲热讽了。

        “浪之,别开玩笑了,    你真有心想跟我合作的话,咱们不如谈谈你更擅长的印书、造纸之类的,盐这东西,    没个十年八年,是很难玩得转的。”

        他换了一种委婉的方式来劝说。

        但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在制盐方面,你是外行,我没兴致带你玩,想要合作的话,把你的印书和造纸拿出来还差不多。

        咦,竟然被对方给鄙视了!

        一时间,郑经不知该说啥了。

        说实在的,他之所以拉王竞合作,愿意把这门一本万利的生意分一杯羹给他,除了王竞确实具备资源优势和销售渠道优势之外,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对王竞的印象总体来说还算是不错。

        作为穿越者,他对商人并没有那么强的歧视心里,    尤其是对那些有大格局的商人,    他甚至还极为欣赏和认同。

        他原本以为,王竞似乎像是一个有大格局的商人,可从他现在的反应来看,他却有了些许的失望。

        自负!

        这并不是一个有大格局之人该有的特质。

        因此,他在考虑,要不要换个人来合作,让王竞错失这笔一本万利的大生意。

        他这一沉默,陪着他来接待王竞的颜月月却有些不乐意了。

        啥?

        我家浪之主动找你合作,你竟然敢嫌弃他是外行?

        给脸不要脸是吧?

        此时的她,其实也没想到,郑经在把王竞领到书局之后,竟然如此突兀地跟王竞谈起贩盐的合作买卖来。

        从粗盐提炼精盐?

        你嫌现在赚的还不够多吗?

        跟王竞不一样的是,她并不怀疑郑经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不管是新型印刷术,还是新型造纸术,还有那样叫水泥的东西,无一不是别人做不到,但郑经却轻松实现了的。

        在我面前,你一定要相信奇迹的存在!

        她已经牢记了这一句。

        现如今,她一见王竞竟然鄙视郑经,言语里夹带着嘲讽之意,    喜欢护犊子的她一下就憋不住了。

        她即刻就拉下了脸,    冷言道:“王公子,你觉得浪之是在跟你开玩笑?请问你何德何能,值得浪之浪费时间来跟你开这个玩笑?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多少人想见他一面都很难很难吗?”

        毕竟是曾经的青楼红伶,对付人的本事实在是太厉害了一点。

        有必要时,再厉害的男人,也能被她哄得一愣一愣、屁颠屁颠的。

        而没必要时,她怼起人来绝对也能让任何人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现在就属于没必要的状态。

        王竞的出身再好,再有挣钱本事,又与她何干?

        毕竟她现在已经不在醉香楼混了,再也用不着看客人的眼色行事。

        你除了投胎好点,论真正的挣钱本事,能比得上郑经?论才学、声望,你比得上郑经一根寒毛?

        因此,她毫不客气地开怼了。

        现在的她也已经具备了这个底气。

        毕竟现在跟郑经接触的那些人,像德王爷一家、卢勋、张籍、骆斐、郑衍、诸糅真人、慧存真人等,无一不在郑经面前客客气气的,论声望和地位,这些人可比王竞这一介商人要高太多太多。

        只是这么一来,就让王竞很是尴尬了。

        他没想到,头一天还跟自己同船来会宁,当时还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她,今天却摇身一变,变成了郑经的人,然后一下子就对他翻脸不认人。

        但他也被颜月月怼得无言以对。

        毕竟颜月月说得很有道理,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可是亲眼见识了,连德王爷、卢勋等人,都不被郑经当一回事。

        是啊,跟那些人相比,我除了有琅琊王氏的背景,以及有几个臭钱之外,还有什么值得让如日中天的三绝公子在我身上耗费时间的资本?

        经颜月月这么一怼,他即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一点人际交往上的小忌,连忙尴尬地解释道:“月月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想从粗盐中提炼出精盐,实在是不太可能。”

        “你们不行,就代表浪之也不行?那你知不知道,浪之一接手王爷的书局,就发明了新型印刷术?他一嫌纸张贵,就发明了新型造纸术?”

        颜月月即刻就毫不客气地反问道。

        说话想跟放鞭炮似的,不带半点停顿。

        直到一连三问之后,她才把语气放缓了下来,又继续说道:“记住,浪之的本事是远超乎你想象的,他不仅才学过人,真论挣钱本事的话,也未必会输给你等。”

        她把最想说的一句给说了出来。

        反鄙视的意味极其浓烈。

        此时的王竞确实被她说得有些无地自容了。

        啥?

        论挣钱本事,郑经也未必会输给我?

        对于这一句,他本能地想反驳的,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颜月月说的未必是假。

        是啊,这华夏书局原来是德王府的,生意一向很冷清,可现如今一到郑经手里,连国子监的教材,道家的道藏都来找他印,这不是有本事是啥?

        自己之所以找上门来,不就是闻到了,这其中似乎隐含了很大的商机吗?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的不是小错,而是大忌,于是立即就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对郑经施了一礼,很诚恳地道歉道:“还请浪之见谅,确实是我唐突,出言冒犯了。”

        关键时刻,他的商人本色又发挥了出来。

        商人可以跟任何人任何事过意不去,但绝对不会跟钱过意不去,但凡是牵扯到一个利字,让他低头做孙子都没问题。

        这一幕,也稍稍有点出乎郑经的意料。

        他没想到,狐媚姐姐一怼起人来,竟然是如此之犀利,连王竞这样的大肥羊,都被她怼得乖乖地道歉。

        这未免也太解气了一点吧?

        他心里暗爽。

        但与此同时,他对王竞的印象又稍稍好了一分。

        能屈能伸,倒也算是有格局之人的一大特质。

        这让郑经又重新有了跟他合作的心思,但接着他却说道:“没事,这样吧,不妨等我把精盐给试制出来后,咱们具体再谈如何?”

        只不过合作方式改了。

        从直接合作到具体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