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16章 你四我六

第316章 你四我六

        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大家都对这一问题极为好奇。

        可是让大家伤心的是……

        “之言先生,非文先生,族叔祖,你们请先回吧,我还有贵客要招待,今天就不多陪你们了。”

        一出梨苑,郑经就竟然开始撵人了。

        他先把张籍、骆斐、郑衍这三位老一辈给打发了。

        “王爷,    王妃,你们也请先回吧,咱们的事等以后再说。”

        接下来他开始撵德王爷一家。

        德王爷也对郑经的异常举动极为好奇,还试图挣扎一番,对德王妃说:“瑞滢,这下一期的《华夏早报》快要出了,    你先带蒨文蒨武回去吧,    我还得去书局忙碌一阵子。”

        很显然,忙碌是借口,    真相是他又预感到,接下来又有热闹可看。

        可郑经却说道:“王爷,你这就太不厚道了一点吧?王妃之前那么伤心,你也不赶紧回家好好安抚安抚?报纸的事哪用得着这么赶?”

        一顶不厚道的大帽子即刻就扣到了德王爷头上。

        德王爷:“……”

        啥?

        我不厚道?

        你这是要挑拨我跟王妃之间的夫妻关系吗?

        一时间,他又不知该说啥好了。

        在这一刻,他忍不住想起了孔夫子的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他发现,跟郑经把关系给处近了之后,这家伙简直不把他当王爷对待,对他的态度,完全可以用不逊二字来形容,活脱脱无耻小人一个。

        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还想继续挣扎,可郑经却又转向了顾倾城、席希明等士子,接着说道:“这样吧,你们今天都先回吧,我干脆通通都给你们放上半天假。”

        为了绝了德王爷继续去书局的念头,    他干脆把这些士子都全给打发了。

        一定有问题!

        德王爷再次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此时此刻,    他似乎已找不到再跟去书局的理由和借口,他堂堂一王爷,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非得死皮赖脸地跟去听个明白吧?

        无奈之下,他之后恨恨地带着家人离去。

        接下来轮到卢勋了。

        “卢大人,你也请回吧。”

        对待堂堂府尹大人,郑经更是不客气,连个理由都懒得找了,就这么把他给打发了。

        最终,跟他一起回书局的,也就只剩下原本就住在书局里的那几人,比如说郑书笙、徐玄机、阮留之等人,再加一个新到的颜月月,以及刚被他留了下来的苏窍窍。

        而当大家回到书局后,郑经又说道:“你们各忙各的去吧,月月姐,你留下来一下。”

        最终,    竟然连阮留之等人都被他撵走了,    只留下了颜月月跟他一起来接待更是受宠若惊的王竞。

        啥事非得弄得这么神秘?

        连王竞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

        “王兄,    我听月月姐说,你是卖盐的对吗?这天下之盐,有三成出自于你家盐场?”

        郑经却问得非常直接。

        王竞一愣。

        作为商人,他之所以来书局拜访,虽然目的是为了寻找新的商机,但他没想到,郑经这一名士竟然比他这个商人还直接,连他的屁股都还没坐稳,竟然就问起他的生意来。

        “三成可能夸张了一点,但两成肯定是有的。”

        但他还是稍显得意地如实回道。

        这也确实是他的得意之处。

        这天下之盐,有池盐,有井盐,有矿盐,有海盐,但现如今基本上以海盐为主。

        而海盐,自江南往北,气温过低,海滩上很难析出高浓度的卤水来,煮盐的成本相对较高,因此一到北华那边,就算有盐场,普遍规模都不大。

        而南边,去到南海郡、义安郡那边,虽然温度高,海滩上的卤水浓度也更高,但交通却极为不便利。

        因此,算来算去,这天底下的盐场,确实是琅琊王氏家的最大,并且还利用了交通便利,几乎垄断了很大一部分的贩盐生意。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有一笔大生意,不知王兄有没有兴趣一起做。”

        郑经又开口说道。

        这次更直接。

        王竞又是一愣,问道:“啥生意?”

        “你提供粗盐给我,我来将其提炼成精盐,再由你销售出去,所赚的银子咱们对半分。”

        郑经直接说出了他的用意。

        这也正是他要把所有人都给撵走的原因。

        因为受了刺激的他,已经瞄上了精盐提纯的生意,而这桩生意,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本万利,因此,处于保密的需要,他必须尽可能地将消息封锁。

        如此大的一桩生意,他一个人也是吃不下的,因此他还得拉上王竞这位最大的盐商一起来分这杯羹。

        而王竞也确实具备成为他合伙人的资本。

        他有提炼精盐的原材料粗盐,有现成的销售渠道,有贩盐的许可,这样可以省去他不少事。

        既然是合伙生意,那就不如直接点,言之以利。

        这下可是把王竞给彻底说楞了。

        啥?

        我只需提供粗盐给你,你负责提炼成精盐,然后利润对半分?

        那你知不知道,这其中的利润到底有多大?

        此时的他确实一下就听懵了。

        他心里即刻就算起了账。

        正如郑经所知,按照现在的行情,一石粗盐的市场价大概在一千文左右,也就相当于一斤盐十文,而精盐,一斤盐的市价差不多是一两银子。

        二者的价差是百倍!

        为什么差价如此巨大?

        当然是精盐极难提炼。

        像王家的盐场,在熬制海盐时,一大锅盐里,也仅仅只能在刚开始熬制时,从锅的内壁小心翼翼地刮出少量盐晶,然后将其磨碎之后,才能成为精盐,剩下的,全是带苦涩味的粗盐。

        现如今,郑经却跟他说,他出粗盐,对方负责提炼,然后收入对半分。

        有这种好事?

        精盐又哪有那么好提炼?

        他可没听说竟然可以用粗盐来提炼精盐。

        因此,他立即笑道:“呵呵,浪之,你真若是能把精盐给提炼出来,那别说对半分,就算给我四成……不,三成,我也心满意足。”

        此时的他,觉得郑经是书生意气,在痴人说梦,因此他干脆充起了大方。

        也别怪他如此大方。

        要怪只能怪,这其中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

        打个比方说,一斤粗盐,他给其他盐商的批发价大概在五文左右,而一斤精盐,批发价则到了差不多七十文,相比市场价,这批发价更是价差一百四十倍。

        这么一算的话,粗盐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销售渠道又是现成的,因此别说三成,哪怕两成甚至是一成,他都乐于答应。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四我六,合作愉快。”

        郑经却立即向他伸出了右手。

        王竞一下就彻底懵了。

        啥?

        你来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