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10章 被逼出来的白嫖帝

第310章 被逼出来的白嫖帝

        啥正事?

        当然是把苏窍窍给留会宁啊!

        “王妃,我想把窍窍留会宁,然后每十天半月就给她写上一首新词新曲,专门交由她来唱,你觉得这主意如何?”

        郑经很简单地讲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

        这苏窍窍他肯定是要留的,但是在目前情况下,他又没那么多银子为她去续身,    并且她还得替醉香楼参加花魁大赛,因此思来想去,他只想出了这样一种勉强算是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醉香楼之所以让苏窍窍去各个地方都呆上一两个月,不就是为了帮她攒名气,好为花魁大赛国赛做准备吗?

        以那样一种方式去攒名气,哪比得上专门来唱三绝公子的新词新曲?

        说实在的,    尽管这个时代的青楼,    跟后世的勾栏还是存在一定的区别,但干的还是迎来送往的勾当,    因此,从内心来说,他其实是不太希望苏窍窍继续去干这个活的。

        毕竟苏窍窍已经说了以身相许,而他自己也不反对,这就意味着,苏窍窍已经成为了他的禁脔。

        那怎么办?

        他思来想去,只想到了一种暂时妥协的解决办法,那就是把苏窍窍当成后世的歌星来培养。

        只唱曲,不再陪吃、陪喝、陪玩,这下总可以了吧?

        这样的话,他内心还是能接受的,他也相信,这样苏窍窍也能接受。

        当然,最终能不能成,还得看德王妃答不答应。

        那德王妃会不答应吗?

        傻子才不答应!

        要知道,郑经当时在豫州为苏窍窍所写的那两首词,这两个多月下来,    已经不知为醉香楼赚了多少白花花的银子。

        而两个多月过去后,那两首词也稍稍有些过气了,郑经虽然有写新诗,但适合编成新曲的却是一首都没有,这让德王妃颇感遗憾。

        她原本还想着,有没有可能再让郑经写两首新曲出来?

        正当她为此发愁时,郑经却主动说,每隔十天半个月,就写一首新词新曲出来,哪有比这更好的事情?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苏窍窍哪还用得着去扬州、苏州啊?

        专门呆会宁专唱三绝公子的新曲,那估计扬州和苏州的那些有钱人,估计都会一窝蜂地涌过来听她的新曲吧?

        这绝对是别无分号的独家生意!

        还有,苏窍窍唱过的那些曲子,等稍稍过气了,醉香楼的其她伶人还可以唱,还可以继续为醉香楼带来大把大把白花花的银子。

        笑意即刻就浮现在了德王妃脸上,但她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十天半个月一首新曲?你确定你能写得出来?”

        这倒确实是一个问题。

        要知道,    能被醉香楼当成招牌曲目来唱的,起码也得上佳作品才行,若是绝佳甚至是传世佳作,    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问题是,就算是最厉害的诗词大家,一辈子下来,能写出多少首水准能达到上佳的诗词?

        能有一百首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吧?

        至于能谱成曲来唱的,能不能有个三五十首?

        从古至今,还没有过这么厉害的人出现过。

        可现在郑经却说,十天半月就弄一首出来,这让德王妃忍不住怀疑,这家伙为了把苏窍窍留在自己身边,有可能会滥竽充数,拿一般的作品来敷衍自己。

        郑经却回道:“首首传世可能有点难度,绝佳嘛,应该还是不难的。”

        此言一出,大家又一次全被惊呆了。

        要知道,按照诗词的等级划分,分为佳作、上佳、绝佳、传世,到了绝佳那一级别,就已经非常罕见了,一年到头也未必能见到一两首,一旦出现就是天下流传,并且可能传世数百年。

        全天下人一年到头都整不出一两首,可郑经现在却说,光是他,十天半月就能弄出一首来,有没有这么夸张?

        这是要把牛给吹上天吧?

        就算他是字词曲三绝的三绝公子,大家也还是忍不住如此怀疑。

        这下连德王爷都憋不住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可是有不少人想要郑经的诗,可这家伙倒好,每一次,都是以灵感为由拒绝,直到讹到足够的好处。

        他忍不住出声嘲讽道:“你确定?你不是老是说没灵感吗?怎么一下子突然又有信心了?”

        “哈哈,之前没灵感,是缺少美人相伴啊,现如今窍窍姑娘一来,我顿时就觉得,这灵感如泉涌。”

        郑经却厚颜无耻地回道。

        为了一个苏窍窍,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豁出去了。

        现在的他,银子还不够多,所以没办法用钱来替苏窍窍续身,可诗词这东西,他却是取之不竭,因此他灵机一动,就想出了这样一白嫖的办法。

        十天半个月一首新词新曲,难吗?

        对别人而言,难于上青天,可是对他来说,根本就没难度,要知道,唐诗宋词,自唐宋之后,流传于世的诗词佳作不要太多太多。

        别的先不说,光是李煜、柳永、李清照、纳兰性德等这些婉约派代表词人的作品,就足够他剽窃上好几年了,更何况还有其他大把词人的词可用?

        若是非要说有点难度的,那就是给词谱曲了。

        可现在擅长此道的颜月月也已经来到了他身边,有了颜月月的辅助,他相信这也不成问题。

        只是这么一来……

        郑衍先忍不住一声叹息。

        要知道,他作为郑经的同宗长辈,想要郑经一首诗词已经要了很久,至今还未能如愿以偿,现如今,郑经为了一青楼伶人,却给出了十天半月一首新词的承诺。

        这让他怎么想?

        我忍!

        等忍过了今日再找他算账!

        张籍、骆斐两人一时不知该说啥好了。

        在这两位大儒的眼里,郑经绝对是儒家中兴的希望,在此之前,他们还觉得此人极为正经,可谓称得上是德才兼备,可现在为了一伶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都说了出来。

        实在是没眼看了!

        此时心情最为复杂的,还得非徐玄机莫属。

        要知道,在颜月月和苏窍窍到来之前,她是被郑经主动示好的那一个,她原本还以为,这家伙三妻四妾的想法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因此还想着,再考察他一段时间,若是为人还算正经,那她就咬牙答应了他。

        谁知,这颜月月和苏窍窍一来,这家伙的本性就暴露无遗。

        唉,登徒子就是登徒子!

        她忍不住一声叹息,心里顿时就觉得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