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09章 新的想法

第309章 新的想法

        我想把窍窍姑娘留在会宁!

        郑经此言一出,全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然后所有人都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向了他。

        对于大家而言,今天的这场论道胜利确实没啥好庆祝的,因为整场论道下来,除了一开始的几个问题之外,最为关键的**论,    确实就是炒剩饭,说起来算是有点胜之不武。

        假如不是提前有约定,这场庆功宴其实都没必要。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人刻意去恭维郑经,因此在抵达梨苑之后,大家基本上是在各聊各的,    但耳朵却都在留意着郑经这边。

        啥?

        他想把苏窍窍留在会宁?

        这代表啥意思?

        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即就被吸引了过来。

        要知道,    在郑经做出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    大家对于发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都有些见怪不怪了,假如说还有什么事值得大家关心的话,那只有一个,就是他的婚姻问题。

        这是一个早婚的时代,女子的普遍嫁人年龄在17岁,男子稍稍晚一两年,但普遍也是在20岁之间,个别指望金榜题名的士子会更晚一些,但也不会超过25岁。

        像现在围在郑经身边的那些士子,其实相当一部分都已经娶妻了。

        这么一算,郑经其实已经到了晚婚的年龄,而以他目前的成就,要不要金榜题名再娶妻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哪怕是金榜题名,对于他的声望来说,顶多能起一个锦上添花的作用,没人会再看重那个。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

        或者说,    他会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子为妻?

        这才是最值得大家好奇的问题。

        毕竟郑经口口声声说自己要三妻四妾,但却始终没有付诸行动。

        而现在,他竟然当着德王妃的面,说想把苏窍窍留在会宁,这意味着什么?

        答案不言而喻。

        要知道,苏窍窍现在可是醉香楼的摇钱树,因此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不可能如此轻率地向德王妃提出这样的要求。

        而郑经现在却当着大家的面提了出来,那就只能说明,他想把苏窍窍给收入囊中。

        收就收呗,毕竟像苏窍窍这种既漂亮又有才还年轻的新晋花魁,是个男人都难免会动心,只不过郑经在这个时候提,到底是飘了,还是色令智昏?

        这绝对是过分要求啊!

        要知道,苏窍窍现在不仅是醉香楼的摇钱树,接下来还将参加花魁大赛的国赛,等于是醉香楼的金字招牌,    现在去跟德王妃去提这样的要求,    不是想砸醉香楼的招牌是什么?

        几乎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包括刚厚着脸皮加入进来的王竞。

        其实对于苏窍窍,    王竞也是眼馋的,    说句不好听一点的,假如苏窍窍不是还没参加花魁大赛国赛,说不定他心一横,就会花上大把银子来帮她续身。

        毕竟他是最不差银子的那一个。

        可一旦牵扯到花魁大赛,他就不敢动这个心思了,因为他不清楚,要多少银子才能打动德王妃,让她做出放人的决定。

        他都不敢动的念想,这郑经竟然就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提?

        这未免也太看得起了自己一点吧?

        他一边腹诽,一边看向了德王妃,想看德王妃如何来应对。

        此时的德王妃也被郑经的这一句给惊到了。

        她没想到,自己昨晚才答应把颜月月给了郑经,这家伙今天竟然又找她来提要求,想把苏窍窍留在会宁。

        这让她如何回应是好?

        这还真是为难她了。

        谷閠

        说实在的,换个别的红伶,哪怕是醉香楼现在最红的那一个,但凡郑经提这样的要求,她眼睛都不带眨的,绝对会一口答应。

        一个伶人而已,哪里比得上跟郑经建立承负重要?

        要知道,醉香楼最近一两个月生意之所以能爆火,就跟郑经脱离不了干系。

        还有,《华夏早报》也没让德王府少赚啊!

        在跟郑经建立承负关系后,德王妃已经尝到了大大的甜头。

        可苏窍窍却是不一样的。

        要知道,花魁大赛三年才有一次,而一家青楼能不能在花魁大赛有好的表现,事关青楼未来三年的名气和收益,因此,不管是哪家青楼,花魁大赛的参赛花魁,在未参加完花魁大赛之前,一般都是不容被人染指的。

        因为一旦传出去,某某某已经是谁谁谁的囊中之物,那等到花魁大赛时,谁还去给她投票?

        因此,郑经的这一突兀要求,还真是给德王妃出了个大难题。

        跟郑经的承负她想继续维持,但醉香楼的招牌她也不想砸,那怎么办?

        办法还是有的。

        她立即就笑道:“浪之,你就这么心急啊?此事能不能等窍窍参加完花魁大赛之后再商量?你真对她有意思的话,我到时直接把她当女儿嫁给你如何?”

        为了两全其美,她采取了缓兵之计。

        甚至于说,为了让郑经满意,她连续身的事都不提了,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诺,等花魁大赛过后,直接把苏窍窍嫁给他,当妻也成,当妾也罢,他怎么高兴怎么来。

        这绝对够大方的了。

        大方得连王竞听了都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可郑经却摇了摇头:“不不不,王妃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之所以想把窍窍留在会宁,并不是想占你的便宜,而是有个新的想法想尝试尝试。”

        令所有人意外的答复来了。

        啥?

        你让苏窍窍留会宁,并不是想娶她,而是另有想法?

        所有人都讶异地看向了郑经,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德王妃也同样惊讶。

        但她却故意问道:“什么?难不成你不是对窍窍有意思,想娶她?”

        这下总算是让郑经有几分尴尬了。

        他之所以向德王妃提出这样一要求,自然是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这应对之策,当然不是摆明了说,我想娶苏窍窍,而是别的,毕竟在场还有那么多人在,他不可能厚颜无耻到那种程度。

        只是他没想到,德王妃非得逼他当众承认。

        “这个……那个……娶她的事,等过了花魁大赛再说吧,至于现在,咱们不妨先商量正事。”

        他咬牙承认了自己确实对苏窍窍有想法。

        这是不得已的事。

        要知道,苏窍窍已经对他说出了以心相许的话,若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否认的话,那也未免太不光明磊落了一点,那样也很容易伤姑娘的心。

        此言一出,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这家伙,果然是想把苏窍窍给收入囊中!

        只不过为了达成这一目的,你又想玩出啥花样来?

        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又被勾了起来。

        德王妃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她笑问:“啥正事?你不妨先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