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300章 大论道来临

第300章 大论道来临

        “放心,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

        郑经的这一句,确实是给苏窍窍吃了一颗定心丸,也让她彻底豁出去了,说出了一句:以心相许。

        为什么不直接说出以身相许?

        此时的颜月月却忍不住腹诽道。

        此时的她,稍稍有那么一点点羡慕妒忌恨,这让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经历。

        当年的她,    也是曾有过以心相许的人的,而且那时的她,已经是在大红大紫之后,为她续回自由身的代价,远不如现在的苏窍窍那么大,只可惜,她最终碰上的却是一个负心汉。

        而现在,苏窍窍连花魁大赛国赛都还没参加,醉香楼在她身上的巨额投入,    回报才刚刚开始,郑经跟她,暂时也还没产生太深的情愫,可郑经却一口承诺了,一切交给他来处理。

        这样一对比,她跟苏窍窍之间,这遭遇简直就成了天差地别,想让她不羡慕妒忌恨都很难很难。

        当然,苏窍窍毕竟是她一手亲自带出来的,她跟苏窍窍之间,已经有了一种近似母女也近似姐妹的感情,因此,她能看到苏窍窍一出道就能遇上有情有义的有情郎,她在羡慕妒忌恨的同时,也是为她感到高兴的。

        唯一让她感觉尴尬的是,假如她跟苏窍窍最终都委身于郑经,那两人之间的关系,    会不会变得尴尬?以后苏窍窍还是继续叫她颜妈妈?

        正当她为此纠结时,郑经又开口了:“那就这样吧,今天你先回,等明天论道过后,你再来找我,跟我一起去见王妃。”

        为了让自己静心,明天还要参加大论道的郑经终于忍不住下逐客令了。

        可这样,并没有让苏窍窍感觉伤心,因为在这一逐客令里,还包含着一层最为让她兴奋的信息:这事明天就有望解决!

        “那就有劳浪之兄了。”

        她眉目含情地行了一礼,然后在颜月月的陪同下,离开了郑经,又一次去向了后院。

        “颜妈妈,你说……浪之兄真能帮到我吗?”

        前脚刚出门,后脚她就忍不住问起了颜月月。

        相比她见郑经之前的愁眉苦脸,此时的她是眉飞色舞,神采奕奕的,但她还是很难相信,今天与郑经一见,竟然让自己最为烦恼的事情有望解决。

        “以后你别再叫我颜妈妈了,    叫我月月姐。”

        颜月月却回道。

        苏窍窍不解,    问道:“为什么?”

        “你说呢?”

        颜月月反问。

        苏窍窍楞了一下后,心想,是不是浪之兄叫你月月姐,而我又将是浪之兄的人,所以得跟着浪之兄一起叫,才不会乱了辈分?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颜月月也正馋着某人,因此立即乖巧地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觉得隐患已成功解决的颜月月这才满意地回道:“这么说吧,浪之真若是有心拯救你的话,别说一个你,就算是十个你,他也能救。”

        尽管知道拯救颜月月所需付出的代价很大很大,但已经知晓了郑经底细的她也知道,再大的代价,其实郑经也是付得起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当然,她也很好奇,郑经会采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说服德王妃。

        答案必须得等到明天才能揭晓。

        ……

        大论道的一天终于来了。

        因为太后要亲临,因为太子爷的介入,这一场论道的规模确实弄得很大,论其影响力,比豫州花魁大赛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到场的,除了太后、太子爷之外,还有满朝文武。

        谷揍

        既然影响力如此之大,那自然就不能谁想进就进了,于是,主办方会宁府加国子监仿效花魁大赛的模式,采取了售票制。

        国子监的监生倒还好,凭监生身份,就可以免费入场。

        非国子监监生、朝廷七品以上大员的,有秀才以上身份的,想进去的话,五两银子一位。

        而连秀才身份都没有的,对不起,门票是十两银子一位,要是到晚了的话,还未必进得去,毕竟总体人数规模是有限的。

        至于进场之后的雅座,抱歉,那已经不是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而是得看你有没有弄到雅座的本事。

        一场论道,想听竟然还得花银子,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头一回,可是没办法,谁让大夏国突然出了份《华夏早报》,将此事推向了风口浪尖,让论道变得一票难求呢?

        国子监和会宁府倒是开心。

        按照协商好的,这一场论道所产生的收益,一份上缴国库,一份归国子监来发展教育,一份给会宁府来办义学。

        骆斐和卢勋已粗略一算,每家少说也能分到近两万两银子。

        这让他们忍不住想,这样的论道,若是时不时就能来上一场,那他们岂不是就不用为银子发愁了?

        只可惜他们还是缺少商业头脑的,比如说并没有想到,给今天的论道双方给点出场费之类的,因此,这样的论道会不会再有,那还得看某人答不答应。

        确实,作为大论道的重要参与方,郑经所获得的好处实在是不大,骆斐所给他的,也只不过是书局这边的人可以免费入场,并在会场为他们提供前排的雅座。

        仅此而已。

        这让郑经很是愤愤不平,在出发之前,又忍不住跟前来给他当啦啦队的德王府一家抱怨道:“这卢大人和骆大人真不会来事,趁此机会大把赚银子,竟然连出场费都不给,下次再也不跟他们玩了。”

        此时的他,还是没有因为大论道的即将到来而表现出一丝的压力。

        这让德王妃忍不住乐不可支地调侃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那点银子啊?你是缺银子的人吗?”

        “蚊子腿再小它也是肉啊。”

        郑经用后世经典的一句来回应了她。

        此时围在他身边的,除了德王爷一家之外,自然还有一众江南才子,阮留之、颜月月、郑书笙、徐玄机等,甚至连在工坊忙碌的小鲁也被叫了过来。

        这就是郑经一方所有的啦啦队成员。

        现如今他这么一说,众人立即就被他的财迷样给逗乐了。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这一句对于在场的大家来说,绝对够新鲜。

        “对了,王妃,等论道完毕之后,你再跟我回书局,我还有事要同你商量。”

        郑经又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德王妃一愣。

        啥事这么重要?

        竟然能让你这家伙在论道之前还惦记着?

        其他人也不解。

        唯有颜月月知道,这是要解决苏窍窍的事了。

        “出发。”

        郑经大手一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