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92章 考验

第292章 考验

        难不成这家伙喜欢啃老草不成?

        此时的德王爷,正看着貌似亲密无间的郑经和颜月月在发愣。

        也由不得他这么想。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可是心心念念地想把郑经招为德王府驸马爷的,只可惜这家伙始终对陈蒨文无感。

        既然对陈蒨文无感,那你总得喜欢女人吧?

        可是在相处了近两个月之后,他却发现,    郑经在这方面还真是跟和尚有得一拼。

        他原本以为,郑经是对郑书笙有念想,但他最终却发现,郑经跟郑书笙之间,确实干净得跟兄妹一般。

        至于对书局里的另外一位姑娘,道家的徐玄机,这家伙虽然偶尔会口花花一下,    但却并没有实际的行动。

        最为关键的是,    明明河对岸就是十里秦淮风月之地,    可这么久以来,这家伙连一次都没去逛过。

        由此,他还曾经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啥的。

        可现在看来……

        看着一脸小女人模样站在郑经身边的颜月月,他确实感觉到了非同寻常。

        “怎么,你舍不得?”

        看着德王爷迟迟不表态,郑经却来了这么一句。

        德王爷:“……”

        当然舍不得!

        他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对于男人来说,最值得惦记的,是那种得不到的女人,而颜月月,就是那个始终被他惦记的女人。

        当年的他,确实对颜月月动了心,想纳她为妾,只可惜当时的颜月月喜欢的不是他,而是当时才名比卢勋还要高出一头的另一位大才子,当时的状元郎。

        也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位状元郎,口口声声说要娶颜月月,可真要他花银子给颜月月续身时,他却舍不得了,最终做了负心郎。

        而颜月月也一气之下,回了北华。

        德王爷原本还以为,这次颜月月回会宁,他又有机会了,可他哪曾想到,突然又冒出了一个郑经,跟他要起人来?

        这不是要割他的心头肉吗?

        他不禁转向了颜月月问道:“月月姑娘,你的意思呢?”

        “我听从王妃安排。”

        颜月月自然是回得滴水不漏。

        而这样一句,却是让德王爷听出来了,她心里是愿意的。

        果然勾搭成奸了!

        这对狗男女!

        他忍不住又愤愤地腹诽了一句,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容我跟王妃商量过后再定如何?”

        ……

        竟然没有痛快地答应?

        这一结果,稍稍有点出乎郑经的意料,要知道,现在的颜月月,    已经不是能给醉香楼天天赚来大把银子的红伶,    因此,以他跟德王府现有的合作关系,    这原本也就是打声招呼的事。

        毕竟现在书局里的那些仆妇、杂役之类的,甚至包括陈管事,都是德王府主动送给他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他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谷卮

        在带着颜月月离开书局,前往南城庄园的路上,他忍不住开口问道:“月月姐,这德王爷,是不是对你有啥念想?”

        “呵呵,你说呢?姐在当年好歹也算是红极一时,魅力无限,认识我的男人都对我有念想不是很正常吗?”

        颜月月自然是不肯确切地承认的。

        毕竟这事关德王爷的名声。

        但郑经却是懂了。

        唉,这狐媚姐姐一来,就搞得我跟德王爷兄弟变情敌,这以后还怎么处啊?

        他忍不住又一声叹息。

        这一层因素,也确实是他所预料到的,但事到如今,口都已经开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于是,他又安心地带着颜月月,视察起他为她们打下的江山来。

        接下来要看的,也就是南城山庄和造纸工坊。

        “这里,是我花了不到三千两银子买下来的,等修缮好之后,我会把印书和印报都全搬这边来……”

        抵达南城山庄之后,他简单地给颜月月介绍了起来。

        其实南城山庄这边暂时也没啥好炫耀的,毕竟印书办报之类的,已经在书局炫耀过了,而办义学这事,则设计到他培养技术工匠的长远规划,因此他暂时也不想细说。

        重点就是郊外的造纸工坊。

        在离开南城山庄后,他又带着颜月月往造纸工坊奔去。

        尽管能不能离开醉香楼来跟郑经,还得等德王妃同意了才能最终确定,但此时的颜月月已开始进入了状态,坐在马车上的她,很快就好奇地问道:“我听郑家小姐说,你买下造纸工坊,是想造出又好又便宜的纸张,你真有这个把握?”

        “那是当然,等一会你看过之后就知道了。”

        郑经自信满满地回道。

        他之所以把颜月月带出书局,其实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带她来看造纸工坊,然后就此还有些事情想跟她协商。

        那就是造纸工坊的规模的问题。

        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

        一是把造纸工坊办成小规模,仅满足书局自身的用纸需求即可。

        二是进一步扩大规模,除了满足自身需要之外,还把纸张推向市面,让造纸也成为另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

        从挣银子的角度来说,自然是后一种更好。

        但后一种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涉及到销售的问题。

        其实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不管是印书还是办报,在销售上,采取的都是一种取巧的模式。

        印书这一块,道藏是跟道家合作,教材是跟国子监合作,唯一的一本《三字经》,暂时采取的是预订的方式,因此在销售上,并没有耗费他太多时间。

        办报则更是简单了,可以说,从头到尾,他除了去了趟文庙,把文庙和国子监的代销事宜谈下之外,其它的,都是由德王爷去搞定的。

        而纸张的销售则大不相同。

        一旦他决定大规模造纸,把纸张推向市面,那不花大量的精力去建销售渠道,跟其它商家谈供销合作事宜,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而这些琐事他又不想亲自管,而是打算将此事交给颜月月去打理。

        这也正是他要请颜月月来当这个大管家的原因。

        因此,这事他也得先征求颜月月的意见。

        对他来说,当然不会嫌银子多,但假如颜月月也觉得这很麻烦,不想去挣这个银子的话,他也觉得无所谓。

        反正他打算把决定权交到颜月月手里。

        也把这当成是对狐媚姐姐的一个小考验,看看她是否能配得上大管家这一职位,也看看她的潜力在哪里。

        造纸工坊很快就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