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89章 我把你当姐,你却老是馋我身子

第289章 我把你当姐,你却老是馋我身子

        颜月月顿时就傻眼了。

        说实在的,她一见到郑经,就忍不住想调戏,这种心态,就跟那种阅人无数的娘们喜欢捉弄毛头小伙一般,只不过她愿意的捉弄对象,仅有郑经一个而已。

        可现在她没想到,    郑经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跟你?

        把你的整个家当都给我来管?

        我愿意的话,你即刻就跟德王妃去要人?

        看着郑经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她不可能再把它当成玩笑话。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当然不可能认为,郑经这是在向她示爱,想要娶她为妻的意思,毕竟现在的郑经想娶什么样的女子为妻都不成问题,而她跟他的年龄差距又摆在那里。

        “你认真的吗?”

        她再次确认了一句,    言语中的玩笑之意不再。

        “当然。”

        “为什么是我?”

        “你知道的,    在这世上,    我现在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而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又很多很多,但实实在在地帮到我,又能被我信任的人又很少很少,所以……”

        郑经的理由来了。

        颜月月则是短暂地沉默了。

        她算是弄明白了,郑经是打算把她当大管家来对待,而之所以选择她的原因,则是因为他觉得她是可信的,像亲人那样。

        这种信任,其实让她有点小感动,可毕竟她这一辈子都围着醉香楼在转,真让她一下子离开的话,她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适应得过来。

        还有,真要成为郑经的大管家,那以后还能像现在这样,想调戏就调戏吗?

        因此,    她在犹豫,然后说道:“这事太突然,容我考虑考虑。”

        “嗯,不急,你先好好了解了解再说。”

        郑经笑着回道。

        他原本也没有要她立即就做决定的意思。

        只不过接下来,他这边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

        印书,办报,造纸……随着这些事通通铺开,在经营上,接下来就避免不了要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而他自己,又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因此,请一个合适的大管家是必须的。

        然后大管家再去请掌柜、账房之类的,才能帮他把一大摊子事情都一一理顺。

        而在大管家的人选上,除了颜月月,他确实想不到其他更为合适的人。

        一听说郑经并没打算让她立即做选择,颜月月即刻又松了一口气,笑问道:“那你能不能先跟姐姐说说,    你现在到底有多厚的家底了?”

        她即刻又恢复了原样,    又打探起这一她极为好奇的事来。

        在此之前,    她只是从郑书笙那里听说,郑经现在又是印书,又是办报,很能挣银子,所以一口气就买下了一座山庄,外加一个造纸工坊,但郑经到底有多能挣,她还是不太清楚。

        这倒是把郑经给问住了。

        “我算算……”

        因为没细细算过,他即刻就开始掰手指头。

        “办报的话,每个月挣个两三万两应该不成问题。”

        第一笔稳定收入先被他列举了出来。

        第一期的《华夏早报》,最终的发行量是两万二千多份,而第二期,则直接奔着三万份去了,一份报纸现在能挣个五钱银子,他占七成,这么一算的话,每个月挣个三万两银子确实不成问题。

        而等他把竹纸造出来之后,只会挣得更多。

        “至于印书的话……”

        他掰下了第二根手指头,但紧接着他却停住了。

        谷択

        这要怎么算?

        现在他只能说,光是一本《三字经》,在还只满足预订的情况下,就已经给他挣来了三四万两银子,而接下来,他还要印道藏,要印标准教材……

        “平均一个月给我挣个四五万两银子应该不成问题吧,只会多不会少。”

        无奈之下,他只能回了这么一句。

        可就算是这样……

        “这么多?”

        颜月月惊叫道。

        而郑经则拽拽地回道:“嗯,我挣银子的本事,连德王爷都羡慕妒忌恨。”

        颜月月一下又沉默了。

        此时的她在想:你真要是这么能挣的话,德王爷不羡慕妒忌恨才怪!

        她暗暗拿醉香楼来做了个比较。

        其实青楼也是很挣钱的,正常情况下,豫州醉香楼一个月下来,也会有个三五万两银子的利润,像扬州、会宁这种繁华之地的醉香楼,则会更高一些。

        可问题是,醉香楼是已经经营了很多年,并且几千上万人在围着它转,而你,仅仅是凭一己之力,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就能月入七八万两银子好吧!

        她原本以为,想王竞那样的盐商,在垄断了盐业经营的情况下,已经算是有钱人中的天花板了,可现在她却发现,论富裕程度,未来的郑经可能未必会输给王竞。

        王竞多有钱?

        整个琅琊王氏不太好说,可若是论王竞个人的话,绝对不会超过千万身家,毕竟盐业收入虽然丰厚,但利润是整个琅琊王氏分。

        而几百万身家的话,郑经多久能挣出来?

        要不要五年?

        这一结论确实又把她给惊到了。

        在青楼呆了十多年,她也算是见过有钱人了,可现在她却发现,她曾见过的那些有钱人,挣银子的本事跟郑经一比,简直就是渣。

        “啧啧啧,还真是没想到,三个月不见,你还真摇身一变,变成了郑大财主啊!”

        她即刻又感慨着调侃了起来。

        紧接着,她媚笑着凑近了郑经,说道:“要不你干脆把姐给收了吧,要是嫌姐年纪大的话,当小妾也成,大不了你再娶多十个八个小妾好了。”

        郑经:“……”

        又来了!

        我认真把你当姐,你却老是馋我的身子!

        他苦笑道:“别闹,在说正经事呢。再说,我连妻都没娶,又怎么收你当小妾?”

        “那你赶紧娶啊,再不娶,姐就真老了!”

        颜月月又半真半假地说道。

        也别怪她如此花痴,要知道,在这世上,能入她法眼的男子实在是不多,而像郑经这样的,既有才又能挣银子,还帅气又好玩的男子则更是天下罕有。

        在这种情况下,她不馋他身子才怪。

        毕竟这是一个风气极为开放的时代,而她又是青楼出身,只要自己高兴,那给谁当小妾都成,管他老还是少。

        哪怕就给他当个三五年小妾,咱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她忍不住如此想道。

        郑经:“……”

        唉,这天没法聊了。

        真不知道,请她来当这大管家,是不是引狼入室。

        他忍不住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