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83章 根本就瞒不住

第283章 根本就瞒不住

        就在颜月月和苏窍窍抵达扬州的同一天,《华夏早报》的第二期也投入到了印刷之中。

        初五,十五,二十五,这是《华夏早报》定下来的发行时间。

        而这一期的报纸上,也确实还是有着很多跟郑经有关的内容。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那篇《三绝公子:我们信了上千年的道,    竟然可能是错的》。

        而在这篇文章里,因为把三绝公子用两首诗换来了全套道藏当成了趣料来写,因此,与之相配的,则是他送给诸糅真人的那两首诗,一首《道情》,    一首《小松》。

        当然,前一篇文章的署名者,    是被强迫接受的阮留之。

        更为劲爆的,    则是另一篇文章。

        这是一篇同样是由郑经亲自执笔,但署名者却成了席希明的文章,文章的标题为:《这很可能是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大论道》。

        还是典型的震惊体。

        而在文章里,郑经不仅以国子监将编撰标准教材为出发点,讲述了引发争议的事情前后经过,还恬不知耻地将自己的身份给隐匿了起来,大夸特夸了一通,把自己描述成了让张籍都赞不绝口的后起之秀。

        一位是皇宗学的执掌者,儒家成名大儒,另一位则是学问连文庙主持都赞不绝口的儒家后起之秀,一场典型的新老之争。

        到底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还是姜是老的辣?

        这就是整篇文章的卖点。

        不得不说,为了让《华夏早报》更火爆,也为了让自己能更快出名,郑经实在是够不要脸的,竟然借他人之名来大夸特夸自己。

        “哈哈,先生署我的名,    那我岂不是可以白得十两银子了?”

        被署名的席希明倒是乐不可支。

        按照报社的规定,在报纸上刊登文章,是有稿费可拿的,并且因为报纸太过于能赚钱,这稿费还不低,从五两银子到十两银子一篇不等。

        “唉,我倒是宁愿不要这十两银子。”

        同样被强迫署名的阮留之却还是一脸的不情愿。

        “留之先生,你就认了吧,现在报纸都已经开始印了,你再反悔也来不及了。”

        有士子立即就笑着调侃道。

        在一起相处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书局内的氛围已相当不错了,在此之前,在一众士子面前,德王爷、阮留之这些名士,还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当郑经这个当先生的,把自己极为不要脸的一面给暴露出来了之后,士子们也越来越放得开了,别说是阮留之,    就连郑经的玩笑都敢开了。

        “唉,没想到我一世英名,就坏在了这家伙手里。”

        阮留之又自嘲了一句,然后又抓紧帮忙分拣起报页来。

        在报纸的第一期大卖之后,这第二期的印刷任务就更重了,尽管现在又新招了不少印刷工匠,可为了满足市场的需要,现如今,这报纸的印刷也已经变成了两个版同时开印。

        也就是说,同一页报纸,被排了两个相同的版,然后用两台机同时开印,这样一来,人手又有点紧缺了,这弄得阮留之又被抓了壮丁。

        别说是他,就连平日里只发号施令,很少动手的德王爷,此时也正在另一个房间里忙碌着,来给已经印刷好的报纸清点打包。

        不用说,德王爷也是被郑经抓的壮丁。

        而抓他的理由,则是他提出了新的要求,那就是寄往外地醉香楼的报纸,得跟送往朝廷的报纸一样,第一时间就发出去。

        “既然要占书局的便宜,那就乖乖地干活吧,别太把自己当王爷。”

        这是郑经的原话。

        按照他的说法,在书局和报社之内,人人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对此,德王爷也颇为无奈,谁让醉香楼那边传来消息,这报纸实在是太抢手,能加价卖不说,还能给醉香楼带来更多的生意呢?

        谷鹀

        当然,外地报纸加价卖这种事,他是不会跟郑经说的,而因为心虚,他也不得不接受了郑经的指派,老老实实地干起了活来。

        就这样,端午节一早,在第二期报纸送往宫里和朝廷的同时,发往外地醉香楼的第一批报纸同时也被发了出去。

        而已抵达扬州醉香楼的颜月月和苏窍窍,就在当天傍晚拿到了新的一期《华夏早报》。

        两人在到了扬州之后,已经休息了一天,等到了今晚,苏窍窍又得在扬州开门迎客了,而颜月月怕她新到一个地方不习惯,就决定再在扬州陪苏窍窍几天,帮她适应一下新的环境和客人后再动身去会宁。

        然后两份新到的《华夏早报》被第一时间送到了她们手里。

        啥?

        这家伙,在从豫州来会宁的途中,竟然还跟道家天静宫宫主辩论了一场?赢了天静宫宫主不说,竟然还凭两首诗换来了道家整套道藏?

        两人很快又被报纸上的消息给震惊到了。

        她们最先关注的,是报纸上这篇关于道的新定义的文章,以及郑经送给诸糅真人的那两首小诗。

        对两人而言,相比昨天所看到的,今天的这则消息确实要劲爆太多,要知道,在豫州时,郑经只是展现了在字词曲方面的才华,而报纸上现在却说,郑经所重新定义的道,竟然让道家的诸糅真人都无从反驳。

        这得有多了不起?

        这么说来,郑经不仅是字词曲三绝,还是得道高人?

        她们忍不住惊讶地想道。

        别看字词曲三绝也已经非常了不得,可是与得道高人相比,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像诸糅真人那种水准的,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无比的受人尊敬,而字词曲三绝只会被人欣赏、称赞。

        “啧啧啧,要不是要陪你,我恨不得立即就去会宁,把这家伙的脑瓜子给掰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颜月月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以这样一句,表达了自己对小冤家才情的骄傲。

        苏窍窍同样在为郑经而骄傲,但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把自己的心思溢于言表,而是笑了笑之后,看向了另一篇同样很有吸引力的文章。

        《这很可能是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大论道》。

        很快,她看出了玄妙,连忙指着文章说道:“颜妈妈,你看这篇,这即将跟师舒师大家论道的,会不会也是浪之兄长?”

        颜月月一愣,也连忙看了起来。

        除了他,还能有谁?

        很快,她得出了跟苏窍窍一样的结论。

        其实对于熟悉郑经的人来说,哪怕报纸上隐瞒了跟师舒论道者的身份,但得出这样一结论并不难,毕竟前面的那篇文章,其实已经把郑经在悟道方面的水准展现了出来。

        这下颜月月有点在扬州呆不住了。

        为啥?

        因为报纸上登着,某人跟师舒的论道之日,就在五月初十,算起来也就剩下五天时间了。

        百年难得一见的大论道啊!

        颜月月又岂肯错过?

        不行,我得立即动身去会宁!

        她忍不住如此想道。

        此时的苏窍窍也在想:好想去会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