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82章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第282章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怎么会这么多人来接船?

        正准备下船的颜月月和苏窍窍都稍感纳闷。

        而前来接船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扬州本地的一些年轻士子,当他们打听到,苏窍窍就在这条船上时……

        “窍窍姑娘。”

        “窍窍姑娘。”

        很多年轻士子即刻就高声呼唤了起来,想一睹苏窍窍的真容。

        这就更是颜月月和苏窍窍纳闷了。

        这些年轻的士子,竟然都是来接苏窍窍的?

        人多得有点没道理啊!

        此时的颜月月很是不解。

        要知道,十多年前,    她也曾是豫州花魁大赛的魁首,也曾像现在的苏窍窍一样,夺魁之后差不多两个月,就来了扬州,可那时的她,除了醉香楼的人之外,根本就没其他人来接船。

        世情就是这样的,当你夺魁之时,    很是能火上一阵子,但时间一长,你就逐渐被世人所遗忘,只有在有别人提起的情况下,部分人还能勉强回想起来,你曾经是某某大赛的花魁。

        可今天的情况,却是有些反常。

        为什么会这样?

        她百思不得其解。

        她有所不知的是,之所以有这样的效果,还得归功于那份《华夏早报》创刊号的功劳。

        确实,在豫州花魁大赛已过去近三个月之后,苏窍窍夺魁之事,理应已逐渐被人所遗忘,可问题是,前些天的《华夏早报》上恰好又登了一篇关于豫州花魁大赛的文章。

        在那篇文章里,虽然重点是写三绝公子的力挽狂澜,以一己之力,将处于不利地位的苏窍窍捧上花魁之位,    可是在文章里,也对苏窍窍的出色表现进行了大肆的描述,    这样一来,苏窍窍人还没到,却又在扬州火了一把。

        而这一火的后果是,愿意花重金去见她的,已经在醉香楼排起了长队,现在就算是普通的打茶围,醉香楼都已经把价格提升到了五十两银子一位。

        很显然,这是典型的坐地起价。

        这样一来,那些财力有限的年轻士子,想在醉香楼见苏窍窍一面就相当难了,于是乎,很多年轻士子干脆来码头守株待兔。

        反正从豫州来扬州的船只,两三天才一趟。

        这就是码头上前来接船的人特别多的原因,当然,除了一些年轻士子以外,还有很多是当地的泼皮,前来凑热闹的。

        颜月月和苏窍窍很快也得知了这一原因,    因为她们一下船,    立即就有热情的士子把一份华夏早报塞到了她们手中,    以获得跟苏窍窍聊上几句的机会。

        同样跟苏窍窍聊上几句,    打茶围得五十两银子,而现在一份报纸也就几两银子,明显是这种方式要划算很多。

        码头上跟士子们的应对暂且略过不提。

        尽管苏窍窍已经动了脱离青楼之心,可是在没有找到离开的法子之前,她还是比较敬业的,最起码在面对这些热情的士子时,她还能做到应付自如。

        应付过后,两人很快上了醉香楼前来迎接的马车,然后安心地读起了那份报纸。

        一人一半,分着读。

        谷猒

        于是乎,已从她们身边已消失近三个月的某人又一次进入了她们的视野。

        “哇,浪之又写新诗了,而且一写就是三首。”

        颜月月忍不住惊叫道。

        她分到的是报纸的后一半,那上面,分别登着郑经分别写给太后、太子、德王爷的那三首《江南春》、《过秦淮》、《庭院梨花》。

        这么久没有小冤家的消息,她自然忍不住想跟颜月月分享分享。

        殊不知,此时的颜月月同样也在读郑经的文章,也就是那篇《诗词之道:源自灵魂的美》。

        其实对于郑经的思念之情,苏窍窍并不亚于颜月月,自始至终,她都还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见到郑经时的模样,也时不时会回想起郑经离别前曾跟她说过的那番说辞。

        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管做什么,只要内心高贵,就不必在意他人的看法!

        这是郑经在离开豫州之前曾跟她说过的话。

        也正是这番话在激励着她保持高贵的内心,不在迎来送往中沉沦、麻木。

        只不过跟颜月月相比,她属于比较内敛的,因此一直把那种想念放在心底,并没有轻易表达出来。

        比如说现在,她明明一看到署名为三绝公子的这篇文章,笑意就已经浮现在了她的脸上,但却并没有像颜月月那样,大惊小怪地叫出来。

        直到颜月月叫出来,她才把自己手中的报纸往颜月月眼前一递:“你看这,这也是浪之兄长的文章呢,写得比诗词还美。”

        这一声浪之兄长,已把她的小心思暴露无遗,只可惜此时的颜月月心思全在郑经的文章之上,又一次惊叫道:“天哪,怎么这报纸上这么多他的文章……还有消息?难不成这报纸就是他家办的不成?”

        一句无心之语,却无意中直抵真相。

        当然,关于这份报纸确实就是郑经所办,一直等她们抵达扬州醉香楼后才被证实。

        附带着更多跟郑经有关的消息。

        比如说过去的德意书局,现如今已改名为华夏书局,东家也由原来的德王府,变成了现如今的三绝公子。

        又比如说,郑经一到会宁接手书局,就发明了新型印刷术,并且联手德王爷办起了这份火得不得了的报纸。

        这些,在郑经主动暴露了自己三绝公子的身份之后,在醉香楼的情报系统中已经不算是秘密,因此哪怕在扬州醉香楼,也有了这些消息。

        毕竟各地的醉香楼之所以生意越来越火爆,很大一部分原因都跟三绝公子有关。

        当然,还有更多跟郑经有关的消息,并没有出现在醉香楼的情报系统中,毕竟现在的郑经表面上属于人畜无害的状态,醉香楼并没有刻意针对他去收集信息。

        可就算是这样,也足以又一次把颜月月和苏窍窍都给惊呆了。

        啥?

        那家伙一到会宁,竟然又折腾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颜月月忍不住想道。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等她一到会宁,就会跟郑经再续前缘,又一次产生密不可分的联系。

        她更是没想到,等到了明天,还有更为劲爆的消息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