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79章 约战

第279章 约战

        如何来把事情给搞大呢?

        骆斐此时就在考虑这一问题。

        比学问学问的话,他可能稍弱于张籍跟师舒,可是论为人处世,那他绝对要强过另外两人许多,而为人处世之道里,尤其是在朝为官者,有一样本事是绝对不能缺的,    那就是挑事。

        “梓文先生,这就没必要了吧?毕竟郑经的总编之位,是之言先生认可的,假若你也对编撰教材一事有兴致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副总编位置想让于你啊。”

        他立即就假惺惺地说道。

        不用说,他的话里隐含着两层师舒绝对不可能接受的意思。

        其一,    郑经的总编之位,是师舒的死对头认可的!

        其二,    让这个字眼。

        果然,    师舒一听,立即又火冒三尺,大声呵斥道:“骆非文,你这是在羞辱我吗?我想编教材的话,用得着你来让这个狗屁副总编吗?也就你跟张之言这种不要脸的家伙,屈居于一黄毛小子下面还洋洋自得。”

        这一次,脾气火爆的师舒连骆斐都一起骂上了。

        骆斐却是不以为意,又假装安抚道:“非也非也,梓文兄请息怒,我并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实在是这总编之位非郑经莫属,我也是无奈。”

        拱火还在继续。

        他这一道歉,师舒倒是平息了少许怒气,又皱了皱眉,问道:“这又是何道理?”

        “梓文兄,你想想看,这《华夏早报》为何还没发行出来,    就会先派发给朝中五品以上官员?”

        骆斐立即又暗示道。

        师舒楞了一下,    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郑经的背景很了不得?”

        “那是当然,现如今不仅德王爷一家看好他,甚至连当今圣上、太后也都对其极为欣赏,因此,想要让他当不了这个总编,除非有人能向世人证明,其才学徒有虚名,配不上总编这个位置。”

        骆斐说出了最为关键的一句。

        他已经铁了心要把事往大里搞。

        具体怎么做?

        无非就是挑起一场公开的大论道,然后让整个论道过程和结果被世人所知晓。

        他已经想过了,一旦他能挑起这样一场论道,那无论结果如何,国子监都是稳赚不赔的。

        假如师舒赢了,那郑经就让出总编的位置,但教材的编撰和印刷理应不会受影响。

        若是郑经赢了,那也没关系,他正好借此机会来打压一下师舒的清高气焰。

        而不管哪一种结果,    都会产生一种效果,那就是国子监即将编撰标准教材的事,    一定会天下人都得知,这样一来,这教材一印出来,销量就不用发愁了。

        这就是骆斐的如意算盘。

        师舒果然上当,立即就不服气地说道:“好,那就由我来当众与他辩论,看他够不够资格来当这个总编!”

        郑经被德王爷、太后,甚至当今圣上都欣赏又如何?

        别忘了,师舒可是太子爷陈仲平的讲经老师,也算是有背景的人,因此,在他看来,教材总编这一位置,讲背景没用,必须得拿出真本事来。

        而他,就是具体来衡量郑经是否具备这一资格的那杆秤。

        不用说,经骆斐一挑唆,他心甘情愿地当起了那杆枪。

        ……

        师舒这一下水,骆斐的拱火就算是成功了一小半,但这还远远不够,还得把另外两件事也给办妥才行。

        谷潄

        第一件事是把郑经也给拉下水,让他心甘情愿地接受师舒的挑战。

        第二件事,则是尽量将此事的影响力最大化。

        骆斐又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如何才能把郑经也给拉下水,让他心甘情愿地当众接受师舒的挑战?

        这事对骆斐来说并不难,因为郑经早已放过话:不服来战。

        因此对于师舒的挑战,郑经没理由拒绝。

        但作为挑事者,这事骆斐并不想亲自跟郑经去说,因此,他又一次找上了张籍。

        “之言兄,麻烦来了。”

        在见到张籍后,骆斐一开口便是耸人听闻。

        张籍不解,问道:“怎么啦?”

        “编撰教材的事在国子监一公布,对于由浪之来担任总编一事,那师梓文甚是不服,扬言浪之想担任教材编撰的总编,必须得当众过他那一关,这可如何是好?”

        骆斐回道。

        张籍一听,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说道:“那师梓文的意思是说,浪之想担任这总编,还得跟他辩上一场才行?那没什么大不了的,答应他便是。”

        对于郑经,张籍倒是信心十足,因此想都没想,就先替郑经答应了接受师舒的挑战。

        在张籍看来,郑经在经学方面的学识,连他都已自愧不如,那师舒就更没法比了,因此,他觉得郑经没理由拒绝。

        “既然如此,那能不能再辛苦之言兄一趟,去告知浪之此事?”

        骆斐顺水推舟地说道。

        张籍也没想太多,立即就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但骆斐却又说道:“之言兄,依你看,要不要干脆把此事给大肆宣扬一番,让天下人都知晓,来为浪之正名?”

        又一记如意算盘被骆斐打了出来。

        想要将此事的影响力最大化,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没太好的办法。

        假如没有其它资源可用,骆斐所能做的,就是将此事先在国子监公布出去,然后再慢慢扩大其影响力。

        可现在,骆斐却又盯上了另一样资源,那就是郑经所办的《华夏早报》。

        假如此事往《华夏早报》上一等,那岂不是整个会宁城都知晓了?

        骆斐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要知道,《华夏早报》一出来,朝中五品以上官员可是人手一份,而会宁城里的那些稍稍有点文化并且又条件许可的人,也是必买的。

        因此,骆斐能想到,假如此事能登到《华夏早报》上去,那他都无需再四处宣扬,安心组织好即将到来的这场论道即可。

        不得不说,他的这记如意算盘又打得相当的漂亮,用句通俗点的话来说,这叫我把你给卖了,你还得乖乖地替我来数钱。

        确实可以这么理解,在整个过程中,骆斐几乎啥付出都没有,也就是动了动嘴皮子,但却让郑经被动接受他所挑起的挑战不说,还得利用自己所办的《华夏早报》来刊登这一消息。

        这确实是把你卖了还得帮我数钱。

        张籍却没想那么多,立即就痛快地答应道:“行,那我再去一趟书局,跟浪之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