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78章 把火往死里拱

第278章 把火往死里拱

        郑经很快就体会到了什么叫求仁得仁,他不打算再低调,想博声名,机会很快就来了。

        骆斐一回去,很快就把国子监即将编撰标准教材的事给放了风声出去,并鼓励国子监的先生们来踊跃报名假如编委会。

        很自然地,他也把郑经即将担任编委会总编的事也透露了出去。

        消息很快就在国子监传开了。

        争议也就此产生。

        这郑经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有资格排在骆斐和张籍这两位大儒前面,    来担任教材编委会的总编?

        一收到消息后,国子监的那些博士、助教、直讲们,都纷纷对这一问题产生了好奇。

        在骆斐暂时没有透露更多信息的情况下,一开始,几乎无人知晓答案。

        毕竟现在的郑经确实声名不显,那些先生们想找人打听,都找不到对象。

        但也有例外。

        在国子监下面,    一共有三个不同的学校,    分别是国子学、太学和皇宗学。

        其中,    国子学是供朝中五品以上官员子弟上的,五品以下九品以上则上太学,而皇宗学,则只有皇室子弟才有资格上。

        在现在的国子监,专门负责皇宗学的是儒家的另一名大儒,名为师舒的博士。

        这师舒的学问也是相当了不得的,极为擅长《论语》、《孟子》、《礼记》、《春秋》等,因此,他不仅是负责皇宗学的博士,还曾经担任过太子陈仲平的讲经老师。

        这就很了不得了。

        要知道,年轻时的张籍,也仅仅是担任过前被废太子的东宫伴读,而不是名正言顺的老师,因此,在国子监里,师舒是属于对谁都不放在眼里的那种。

        包括骆斐,    也包括张籍。

        而编撰教材的消息一传出,    师舒立即就怒了。

        啥?

        国子监编撰教材,    总编名录里竟然只有骆斐和张籍,而没有我?还有,那郑经又是啥玩意?

        他确实怒了。

        这让他又了一种被排挤、忽视的感觉。

        而怒火稍稍平息后,他终于想起了一点什么。

        咦,郑经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啊!

        他立即就想起了另一段不为人知的恩怨。

        别看皇宗学的名号很响亮,可事实上,有资格来上这个学的人实在是不多,毕竟大夏朝老陈家的香火一直不算很旺,因此,各种有皇室血脉关系的皇室子弟加起来,符合年龄上皇宗学的,总共也就十来号人,而且绝大部分都跟当今圣上已是远亲。

        今年原本是有一名皇室近亲该上皇宗学了的,那就是德王府的小王爷陈蒨武。

        这绝对是当今圣上的近亲,毕竟当今圣上也就德王爷一个亲弟弟,而皇宫里的那些皇子,大的大,    小的小,已没有一个再适合上皇宗学。

        这原本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谁知,德王妃带着小王爷去了一趟豫州后,一回来,便有消息传来:小王爷这皇宗学竟然不上了!

        这究竟是咋回事?

        毕竟做过陈仲平的讲经老师,师舒稍稍一打听,便得知了确切的消息:德王府小王爷已经拜到了一名为郑经的士子名下,这皇宗学确实不会再来上了。

        啥?

        竟然宁愿拜一名年轻士子为老师,也不肯来上皇宗学?

        对此,师舒也很生气。

        只不过他还打听到,这是德王爷和德王妃的选择,并且连太后都已经认可,因此,他再生气,也无可奈何。

        他原本已逐渐将此事遗忘了的,可现在国子监一公布即将编撰教材的消息,并且郑经又恰好高居总编之位,这让师舒一下又想起了前一段恩怨。

        啥?

        一年轻士子,抢了皇宗学最有代表性的弟子不说,现在竟然编教材的生意也抢了起来?

        谷綶

        这名为郑经的年轻士子到底何德何能?

        他立即又火上心头,怒气冲冲地去找骆斐。

        “骆非文,这郑经到底是何许人?他又哪来资格担任国子监教材编撰的总编?”

        一见到骆斐,师舒立即就发起了质问。

        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其实从才学上来说,这师舒的学问确实是很了不得的,假如脾气再好一点,为人再圆滑一点,那将来位列三公也很有可能。

        可问题是,骆斐的心眼却实在是有点小,然后还恃才傲物,很瞧不起他人,再加上脾气又臭,很喜欢得罪人……

        这弄得骆斐也很烦他。

        不过这一次,骆斐却是暗自欢喜。

        要知道,当郑经表达出不服来战的意思之后,他原本就有心让人来挑战郑经一番,来看他是否真有张籍和席希明他们说的那么了不得。

        既然是挑战,那自然是挑战方实力越强越好,现如今师舒竟然主动送上门来当枪,他又岂有不暗自窃喜之理?

        “梓文先生,还请稍安勿躁。”

        他立即就假装笑容满面地安抚了起来,但紧接着他却说道:“说起这郑经郑浪之,实在是很了不得。”

        拱火开始了。

        “怎么个了不得法?”

        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师舒强按火气,皱着眉头问道。

        “德王府小王爷知道吧?这郑经,就是德王爷为蒨武小王爷亲选的老师,现如今,蒨武小王爷正跟郑经学经文。”

        骆斐把第一把火拱了出来。

        这叫哪壶不开提哪壶,骆斐生怕师舒不知晓此事。

        师舒立即就是一声冷哼。

        骆斐又暗自窃喜,继续说道:“还有,《华夏早报》你应该听说了吧?这报纸,就是郑经办的,现如今连德王爷都听他调遣。”

        第二把火又被他拱了出来。

        师舒楞了一下。

        《华夏早报》竟然是这家伙所办?

        这倒确实是一个师舒没有打听到的消息。

        对于现如今已火爆会宁的《华夏早报》,他自然是知道的,甚至于连他也对那份报纸极为喜欢,只是他没想到……

        “哼,那有如何?”

        他立即又是一声冷哼。

        “梓文先生还有所不知,其真正了不得的,还不是办了《华夏早报》,而是其才学,据之言先生说,此人儒道双精通,其在儒家十三经上的造诣,连之言先生都赞不绝口、自愧不如。”

        最为关键的第三把火被骆斐拱了出来。

        为了勾起师舒的挑战欲望,他甚至还把张籍给推了出来当助燃剂。

        在学问上,师舒最不服气的人是谁?

        当然是张籍。

        在师舒眼里,张籍就是一浪得虚名之辈,根本就没资格当文庙的主持。

        现如今,骆斐一推出张籍,师舒果然上当,立即又冷哼了一声:“呵,张之言对其推崇备至?那又怎样?张之言自己也就那水平。”

        然后他来了一句:“我不管,他想当这总编,必须得先过我这一关!”

        骆斐拱火成功。

        接下来,就看怎么把事情给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