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77章 不想再低调了

第277章 不想再低调了

        不服来战!

        大家都没想到,郑经拐了那么大一个弯,竟然提出了这样一解决方案。

        这解决方案有问题吗?

        没问题,俗话说,理越辩越明,一旦遇到争议,先服从权威,    若是能权威都无法让人信服,就大家一起来辩上一场,谁赢了就听谁的。

        这方法绝对没毛病。

        可问题是……

        郑经说的是:谁能辩赢我,就听谁的!

        敢说出这种话的,得有多足的底气?尤其是这样一句是从郑经这样一位年轻的士子嘴里说出来时,让那些即将来参加教材编辑的老先生们怎么想、怎么看?

        呵呵,那等回了国子监,    立即就把郑经这话给放出去,    让国子监的那些先生们先来找郑经挑战一番再说!

        骆斐立即就暗暗思忖道。

        “那……这编委会的人员该如何安排?”

        骆斐立即又问道。

        他心里憋着坏,    但嘴上却还是照样很客气,装出尊重郑经意见的模样。

        “国子监那边,您看着安排就好了,人也无需太多,每本书安排一主一辅即可,书局这边,我让席希明等人参与进来。”

        郑经立即就道出了自己的意见。

        编标准教材这事,对他确实没什么难度,因此没必要把阵容弄得太过于强大,只需有人干活即可。

        而此事既然是书局跟国子监合作,那在人员组成上,就不能光是国子监的人,因此,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再把顾倾城、席希明等跟着他的这些士子来当苦力。

        当然,表面上是苦力,实际上却是极为宝贵的机会。

        道理很简单。

        编教材这事,    对郑经自己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对顾倾城他们来说,却是极为难得的提升机会。

        这就相当于后世导师搞课题,带一帮研究生去干活,等课题搞完了,学生们的水平自然也就提升上去了。

        郑经敢保证,只要这些士子愿意卖力,真正投入进去,那等教材编完之后,他们在四书五经方面,一个个都会成为行家,之后再带着这样的经验去参加科考的话,绝对会比别的士子水平高上一大截。

        毕竟像他这样的名师,在这世上都很难找到第二个。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

        “喂,你那么说,会不会太过于张扬了一点啊?”

        等张籍和骆斐走后,又看够了热闹的德王爷又忍不住问了起来。

        他指的是郑经的“不服来战”的狂妄之言。

        凭借他多年的经验,他就能想到,一旦骆斐或张籍把那话放出去,那国子监和文庙那边,绝对会有很多人不服,然后来登门向郑经发出挑战。

        真若是有大把人来登门挑战的话,对他来说倒不是坏事,因为那意味着他又有大把热闹可看了,但他觉得,自己作为朋友,还是有义务提前提醒一番郑经。

        “呵呵,有吗?”

        郑经却是一脸的无所谓。

        准确地说,这叫胸有成竹。

        或者说,他其实是故意要那么张扬的。

        谷姕

        原因则很简单。

        要知道,等教材编撰完成后,编委会成员的名单,是会被列到书本上的,到时,他这位总编,会被列在张籍和骆斐那两位儒家大佬的名字之前。

        那么问题来了。

        人家张籍和骆斐已经是儒家公认的大儒,而你郑经却是无名小辈一个,你有何德何能,敢把名字列在他们前面?

        不清楚内情的人一定会质问这一点。

        这就是问题所在。

        在此之前,他一直是抱着低调的态度在做事,在默默地为未来打着基础,并没有刻意去交际,这就导致了,虽然他做的事情并不少,并且还一件件都极具影响力,但他个人的声名并不显。

        真正知晓他的,仅仅就主动寻上门来的那少数几个人。

        这样好吗?

        当然不好。

        在《周易·系辞下》里有这么一句话,叫:“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

        意思是说,一个人自身的德行,无法与他所处的地位及收获的财富相匹配,则易招致灾祸。德行浅薄而地位太高,智慧不足而谋划甚大,能力不足而责任重大,那就很少能办成事情。

        这句话其实还有几层延伸的意思,比如说名不配财、位不配财等,同样也具备极大的隐患。

        打个比方说,一个人一旦拥有了巨额的财富,但其名声和地位并没有跟上,那是有极大隐患的,很容易遭人惦记和算计。

        郑经现在就处于这样一种局面。

        现在,不管是他的华夏书局,还是《华夏早报》,甚至是即将面世的华夏造纸工坊,都属于能下金蛋的母鸡,而他自己,除了一个匿名的三绝公子身份外,并不具备与此相匹配的名誉和地位。

        这就导致了,谁都想来算计他一把。

        包括他的同宗郑衍郑大人,会宁府尹卢大人,连国子监祭酒都时刻没有忘记要从他这里分一杯羹,而且还是没太多顾忌的那种。

        分羹可以,但毫无顾忌却是不行。

        还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古往今来,但凡想成大事者,都必须具备一个条件,那就是拥有一定的名声,有了名声,才可以达到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效果。

        否则的话,哪怕你喊破嗓子,也没人会把你所说的当一回事。

        这可不是郑经所希望的。

        作为曾经的网络大v,他很清楚名声的重要性。

        因此,在已经打好了相对不错的基础之后,他已经不打算继续保持低调了,而这一次,编撰标准教材的机会,也正是他声明远扬的大好时机。

        不服来战!

        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应对登门挑战的准备。

        因此,当德王爷善意地提醒他时,他不仅不以为意,反而在想,怎样才能做到让自己快速名震天下呢?

        把自己三绝公子的身份给公之于众?

        这么做会不会太low了一点?

        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一点。

        别看三绝公子的名声已足够响亮,但响亮之处仅限于诗词歌赋等休闲领域,这样的名声,顶多也就让他飘一把,对于做事实并没有太大的益处。

        他要的,可不是这种游手好闲的名声。

        那就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