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70章 土法烧水泥

第270章 土法烧水泥

        行不行,试过就知道。

        很快,小鲁又领着一名年约五六十岁,面色焦黄,看起来有些畏畏缩缩的工匠走了过来。

        这就是这家作坊的匠头。

        在这个时代,工匠是很没有地位的,他们要么是在官办的工匠营里集中劳作,    要么是依附于私人作坊,没有多大的人身自由可言。

        像这家造纸作坊,一旦作坊被转手给了郑经,那同时被转手的,还有工匠们的劳动关系,若是没有郑经的允许,    谁也不可以离开,    随意离开,郑经就可以报官去抓他们。

        原本这名匠头是用不着那么畏畏缩缩的,可问题是即将收购这家工坊的新东家,是跟德王爷一起来的,身后还远远地跟着几名带刀侍卫。

        这让工匠们不得不畏惧。

        只不过,当匠头一听说新东家竟然打算用毛竹来造纸,并且还要瓷土,这可是把工匠们给整糊涂了,让匠头不得不装着胆子来找新东家问个明白。

        “东……东家,这毛竹真……真能造纸?”

        这匠头姓王,平日里工匠们都称呼他老王头,面对这位跟德王爷站一起的年轻新东家,老王头还是有些犯怵,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

        “嗯,我确定是可以的,而且,依我所掌握的绝密配方,还可以造出最为上等的纸张来。”

        郑经立即就温和地回道。

        作为没有等级观念的穿越者,他当然不会对这种社会底层人物有什么架子,    相反,    越是面对底层人物,他就越是和颜悦色。

        这也让老王头稍稍松了一口气,又问道:“那……具体要怎么做?”

        “具体的工艺流程其实跟用麻藤造纸并没太大的区别,只不过在某些细节和用料配方上稍有不同……”

        郑经立即开始给老王头细细讲述起具体的工艺来。

        其实用毛竹来造纸,确实跟用其它材料来造纸确实没多大的区别,仅仅是在前期的工序上稍有不同。

        首先是选材。

        理论上,多老的毛竹都能用,但年份越久的毛竹,需要浸泡的时间就越长,因此想要省事,最好选三年之内,还没完全成材的嫩竹。

        嫩竹的话,只需在水里浸泡上半个月就能用。

        但在浸泡之前,还有两道工序很关键。

        一是去皮。

        毛竹外面那层青皮,是不能用的,一旦不去掉,就会严重影响纸张的颜色,因此在浸泡之前,先得花功夫把青皮给去掉。

        二是破碎。

        其实不管是麻藤,还是毛竹,还是后世更为常用的木材等,在浸泡之前,都是要经过破碎这一道工序的,稍稍不同的是,毛竹的破碎,可是要比麻藤费事不小。

        因此,郑经还在想着,得尽快发明出一台破碎机出来才行。

        只不过在此之前,还得有劳这些工匠用手工来破碎。

        接下来就是较为关键的泡料了。

        像稻草那样的造纸材料,普通浸泡即可,麻藤的话,得加适量的石灰水来浸泡,而像已经被敲成粗纤维的毛竹,就得用大量石灰再加水来浸泡,浸泡时间也会长上很多,起码需要浸泡上半个月。

        谷距

        接下来就是煮料了。

        煮料的作用,是通过一定的辅料,来对浸泡好的造纸原料进行高温处理,将粘连在纤维之间的果胶、木素等除掉,使纤维分散开来而成为纸浆。

        但煮料过程也随原料不同而有很大差别。

        比如说煮麻藤先用石灰水泡个10分钟,然后再放进煌锅里,与石灰水煮上个五天五夜,然后取出后堆置发酵一些日子即可。

        而用稻草来造纸的话,就只需要用少许石灰稍微蒸煮或堆放发酵,即可成为纸浆。

        至于用竹子来造纸的话,不仅浸泡时石灰水的浓度得适当增加,蒸煮的时间也要加长。

        而最为关键的,是煮料之后的发酵。

        发酵是需要加入特殊辅料的,不同的造纸方法,发酵辅料的配方也大不相同,比如说史上有名的富阳竹纸,就采用了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辅料,那就是人尿,俗称人尿发酵法。

        这跟电影《红高粱》里用人尿来发酵酿酒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因为保密的需要,郑经暂时是不会将具体的发酵配方告知老王头的,反正就算是试制竹纸,光是前期的浸泡加蒸煮,就得耗上起码近一个月时间。

        在费了一大通口舌之后,他总算是给老王头吃了一颗定心丸,一听说新东家竟然是造纸的行家,并且还有独家配方,他即刻就开心地离去,准备按东家的吩咐,去收购适量的毛竹来试制新的竹纸。

        对于还得依靠薪酬来养家的工匠们来说,能够忙起来,就意味着收入,这远比原来的半停工状态要踏实得多。

        试制竹纸的事情总算是安排了下去。

        只不过对郑经来说,更重要的事情还在后头,那就是重新规划和扩建作坊。

        现有的作坊虽然也勉强能用,但规模却远远达不到郑经的要求,更为关键的是,这种纯手工模式的造纸,效率实在是太过于低下,因此,重新对作坊进行规划和扩建是很有必要的。

        别的不说,像竹子的破碎,高岭土的研磨,纸浆的打浆,纸张的烘干等,得采用机械化工艺吧?

        这些都得他亲自来设计。

        实现起来倒是没太大的难度。

        别看这暂时还是一个机械化应用程度极低的时代,但有些建议的机械化发明已经是出现了的,比如说水碾、水磨、水碓、水车这四大农业工具,早在西汉到晋朝就已经发明了出来。

        水磨,可以用来研磨高岭土或水泥。

        水碾,则可以用来对纸浆进行碾浆。

        郑经需要做的,就是在现有的水碾、水磨技艺上适当加以改进、优化即可,连“发明”的借口都用不着找。

        当然,在改造工坊之前,还有一样东西确实是必须提前“发明”出来的,那就是土法造水泥。

        假如缺了这样东西,想要来建造可以用来推动大水磨和水碾的引水渠及磨坊,难度可是要大上许多许多。

        还有,像大规模浸泡池、发酵池、捞纸池、烘干塔等工坊的建造,也需要用到这样东西。

        这东西造起来其实也没难度。

        最为简单的土法烧水泥,就是把石灰石和粘土破碎后按一定比例混合,再煅烧成熟料,然后用熟料和炼铁后剩的矿渣同磨,就成了水泥。

        用土法烧水泥,所需的场地和设备也极为简略,最简单的,就是一座烧窑,再加一台研磨机。

        而造纸所需添加的高岭土,也是需要煅烧和研磨的,因此,他立即又吩咐起了小鲁:“再去找人来在这里建一座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