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68章 赚钱方法太多的烦恼

第268章 赚钱方法太多的烦恼

        唉,堂堂大王爷,竟然也要当我的跟屁虫!

        对此,郑经只能是一声叹息。

        说实在的,他其实是有些不太情愿的,要知道,他一普通老百姓出行,    带上陈管事,再往马车上一坐,就悄无声息地去了城外,而德王爷一出行,坐的是彩绘雕漆的五彩豪华马车,后面还得跟着一堆护卫,    那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我准备出南城。”

        他不得不回道。

        可德王爷却是说:“那我就更是得跟上了。”

        郑经:“……”

        竟然不问我去干嘛,    就铁了心要跟我?

        他顿时就无语了。

        其实德王爷的心思则很简单。

        经昨天之后,他已经认准了一点,那就是但凡郑经一出门,就准会有热闹可看,错过了就会后悔的那种,而他自己又是一闲散王爷,寄报纸这种事又用不着他亲自去办,所以……

        不如跟去。

        他去哪咱就去哪!

        ……

        片刻之后,在书局那驾简易马车的引领下,德王爷的这驾五彩豪华马车,跟着往南城方向驶去,车的后面还跟着数位带刀的侍卫。

        郑经自然是被德王爷邀请到了他的豪华马车上。

        “怎么样,还是坐我这马车舒服吧?”

        德王爷就开始以炫耀的方式来打破沉默。

        郑经却是没有吱声。

        他承认,这是他两世人生,头一回坐这种两匹马拉的豪华马车,车厢里也确实够豪华够舒服的,铺设有地毯,车座有软垫不说,竟然还有零食可吃,    只不过……

        这种连减震都没有,    轮子也是木质的马车,能有后世的豪华轿车舒服?

        就算是德王府那种正式出行用的,四匹马拉的公卿级豪华马车,做起来也就那样吧?

        郑经忍不住鄙夷了一番。

        德王府家的这驾专在城内用的简装马车,虽然确实比普通马车要豪华,可坐起来确实谈不上有多舒服,车行驶在还算宽阔的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车轮还是会咯吱咯吱地响,车子也还是会随着青石板的不平缝隙而一起一伏地震荡……

        连个避震都没有!

        可惜这个时代还没橡胶,否则的话,咱就算是把自行车给发明出来,也比坐这个舒服!

        还有,假如我把水泥给发明出来,把路给铺平了,那也会舒服很多啊!

        郑经又忍不住想道。

        随着德王爷的这一声炫耀,他的思维又开始发散了。

        其实说起来,经营造纸厂,还真不像开书局印书办报那么简单,印书办报的话,他只需把印刷术发明出来,然后再拉上几个人,就可以轻松折腾起来,连书局都用不着出。

        而经营造纸厂,就算把现有的那家造纸工坊给拿下来,在工艺改造上,要折腾的事情还很多很多。

        谷顈

        比如说,竹子的去青、破料、打料等,是采用现有的纯手工方式,还是适当加入一定的机械化工艺?

        又比如说,洗料、煮料、捞纸、焙纸等工序场地要不要扩张?

        一张纸,从毛竹状态到生产出来,涉及到的流程多达几十道,每一道都需要他去操心。

        而最为关键的是,想要大幅度降低造纸的成本,现有的工艺水准肯定是满足不了他的要求的,因此,他还得不停地“发明”出新的技术来。

        比如说,采用水力机械来代替人工打料。

        又比如说,发明出水泥来,建造干净的洗料池、捞纸池、烘焙塔,以及水渠等其它配套设施。

        这就是为啥他没心思搭理德王爷,还想到了要不要发明水泥的原因。

        做事情就是这样的,一旦开始折腾某件事情,只需要求稍稍高一点,就会牵扯出其它很多事情,而在这个啥事都得靠自己“发明”的时代,有些过于先进的东西一发明出来,就会再次牵扯出很多事情及麻烦出来。

        打个比方说,一旦把水泥给发明出来,是不是需要跟很多人解释?

        还有,水泥一旦发明出来,要不要让它另成产业,开始大规模的生产加工,让它成为自己的另一样赚钱利器?

        有着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考虑。

        说实在的,像他这种掌握了一定知识的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后,一旦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不差钱也不差背景了的话,想要赚更多的钱还真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方法有大把。

        这也是为啥他明明可以通过印教材来大把大把挣银子,向着富可敌国的梦进发,但却选择了放弃的原因。

        富可敌国的梦想实在是太容易实现了,而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这一梦想,可能需要他付出毕生的努力。

        唉,赚钱方法太多的话,也是一种烦恼啊!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只可惜德王爷并不理解他的这种烦恼,见他一叹息,还以外他是羡慕自己的这台豪华马车,于是说道:“真喜欢的话,我再送你一辆?”

        炫耀归炫耀,可他对郑经倒是够大方的,毕竟现在抱紧郑经,能给他带来更多的财富和更大的名誉。

        “车不要,要送的话,就送我几匹好马吧。”

        郑经却改提要求道。

        这马车是真不能要,要知道,像这种彩绘雕漆的五彩马车,哪怕是两匹马拉的简易版,也只有公卿级别的才够资格坐,未经许可,随便坐的话,就是逾矩,被抓到了的话,是有掉脑袋风险的。

        而马匹则不同。

        在这个时代,马匹还属于战略物资,好的马,你就算有银子也未必买得到,只能通过德王爷这样的权势人物走后门才能弄到,因此,既然德王爷主动给他来薅羊毛,他不介意小薅一把。

        反正那个郑经曾经学过骑术,有了好马的话,其实骑马出行比坐这种慢吞吞的马车更快跟自在。

        再说,要是有了马匹,自己想造一辆更舒服的马车还不是很轻松的事?

        书局原本就有那么多木匠啊!

        最起码自己造马车的话,可以把简单的避震给设计上吧?

        “要几匹好马?你还想骑马?郑家小姐说,你脑袋不是被马给踢过吗?你还敢骑?”

        德王爷却笑着问出了这么一句。

        很显然,关于他过去的那些糗事,但凡德王妃从郑书笙那边打听到了的,都在枕边泄露给了德王爷,好让他现在来取笑自己。

        这弄得郑经一时又很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