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62章 花花轿子人抬人

第262章 花花轿子人抬人

        其实今天的这场讲道,受冲击最大的还得数骆斐。

        冲击来自于几方面。

        其一,郑经的表现。

        作为国子监的祭酒,他的这一生,也算是见过了不少的青年才俊,比如说过去的阮留之、卢勋等,现如今的席希明等,    可现在他却发现,他所熟知的那些才俊,似乎没人能跟眼前的郑经比。

        字词曲三绝的三绝公子,著《三字经》,办《华夏早报》,创新型印刷术,儒道双精通……

        如此多让人惊讶的成就,    怎会全部汇集到一个如此年轻的士子身上?

        对此,他确实颇感不可思议。

        可对他冲击更大的,    还得数另一点,那就是郑经刚才的讲道。

        他也没想到,说起世家之祸,说来说去,根源竟然扯到了儒家上面来,这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但细思过后,又不得不承认,郑经说的其实很有道理。

        但一接受这一点,新的问题又来了,那就是开始让他怀疑起自己的职责来。

        要知道,作为国子监祭酒,他可是担负着为大夏国培养人才的重任,而在过去的数年里,他也在尽心尽责地做着这件事,确实也为大夏朝培养出了不少的栋梁之才。

        就好比说眼前的卢勋,就是国子监出身。

        为此,    他还曾沾沾自喜。

        可现在他却发现,他所培养出的那些人才,十有八九不是世家子,就是被称之为新兴士族的高官子弟,真正的寒门却是少之又少。

        既然科举制是为打破世家及士族垄断朝政所设,那他更应该做的,不是多培养寒门子弟才对吗?

        此时的他确实在怀疑起自己来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还想就此跟郑经再深入探讨一番。

        机会似乎来了。

        眼见郑衍被郑经又说得无话可说,他连忙插嘴道:“浪之,你说科举制的出现,就是为了打破世家把持朝政之时弊,但却需要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又是什么?”

        在场的人里,就算他对郑经最为不了解,因此现在的他,暂时还不知道郑经的大肆印教材计划。

        但有人会告诉他的。

        “先生,浪之所说的契机,应该就是指他自己。”

        卢勋抢先笑着回道。

        其实此时的卢大人也在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要知道,接下来他所要做的头等大事,就是办义学,而想要把义学给办起来,光靠拉赞助,有了银子还不行,还得有教书的先生才行,因此他也正打着骆斐的主意。

        国子监别的未必能帮到他,但教书的先生有的是,如果只是蒙学的话,都用不着国子监里的那些博士、助教、直讲之类的,随便一个监生都可以胜任。

        而普通百姓家子弟读完蒙学之后,想进阶的话,靠义学肯定是不行了,必须得进国子监那样的正规学校才行,因此,在这一点上他也想把骆斐给拉下水,比如说让国子监多收点寒门子弟,以及义学所出的佼佼者之类的。

        “哦,此话怎讲?”

        骆斐又好奇地问道。

        “先生还有所不知的是,浪之可是有圣人之志,暂时无心仕途,而是有心让天下人都读得起书。

        “具体的做法,包括大量印书,让普通人家都买得起书,也包括办义学,让普通老百姓家孩童也能有学上之类的。

        “至于他之前所说的,建什么百年世家之类的,纯粹是玩笑话。

        “为此,我还打算效仿他,在会宁开始兴办义学,来供普通百姓家子弟上学。”

        卢勋又笑着回道。

        谷鐆

        此时的他,已经从德王爷那里得知,自己办义学之事已经被宣帝爷认可,因此他干脆大大方方地讲了出来。

        而为了达到目的,他自然不会吝啬顺带捧郑经一把,把他的圣人之志给抖了出来。

        “哦?真有此事?”

        骆斐又惊讶地问道。

        很显然,他又被这一劲爆的消息给惊到了。

        “非文兄,确有此事,今天浪之去见我时,自称是孔圣人弟子,有志于将孔圣人有教无类的主张实践到底。”

        笑着回应他的却是张籍。

        而德王爷也笑着插嘴道:“此事假不了,现在浪之所印之书,除了那本《三字经》之外,又在自编《算术》、《几何》等格物致知之类的书籍,他可是打算精心编撰出一套最好的蒙学教材出来。”

        “还远不止如此,浪之说了,等他忙完这段,还打算组织人马来重新注解四书五经,对儒家学说来一个正本清源,让天下读书人都学到最为正确的儒家主张。

        “还有,道家的道藏也在开始筹印了,由学生在负责此事。”

        阮留之也忍不住出声道。

        作为曾经的国子监监生,他跟骆斐也是有旧情的,现在虽然改投了道家,但在郑经的影响之下,他又开始对儒学有了一丝信心,因此想趁机跟他曾经的老师和先生修复一下关系。

        只是这么一来,就听得骆斐一时间不知该说啥好了。

        有圣人之志,自称孔圣人弟子?

        自编《算术》、《几何》,编撰出最好的蒙学教材?

        重新注解四书五经,对儒学正本清源,让天下读书人学到最为正确的儒家主张?

        这么多劲爆的消息一起冒出来,确实让他不知该说啥好了。

        若是平常人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定会认为这是在痴人说梦,可问题是,现在出声的是卢勋、德王爷、阮留之等,甚至于连他的老友张籍都在为他作证。

        以张籍的身份,又岂能信口开河?

        因此,此时的骆斐又一次被惊到了。

        这也让他忍不住顺着大家的话往下想……

        印蒙学教材?

        重新注解四书五经?

        这对国子监来说,似乎也是大好事啊,国子监有没有可能参与进来呢?

        他又动起了新的心思。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国子监虽然有着大量的藏书,但也是缺少教材的,就连监生们上课所用之书籍,要么自带,要么手抄,要么就听先生讲,没有统一的书可学。

        于是,他立即说道:“如此看来,浪之之志实在是了不得。”

        他先赞了一句。

        紧接着,他又说道:“既然浪之有如此大志,为何不考虑跟国子监来合作一番?”

        他提出了参与的愿望。

        郑经:“……”

        我都还没出声啊,你就主动送上来给我薅了?

        这羊毛未免也太好薅了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