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260章 残酷的真相

第260章 残酷的真相

        张籍确实没想到,论来论去,这祸患的根源竟然是在儒家。

        其实他很不想承认这一点。

        可问题是,他又哪有理由来反驳?

        先说制度的问题。

        从表面上来看,这天下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似乎跟儒家无关,可问题是,    自汉之后,这朝政就是由儒家人在把控,所有的制度,也基本上是由儒家人在拟定。

        如此一来,这个锅儒家想甩都甩不掉。

        除非他不承认郑经的说法。

        至于第二点,家大于国的问题,    就更是没法甩了。

        要知道,    儒家尽管在《大学》里便有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可是在另一方面,极为重礼的儒家,自孔子开始,又极力在主张家族意识,推崇祖先文化。

        比如说儒家极为重视的孝、悌主张,就是为了维护家族意识而定的,这确实导致了绝大部分儒家人“家大于国”的想法。

        还有一件事,说起来也挺让儒家人难堪的,那就是“国大于家”意识的真正确立,反倒是在焚书坑儒的秦朝。

        秦始皇平定六国,统一天下后,用郡县制代替了分封制,又弃用了儒家的主张,树立了“君高于父”的国家意识。

        而到了汉朝之后,因为独尊儒术,儒家又上位之后,观念似乎又改了,尤其是儒家人,    再次把家摆到了国的前面,才最终导致了现如今世家林立的局面。

        张籍确实很不愿承认这一点,可残酷的事实却告诉他,郑经说的是对的。

        因此,情急之下,他向郑经求起了破局之法!

        只是这还真是为难郑经了。

        同样的问题,郑经其实已经回答过一次卢勋,只不过那时只有他们少数几个人在场,而现在,却是有着一大堆世家子,以及郑衍这位世家代表在场,这让郑经怎么回答?

        “之言先生,你是想让我教你一法子,来把荥阳郑氏、吴郡陆氏、义兴周氏、富春孙氏,这些世家、士子都一下子给干掉对吗?抱歉,还真没有。”

        他立即就笑着回道。

        具体的法子,他其实已经教给了卢勋,那就是打破阶层固化。

        也就是大兴义学,让寒门学子甚至是普通老百姓都有登堂入室,也就是入朝当官的机会,先把世家、士族把持朝政的根基给破了,才有机会消灭世家。

        否则的话,在当前朝政是由世家把持的情况下,任何有明显针对世家、士族的举措,都是不可能实施开来的,十有八九是一讨论就会先被否决。

        但这样的法子,肯定是不能当着那么多世家人的面来说的。

        张籍一听,立即就是老脸一红。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情急之下,忽略了在场还有那么多世家人在,于是尴尬地笑了笑,又问道:“那……你刚才的计划,是真打算去执行吗?”

        他也算是听出来了,郑经有没有应对方法暂且不好说,就算有的话,也不会这么当着大家的面给说出来,于是干脆转移话题。

        “哈哈,当然是假设,我真要这么做的话,跟自寻死路无异。”

        郑经自然是矢口否认。

        他之所以给大家举这个例子,目的只是为了给大家讲清世家的发展过程,以及其所带来的危害,而不是真要去发展世家。

        他一个穿越者,来这世界打造世家又有何意义?

        再说,熟知历史的他也深知,在这个时代,世家已经成为了公认的祸害,假如历史按照原有的轨迹发展,等天下再一统,就是世家的消亡之日,他又岂会逆大势而为?

        确实,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再过一段时间,等到了隋唐,那些延续了近千年的大家族就会全部灭亡。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是世家最后的辉煌了。

        谷葚

        当然,今天的这堂讲座,至此暂时还不算真正的完结,因此,他顺着张籍的话,又来了一句耸人听闻的。

        自寻死路!

        果然,张籍立即又好奇地问道:“哦,此言怎讲?”

        “大势所趋!”

        郑经先回了简短的几个字。

        “其实大家熟知历史的话,一定会发现一个必然的现象,那就是这天下大势,必定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周末是七国纷争,然后最终合于秦。

        “秦灭之后,则是楚汉分争,最终又并于汉。

        “汉自献帝之后,又分为三国,三国之后,又有西晋的短暂一统,最后是天下四分一直延续到现在。

        “算下来,似乎又到了一统的时间。

        “而天下一旦一统,就必定有一大特点,那就是痛改之前时弊。”

        他接着又开始了长篇大论。

        其实今天的这场道对他而言,就跟炒剩饭无异,因此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要讲什么大道理,而是想借此来规劝一下跟着他的这些士子,以免走上错误的不归路。

        现在机会算是来了。

        “那现在最大的时弊是什么?

        “毫无疑问,就是世家之祸,是世家和士族把控朝政和把持天下财富,让国穷民穷,无力安定天下,但这也导致了,世家和士族已经沦为了全民公愤、天下公敌。

        “既然已经全民公愤、天下公敌,那这种局势还能一直延续下去吗?”

        他接着又说了一长串,然后短暂地停了下来,以给大家消化的时间,以及质疑的机会。

        有人会质疑吗?

        有是有的。

        比如说郑衍。

        要知道,他可是荥阳郑氏的中坚人物,因此站在他的角度,当然是已延续近千年的郑氏继续中兴,再往后延续个上千年。

        可现如今,他的同宗后辈却在说,所有的世家很快就会迎来消亡之日,这话他听了又怎么会舒服?

        当然,为官多年的郑大人也是属于老狐狸级别的,涵养功夫已相当了得,因此,他就算不舒服,也还能忍得下来,最起码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向自家同宗后辈发难。

        一会再好好教训你!

        他如此想道。

        既然他都不出声,那顾倾城等年轻世家子就更不必说了,他们就算想质疑,也暂时没这个勇气,毕竟谁也没自信,能辩他们眼中已赢无所不能的先生。

        “再告知你们一个残酷的真相。”

        郑经又只能继续唱他的独角戏。

        “众所周知,这为国选才制度,从一开始的察举制,到后来的九品中正制,再到现如今的科举制,这其实就已经意味着,世家和士族已经被视为眼中钉,朝廷想用公平选才的方式,来打破朝政被世家是士族把控的局面。

        “现如今,也就差一个契机。

        “穷人家也能读得起书的契机!”

        他以这样一句,结束了他的陈述。

        所有人一下又懵了。